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

唐朝的分裂和灭亡(1)  

 

第一章 近古史和中古史的异点

从汉到唐,和从宋到清,其间的历史,有一个不大相同之点。便是“从汉到唐,中国是征服异族的;从宋到清,中国是给异族征服的”。五胡虽然是异族,然而入剧中内地久了,其实只算是中国编氓。他们除据有中国的土地外,都是别无根据地的。所以和中国割据的群雄无异。到辽金无却不然。辽是自己有土地的,燕云十六州,不过构成辽国的一部分。金朝虽然据有中国之半,然而当世宗、章宗手里,都很??于女真旧俗,很注重于上京旧地的。元朝更不必说了。所以前此扰乱中国的,不过是“从塞外入居中国的蛮族”乘着中国政治的腐败,起来扰乱。这时候,却是以一个国家侵入的。从契丹割据燕云十六州起,到元顺帝退出中国的一年为止,其间凡四百二十四年(公元946-公元1369年)。

明太祖起而恢复中原二百七十五年。清朝人又入据之者二百六十八年(从顺治元年,即公元1644年起,到宣统三年止),所以这时代,中国有十分之七,在异族统治的状态之下。然而其初就是由几个军人内讧,把异族勾引进来的。这时代,中国所以辗转受累,始终不能强盛,也都是直接间接受军人的害。

第二章 唐朝的分裂和灭亡

第一节 安史之乱

北宋为什么不能抵御辽金,驯致于给元朝灭掉?这个根是五代种下来的。五代时候,为什么要去勾结异族,请他进来?这个根是唐朝种下来的。唐朝怎样会种下这个根?是起于有天下者好大喜功的一念,和奢侈淫欲的行为。专制政体和国家的关系,可谓大了。

唐玄宗时所设的十节度经略使,已见前篇第三章第三节。这诸镇之中,西北两面,以制驭突厥、吐蕃、奚、契丹故,兵力尤厚。唐初边将,是“不久任”“不兼统”的。“蕃将”就有功劳,也做不到元帅。玄宗在位岁久,渐渐荒淫。始而宠武惠妃,继而宠杨贵妃,委政于李林甫。林甫死后,剑南人杨钊,又走杨贵妃的门路,冒充他哥哥。于是赐名国忠,继李林甫为宰相。玄宗始而锐意边功,继而荒淫无度,军国大政完全不在以上。边将就有以一人而兼统数镇,十几年不换的。李林甫又妒功忌能,怕边将功劳大的,要入为宰相,就奏用胡人为元帅,于是安禄山就以胡人而兼范阳、平卢两镇节度使。这时候,奚、契丹渐渐强起来了。安禄山时时同他打仗,又暗招奚、契丹的人,补充自己的军队。于是范阳兵精,天下莫及。他有反心已久,以玄宗待他厚,一时还犹豫未发。到杨国忠做了宰相,和安禄山不对,说他一定要反的,玄宗不听。杨国忠就想激变安禄山,以“自实其言”,于是处处和安禄山作对。公元755年,禄山就反于范阳。

这时候,内地是毫无兵备的。不一月,河南、河北皆陷。禄山就称帝于东京。公元756年,潼关失守。玄宗出奔四川。玄宗走到马嵬驿(如今陕西兴平县),军变了,逼着玄宗把杨国忠、杨贵妃都杀掉,然后起行。又有一班父老“遮道”劝玄宗留太子计贼,玄宗也听了他。太子走到灵武(如今甘肃的灵武县)即位,是为肃宗。公元757年,安禄山又给他的儿子安庆绪杀掉。安庆绪不能驾驭诸将,将卒都不听他的命令。于是兵势骤衰。肃宗即位之后,郭子仪以兵至行在。公元757年二月,先平河东,以为进取两京的准备。九月,以广平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并着回纥西域的兵,克复西京。旋进取东京。于是贼将皆降。不久,东京就收复了。

贼将里头,最骠悍的要算史思明。投降之后,唐朝仍以他为范阳节度使。李光弼使副使乌承恩图之。事泄,思明杀掉承恩,再反。这时候(公元758年),九节度之师六十万,方围安庆绪于邺,久而不克。史思明发兵来救,官军大败。思明入邺,杀庆绪。旋发兵陷东京。公元761年,攻陷河阳及怀州(河南河内县),朝廷大震。幸而思明也为其子朝义所杀,贼势又衰。公元762年,肃宗崩,代宗立。史朝义差人去骗回纥,说唐天子已死,国无主;速南取其府库,金帛多着哩。回纥信了他,亲自带兵南下,而走到路上,给唐朝人晓得了。赶快派蕃将仆固怀恩,前去游说他,劝他反助唐朝。于是再派雍王适做天下兵马大元帅,和回纥的兵,一同进取东京。史朝义走幽州,幽州已降,想逃奔奚、契丹,为追兵所及,自缢而死。一场大乱,总算平定。

郭子仪、李光弼,是历史上负头等声誉的人物。我说他的兵,实在没有什么用场。这个很容易见的。进取西京的时候,官军的总数,共有十五万;回纥兵不过四千。然而为什么一定要有了回纥兵,才能收复两京?当时官军的兵力,并不薄弱,贼兵则久已腐败了;而且安禄山死了,失了统御的人;何以十几万的官军,竟不能力战取胜,一定要借助于回纥兵呢?围相州一役,没有外族兵,就以六十万的大兵,而杀得大败亏输。相持几年,毕竟又靠回纥的力,才把史朝义打平。这种军队,也就可想而知了。安史的亡,只是安史的自亡。

第二节 唐中叶后的外患

唐朝因安史之乱所致的患害有两种:一种是外国骤强,一种是藩镇遍于内地。  回纥帮唐朝收复西京,土地归唐,金帛子女归回纥。城破之日,回纥欲如约。唐广平王率众拜于回纥太子叶护马前,请他破了东京再如约,回纥也勉强听从。代宗时候,回纥怀仁可汗已死,子移地健立,是为牟羽可汗。听了史朝义的话,自己带兵南下,走到陕州,遇见了仆固怀恩,总算是反而助唐。仆固怀恩,虽然是个蕃将,对于唐朝,却的确尽忠的。后来和河东节度使辛云京不协,唐朝却偏助云京,于是怀恩造反;兵败,逃入回纥。公元764年,引回纥吐蕃入寇。幸而怀恩道死,郭子仪单骑去见回纥,说和了他,与之共击吐蕃,吐蕃遁去。唐朝和回纥的国交,总算没有破裂。

然而这时候,回纥骄甚,每年要贡马数千匹,都是用不得的,却要赏赐他很多的金帛。回纥人留居长安的,骄纵不法。酗酒滋事,无所不为。犯了法,给官抓去;便聚众劫取,官也无如之何。德宗在陕州,是吃过回纥的亏的。即位之后,心中还有些不忿。然而这时候,中国的国力,实在不够。宰相李泌,再三婉劝,于是与回纥言和。回纥从肃代以后,和中国交通频繁,多得中国的赏赐,渐渐地“儒染华风”,流于文弱了。文宗时,年荒疫作,为黠戛斯所攻,可汗磕驭特勒被杀。余众走天德振武间,盗畜牧,为唐军所破。残部五千,也为黠戛斯所虏。于是漠南北无复回纥。而其余众走西域的,蔚为其地一大族,遂成现在回族分布的形势。

吐蕃却比回纥强,所以唐朝受吐蕃的害,也比回纥为烈。安史乱时,诸将皆撤兵入援。于是吐蕃乘势尽陷河西陇右之地。公元763年,吐蕃入寇,至便桥(在如今陕西咸阳县境)。代宗奔陕州。吐蕃入长安,立广武王承弘为帝。旋以郭子仪多张疑兵以胁之,乃弃城而去。德宗初立,和吐蕃讲和,约以泾陇诸州为界。朱?反时,吐蕃允助兵讨贼;约事定,畀以泾灵等四州。旋吐蕃军中疫作,不战而退。事平之后,却又邀赏,德宗只略酬以金帛。吐蕃缺望,又举兵为寇。兵锋直逼畿辅。穆宗时,吐蕃国势渐衰。武宗时,吐蕃内乱。公元849年,宣宗就恢复河湟之地。明年,沙州首领张义潮等复以河西之地来归。于是唐朝复有河西陇右之地。但到唐朝末年,河西就复为回鹘所据,陇右也入于蕃族之手。直到宋熙宁中才恢复。

还有国不甚大,而为害却很深的,便是南诏。南诏系出乌蛮。乌蛮是和白蛮分别之称。其众在金沙江大渡河流域,就是现在的猓猡。唐玄宗时,南诏的酋长波逻?,被唐朝封为云南王。天宝年间,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失政。南诏酋长?罗凤,北臣吐蕃。仲通讨之,大败。杨国忠调山东兵十万讨之,又大败。于是南诏北陷?州(今西昌县),兵锋及清溪关(今四川的清溪县),西川大受其害。然而南诏从归服吐蕃之后,赋敛甚重;吐蕃每入寇,常用其兵做先锋;又夺其险要之地,筑城置戍,南诏深以为苦。唐德宗时,?罗凤死,异牟寻嗣位。异牟寻再归唐朝,和唐朝合力,击破吐蕃。公元802年,西川之患始解。文宗时,异牟寻的孙子劝利在位,又举兵为寇。攻成都,入其郛。劝利死后,子酋龙立。懿宗时,称帝,国号大礼。屡攻岭南,又陷安南都护府(如今越南的东京)。唐朝用高骈做安南都护,打败他。南诏又改攻四川,唐朝又把并骈调到四川,把他打破,南诏才不敢为寇。酋龙死后,南诏也衰,和唐朝就无甚交涉了。

西突厥别部,唤做处月,西突厥亡后,依北庭都护府以居。其地在金娑山之阳,蒲类海(如今新疆的巴黑坤湖)之阴,有大碛曰沙陀,因号为沙陀突厥。河西既陷,安西北庭,朝贡路绝。肃代后,常假道于回纥。回纥因之,求助无厌。沙陀深以为苦,于是密引吐蕃陷北庭。吐蕃徙沙陀于甘州。久之,回纥取凉州,吐蕃疑心沙陀和回纥交通,要徒其众于河外(黄河之南)。沙陀大惧。公元808年,其酋长悉众三万落归唐。懿宗以后,屡次用沙陀军征讨,就做了沙陀入据中原的根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