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二章 唐朝的分裂和灭亡(下)  

 

第五节 黄巢之乱和唐朝的灭亡

藩镇跋扈于外,宦官专权于内,唐朝的天下,自然是弄不好的了。然而还借着流寇做个引线,才弄得四海分崩。僖宗时,奢侈尤甚;加以对南朝用兵,赋敛更重。于是裘甫作乱于浙东,总算旋即救平。而徐、泗的兵戍守桂州的,又因及期不得代作乱。推粮料判官庞勋为主,北陷徐、宿、滁、和等州,进攻泗州。朝廷令康承训讨之,承训奏请以沙陀兵处随,由朱邪执宜的儿子赤心,带着前去。及战,“所向无前”,居然把庞勋打平。于是赐赤心姓,名曰李国昌,用他做大同节度使。沙陀就得了地盘了。

僖宗即位时候,还只有十二岁,一切政事,都交给宦官田令孜。这时候,山东连年饥荒,公元875年,濮州人王仙芝起兵作乱。明年,冤句人黄巢聚众应之。又明年,仙芝在荆南,给招讨使曾元裕打死。黄巢收其余众,从宣州(如今安徽的贵池县)入浙东。掠福建,陷广州。从潭州北陷鄂州(如今湖北的武昌县),东南陷饶(如今江西的鄱阳县)、信(如今江西的上饶县);仍趋宣州。由采石渡江,北陷东都,进攻潼关。于是潼关失守,田令孜就挟着僖宗,出奔成都。黄巢入长安,自称齐帝(公元880年)。

僖宗出奔之后,宰相郑畋、王铎,先后统诸道的兵,以讨黄巢。诸军都不肯尽力;四方藩镇,也都袖手旁观,于是不得不再用沙陀的兵。李国昌做了节度使之后,他的儿子李克用,就做沙陀兵马使,镇守蔚州(如今山西的灵丘县)。蔚州的兵,杀掉防御使段文楚,推他为主,入据云州。朝廷就用李国昌做大同节度使,以为克用必不能拒敌父亲。谁知李国昌父子联兵反起来,给幽州节度李可举打败。父子都逃入鞑靼。这时候,克用的族父李友金,替代北监军陈景思,说请赦李克用的罪,叫他来打黄巢。朝廷听了他。于是公元882年十一月,李克用带着沙陀、鞑靼的兵一万多人南来,连战皆胜。明年四月,就把长安收复。公元884年,李克用又出关,把黄巢打死。于是历年的流寇,总算平定。然而李克用就做了河东节度使,沙陀竟进了中原了。

僖宗还京后,田令孜依然用事,垂涎着解州、安邑两个盐池的利益,想把河中节度使王重荣,移到山东。重荣不肯。令孜就结合?宁朱玟、凤翔李昌苻去攻他。谁知王重荣是李克用的亲戚,克用发兵来救,朱玟、李昌苻大败。就反和李克用合兵,杀进京城。僖宗逃到凤翔,又逃到兴元。后来李克用、王重荣,又愿意归顺朝廷,李昌苻也和朱玟不合,三人合力,把朱玟攻杀,僖宗才算回京。公元888年,僖宗死了,杨复慕拥立昭宗。昭宗颇为英明。这时候,李克用攻杀昭义军节度使孟方立,并邢、?、磁三州。又北取云州。朱全忠和河北三镇,都请出兵攻他。昭宗想借此除掉李克用,也就出兵征讨。谁知道全忠和三镇的兵都不出,官军被克用杀得大败。只得把宰相崔浚贬谪,和他讲和。

僖宗回京之后,李昌苻又作乱,遣李茂贞讨平之。就以茂贞为凤翔节度使。昭宗不要杨复慕带禁军,叫他去做凤翔监军。复慕走到兴元,造反。茂贞又讨平之,于是骄恣得了不得。公元892年,昭宗发禁兵讨杨茂贞,茂贞和?字节度使王行瑜,合兵拒命。把官军杀得大败。只得把事情都推在宰相杜让能身上,把他杀掉,和他们讲和。于是朝廷一举一动,都为行瑜、茂贞所制。还有镇国军韩建,也和他俩结为一党。公元895年,三人一同入朝,竟把宰相韦昭度、李?杀掉。听得李克用要举兵来讨,才各自还镇。而李茂贞的干儿子李继鹏,做了右军指挥使,又举兵作乱。昭宗逃到石门。幸得李克用举兵,讨斩王行瑜,昭宗才得回京。

公元896年,昭宗置殿后四军,派诸王统带。李茂贞本是和宦官一气的,就举兵犯阙。昭宗逃到华州。韩建也和宦官结连,把诸王一齐杀掉。李克用又派兵入援,才把昭宗送还。昭宗回京后,仍和宰相崔胤,谋诛宦官。公元900年,中尉刘继述,就把昭宗囚了起来,并立太子裕为帝。崔胤密结神策指挥使孙德昭,杀掉刘继述,奉昭宗复位。然而兵权毕竟还在宦官之手,于是乎不得不借助于朱全忠。

朱全忠,本名温,华州人,是黄巢手下的降将,唐朝用他做宣武节度使。这时候,黄巢虽灭,而秦宗权又强。如今的河南山东,给他剽掠得几乎没一片净土。屡次发兵攻击朱全忠,全忠居围城之中,四无应援,而“勇气弥厉”。后来到底把秦宗权灭掉。又东灭朱?朱瑾,南并时溥,北服河北三镇。西并河中,取义武,夺据邢、?、磁三州。连年攻围太原,李克用也弄得自顾不暇。北方的形势,就推全忠独强了。

崔胤要谋诛宦官,宦官挟李茂贞以自重;崔胤就密召朱全忠的兵。公元901年,宦官韩全海等,见事机已急,就劫昭宗走凤翔。这时候,韩建已降顺了朱全忠。公元902年,朱全忠进兵围凤翔。明年,李茂贞抵敌不住,杀掉韩全诲等,把昭宗送到朱全忠营里。于是大杀宦官。回京城后,又杀掉八百多人。公元904年,朱全忠把昭宗迁到洛阳。就是这一年,把昭宗弑杀,立了昭宣帝。公元907年,就禅位于梁。

这时候,方镇割据的,便有:淮南杨行密、两浙钱?、湖南马殷、福建王审知、岭南刘岩、剑南王建。还有个虎踞河东的李克用。就变做五代十国之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