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北宋的积弱  

 

第三节 周世宗的强盛和宋朝的统一

后汉高祖入大梁后,明年,就死了。子隐帝立(公元948年)。高祖旧臣杨?、郭威、史弘肇、王章分掌国事。隐帝厌为所制,公元950年,把杨?、史弘肇、王章都杀掉。郭威方统兵防辽,隐帝又要杀掉他。郭威还兵,把隐帝攻杀。高祖的兄弟刘崇,留守太原。本和郭威不协。这时候,郭威扬言要迎立他的儿子(名?)。刘崇就按兵不动。郭威旋出军御辽,至澶州,为军士所拥立,还大梁。是为后周太祖。差人把刘崇的儿子杀掉。于是高财崇称帝于太原,是为北汉。遣使称侄于辽,世宗册之为帝(更名?)。

公元954年,周太祖卒,养子世宗立。北汉乘丧,借辽兵来伐,世宗大败之于高平。世宗是个奋发有为的人,于是富国强兵,立下了一个安内攘外的计划,就做了宋朝统一事业的根本。这时候,辽世宗已死,穆宗继立(公元951年),沉湎于酒,不恤国事,国势中衰。然而北汉、南唐、后蜀等,还想凭借其力,以震动中原。周世宗要想伐辽,就不得不先用兵于南唐、后蜀。

南唐李?,是篡吴得国的。传子李?,文弱不能有为,国势实弱。然而唐土地本大;李?又乘闽楚之衰,把他吞并,于是颇有自负的意思。后蜀主孟昶,也是昏愚而狂妄的。南唐、后蜀都想交结契丹,以图中原,公元956年,周世宗遣兵伐蜀,取阶(如今甘肃的武都县)、成(如今甘肃的成县)、秦(如今甘肃的天水县)三州。明年,自将伐唐,屡破其兵,尽取江北之地。公元958年,遣舟师入江。唐人只得割江北请和,称臣于周,奉其正朔。公元959年,周世宗自将伐辽,取瀛、莫、易三州,置雄(如今直隶的雄县)、霸(如今直隶的文安县)二州,遂趋幽州。不幸世宗有病,只得班师。不多时,世宗死了。儿子梁王宗训立,是为恭帝。还只七岁。未几,就有陈桥驿(在如今河南开封县东北)兵变的事情。

宋太祖赵匡胤,本是后周太祖、世宗两代的将,屡立战功。这一次事情,是和后周太宗的篡汉,如出一辙的。当时传言辽人入寇,太祖带兵去防他,走得不多路,就给军士所拥戴了。太祖既袭周世宗富强之余;而这时候,割据诸国又没一国振作的,统一的事情,自然容易措手。公元963年,先平定了湖南和荆南。公元965年,灭后蜀。公元969年,平南汉。公元975年,灭南唐。公元978年,吴越王钱?遂纳土。只有北汉,倚恃辽援,宋朝攻他几次,未能得志。太祖和赵普,也因北汉捍御西北两面,所以姑置为缓图。到公元979年,天下已定,太宗便大举伐北汉。分兵败辽援兵。于是北汉也灭掉。唐中叶后的分裂,到此才算统一。

宋朝的太祖、太宗,都可以算能祖述周世宗的人物。但是彼此的政策,似乎有一异点。周世宗之意,似乎是想先破辽,恢复幽州的。伐后蜀,伐南唐,不过是除掉后患,以便并力向前的意思。宋太祖、太宗,却是先平定内难,然后从事于辽。大约是“先其易者”的意思。但是辽当穆宗在位,实在是有隙可乘的时候。景宗初年,南边也未能布置得完密。此时努力进取,颇较后来为容易。

第四章 北宋的积弱

第一节 宋初和辽夏的交涉

宋太祖专力平定国内,对于北方,是取守势的。到太宗时候,中国既已全定,就想乘此攻辽,恢复燕云。然而辽自景宗即位以后,已非复穆宗的腐败;这时候,辽距开国未远,兵力还强;又有耶律休哥等良将;所以太宗北伐,竟无成功。

两次攻辽失败以后,宋朝就不能进取,而契丹却屡次南侵。公元997年,太宗崩,真宗立。公元999年,辽圣宗自将入寇,至澶州。遣偏师渡河,掠淄、青。真宗自将御之,契丹乃还。公元1004年,圣宗和太后,又大举入寇。到澶州,中外震骇。群臣多主张迁都,幸而宰相寇准,力主亲征。于是国驾渡河,次于澶州。辽人不意真宗亲出。辽前锋攻澶州,又不利。于是辽用宋朝降将王显忠介绍,和中国议和,索价是要关南之地。磋议的结果,以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成和;辽主称真宗为兄,真宗称萧太后为叔母。宋朝对于契丹,虽始终不能得志,然而从公元1004年成和之后,到公元1122年,再开兵衅,差不多有百二十年。

总而言之,宋朝对辽朝的交涉,是始终处于弱国的地位的。然而言和功成甚久,实际上受害还不算厉害。实际上受害最厉害的,倒在西夏。元昊是西夏一个豪杰,他是兼吸收中国的吐蕃两种文明的。公元1039年,元昊举兵反。宋朝旋用夏竦做陕西招讨使,韩琦、范仲淹两个,做他的副手。韩琦主张出兵,范仲淹主张坚守;两人议论不协,出兵的事情,就没有成功。西夏人来攻,韩琦的副将任福,倒大败于好水川。公元1043年,元昊虽屡打胜仗,而国中也觉得困弊,才遗书请和。明年,和议成,宋朝封他为夏国王。元昊的反叛,虽也不过五年,然而宋朝用兵的耗费,和沿边的破坏,所受的损失甚大。陕西地方,元气差不多始终没有恢复。

第四节 神宗的武功

神宗、荆公,所想膺惩的是辽、夏。但这两件事,都不是一时办得到的。于是先为伐夏的做准备,而有恢复河湟之举。唐宣宗时,虽然恢复河湟;然占据其他的蕃族,仍旧不少。其初,凉州的潘罗支,和青唐的?厮罗,都能和西夏相抗。后来潘罗支之兄弟厮铎督,为元昊所并。?厮罗死后,也国分为三。

公元1070年,建昌军司理王韶,诣阙上平戎三策。说欲取西夏,要先复河湟。荆公颇善其言,用韶为洮河安抚使。于是王韶先克复武胜,建为熙州(如今甘肃的狄道县)。旋破木征,取河州。以次降岷(如今甘肃的岷县)、洮(如今甘肃的临泽县)、宕(在岷县西南)、叠(在临潭之南),开辟熙河一路。

夏元昊死于公元1051年,子谅祚立。公元1069年,西夏愿将所陷的塞门(如今陕西安塞县北)、安远(如今甘肃通谓县境)两寨,归还中国,以换取绥州。宋神宗也答应了他。谁知道夏人并无诚意,交涉不能就绪。于是改筑绥州城,赐名绥德。夏人就举兵入寇。神宗听总管种谔的话,令陕西河东,五路进讨,约期同会灵州,不曾成功。公元1082年,侍中徐禧,新筑了一个永乐城(在如今米脂县西),夏人来攻,又败死。这两役,北宋丧失颇多。于是仍许西夏讲和。

以上所述,是神宗以后,对于北方的兵事。还有对于南方的兵事,关系也颇大,主要包括:1、沅水流域的蛮族,就是黎族的正支。沅江的蛮族,分为南江和北江。而资江流域,又有梅山峒蛮,为患最甚。神宗用章?经制蛮事。平梅山蛮,开其地为安化、新化两县。又平南江蛮,置沅州(如今湖南的芷江县。而北涨诸酋,亦愿纳土。徽宗时,又降十峒首领,置诚州(如今的靖县);2、黔江流域的濮族。居长宁(如今四川的长宁县)、宁远(如今四川屏山县附近)以南的晏子,和纳溪(如今四川的纳溪县)附近的斧望个恕,颇为边患。神宗命熊本讨平他。后来又平定了如今重庆以南的地方。3、安南之地。自唐以前,本来都属中国版图。五代时,才有人据其地独立。宋朝以后,安南就独立为一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