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章 五代的兴亡和契丹的侵入

 

第一节 梁唐晋的争夺

从来读史的人,有一个谬论。就是说:“唐朝有藩镇,所以兵强;宋朝削除藩镇,国内虽然治安,然而兵就弱了,就有辽金元之祸。”这句话,全是误谬了的。宋朝的事情,且待慢慢再说。唐朝的强,是在开元以前,这时候,何尝有什么藩镇?天宝以后,藩镇遍地都是了。然而,唐朝的对外如何?就连一个小小的沙陀,也抵挡不住,听他纵横中原;到后来并且连契丹都引进来。

梁太祖篡唐之后,公元912年,给次子友?所弑。弟三子友贞,讨杀之而自立,是为末帝。先是公元908年,李克用死了,儿子存勖继立。河北三镇及义武,皆为存勖所服。梁末帝性柔懦,更不是李存勖的对手。尝发兵攻魏州,又想出奇兵袭晋阳,都不成功。晋人却袭取梁的杨刘镇,筑了德胜南北两城。梁人就只得“决河自固”。公元923年,李嗣源袭取郓州。梁朝的形势,更为紧急。梁末帝派勇将王彦章去攻郓州,又给李存勖杀掉。这时候,梁国的重兵,都在河外。李存勖用李嗣源的计策,发兵直袭大梁。梁末帝无法,只得图个自尽;于是梁朝灭亡。

李存勖以公元923年,自称皇帝,国号也叫做唐,是为后唐庄宗。灭梁朝之后,迁都洛阳。庄宗既是个沙陀,又是个军阀,灭梁之后,自然就志得意满起来。宠任伶人宦官;不问政事,赏赐无度。庄宗把方镇上供的钱,都入之内府,以供私用;州县上供的钱,才拨入外府,以供国家的经费。内府“金帛山积”,而外府竭蹶异常。南郊(祭天)赏赐不足,军士就都有怨心;军士心变,军阀的命运就完了。后来,李嗣源兵变,派石敬瑭做先锋,直趋洛阳。庄宗想要拒他,手下的兵,没一个用命,就给伶人郭从谦所弑。于是李嗣源即位,是为明宗。

明宗也是沙陀人,是李克用的养子。这个人在军阀里,却比较地算安分些。在位八年,总算没十分荒谬的事情。公元933年,明宗死了。养子从厚立,是为闵帝。这时候,明宗的养子从珂镇凤翔,石敬瑭镇河东。闵帝想把他俩调动,从珂就举兵反。闵帝派五节度的兵去打他,都非降即溃。派自己的卫兵去迎敌,到陕州,又迎降。于是闵帝逃到卫州,被杀。从珂即位,是为废帝。废帝既立,又要把石敬瑭移到天平,石敬瑭也就造反,于是契丹来了。

第二节 契丹的兴起和侵入中国

契丹的祖宗,就是鲜卑宇文氏。这一种人,自为慕容氏所破,窜居如今的热河道境。后魏道武帝,又把他打败。于是“东西分背”。西为奚,东为契丹。奚人居土护真流域(如今的英金河),盛夏徙保冷陉山(在妫州西北)。契丹人居潢河之西(如今的西刺木伦),土河之北(如今的老哈河)。奚众分为五部,契丹则分为八部。

契丹盛强之机,起于唐初。唐太宗时,契丹酋长窟哥内附。太宗把他的地方,置松漠都督府,就以窟哥为都督,赐姓李。别部大酋辱纥主也来降,以其地为玄州。这时候,奚人亦内附,以其地为饶乐都督府。两都督府,共隶营州(如今热河道的朝阳县)。武后时,窟哥的后人李尽忠,和归城州刺史孙万荣同反。武后发几十万大兵,都不能讨定。到底靠突厥默啜,袭破尽忠之众。又借助于奚兵,才把万荣打平。契丹势力的不可侮,于此已见。然而经这次大创以后,契丹也就中衰,附于突厥。公元714年,尽忠的从父弟失活才来降。于是奚酋李大?,出叛突厥来归。唐朝就再置松漠饶乐两都督府,各妻以公主。

契丹太祖之兴,据《五代史》说:契丹“部之长号大人。常推一大人,建旗鼓以统八部。太祖的代痕德堇而立,事在公元906年。当时既能招用汉人,又尽服北方诸部族。于是契丹疆域:“东至海;西至金山(阿尔泰山),暨于流沙(甘肃新疆的沙漠);北至胪朐河(克鲁伦河);南至白沟。(这是取燕云十六州以后的事。以上几句话,据《辽史 地理志》。)就做了北方一个大国了。前此北族的得势,不过一时强盛,总还不脱游牧种人的样子。独有契丹,则附塞已久,沐浴汉人的文化颇深;而且世里氏之兴,招用汉人,也是其中一个原因;所以他的情形,又和前此北族,稍有不同。

契丹太祖,起初和李克用约为兄弟,后来又结好于梁,所以李克用很恨他。后唐庄宗时,契丹屡次入寇。这时候,周德威守幽州,弃渝关(如今的山海关)之险,契丹就入据平州,然而和后唐战,总不甚得志。公元926年,契丹太祖死,次子德光立,是为太宗。立十年,而石敬瑭来求救。石敬瑭造反之后,废帝派张敬达去攻他。石敬瑭便去求救于契丹。契丹太宗听得石敬瑭求救,便自带大兵南下,把张敬达围了起来。废帝派幽州节度使赵德钧去救,德钧又投降了契丹。于是契丹太宗册石敬瑭为晋帝。挟之南下,打败后唐的兵。废帝自焚死。晋高祖入洛,就割幽云十六州,送给契丹。从此以后,中国的形势,就如负疽在背了。

然而石晋自身,也就深受其害。当石晋高祖时候,事契丹甚谨,内外诸臣,也有许多不忿的。高祖始终十分隐忍。公元1005年,石晋高祖卒,兄子重贵立,是为出帝。出帝的立,侍卫景延广,颇有功劳。于是用他和高祖旧臣桑维翰,同做宰相。景延广这个人,是很冒昧的。立刻就罢对辽称臣之礼,对于辽人交涉,一味强硬。于是兵衅遂开。公元946年,晋将杜重威,叛降契丹。契丹兵就入大梁,把出帝捉去。

明年,契丹太宗入大梁。然而这时候,辽人全不知治中国之法。一味想搜括中国的钱财,于是派使者分路出去“括措财帛”。又用子弟亲信做诸州节度刺史,也全是外行。又辽国的兵制,有一种“打草谷军”,是军行时,专出去剽掠的。既入中国之后,依然行用此法。于是叛者蜂起。契丹太宗没法,只得北还。

后汉高祖刘知远,也是沙陀人。石晋高祖南下,派他留守太原。契丹攻晋时,他按兵守境,好像是守中立的样子。辽太宗北还后,才有太原称帝。太宗死后,乃发兵入大梁。诸镇降辽的,都复来归。辽世宗因国内有难,无暇顾及南边,于是中国又算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