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北宋辽金的兴亡

 

第一节 女真和金室的起源

女真,就是现在的满族。他的起源,是很古的。他的名称,考据起来,也很有趣味。这一族人在最古的时候,称为肃慎。两汉时谓之挹娄。从南北朝到唐,谓之??。辽以后,称为女真。到明末,才称为满洲。而据清朝人所说,则谓旧称所属曰珠申。近来日本稻叶君山著《清朝全史》,说:清朝改号称清以前,实曾自号其国曰金。至于满洲二字,则明人和朝鲜人,都书作“满柱”,乃最大酋长之称,既非国名,并非部族之名。

满族的开化,都是得高丽的力。所以??和高丽最近,就最先开化。当唐朝时候,建立了一个渤海国。核其疆域,实在包括如今的吉、黑两省,朝鲜的咸镜道和平安道的大部分,俄国的阿穆尔沿海两州。一切制度文化,都以唐朝为模范,真不愧为海东文明之国。到五代时候,才给契丹灭掉。渤海灭亡以后,依旧是黑水部出来反抗契丹,这便是金朝人。金朝的部族,就是黑水女真。从渤海亡后,服属契丹。至于金朝的王室,则实在系出高丽。

第二节 辽朝的灭亡

女真初起,部族很小,说他就有取辽而代之之心,是决无之理。他所以起兵,大概因辽朝对于女真,控制颇为严密。而所谓求海东青等的辽使,又一定十分骚扰。金朝从景祖做生女真部族节度使后,累代都和辽朝打交涉,辽朝的无能为,已经给他看穿。于是姑且起兵,想脱辽朝的羁轭。所以咸州、宁江州既下之后,就遣使与辽议和。以还阿疏和迁黄龙府于别地为条件。辽人不答应,金太祖就自行用兵,攻破黄龙府(公元1115年9月)。明年,渤海人高永昌据东京,又给金太祖打破。于是东京郡县,多降于金。金朝的疆域,差不多有如今的奉、吉两省了。

黄龙府既破,金朝已经心满意足;更加意外得了一个东京,自然更无进取之意。公元1117年,又差人到辽朝去议和。所要求的条件是:1、辽主册金主为皇帝;2、辽主以兄礼事金主;3、割让上京、中京、兴中府三路之地;4、纳岁币;5、以亲王公主、驸马、大臣子孙为质。磋磨了许多时候,3、5两条,都不要了。第4条也肯减少数目,只求册用汉礼,和第2条而已。然而辽人争执条文,议终不就。至公元1120年,兵衅再开,金兵就攻破上京(在如今热河道开鲁县境)。

辽朝是一个泱泱大国,如何亡得十分快,而且极容易?这件事,读史的人,都有点疑心。原来辽朝的国家,是合三种分子组织成功的。便是:1、契丹、奚;2、诸部族;3、汉人。诸部族的瓦解,是很容易的;南边既然拥立了秦晋国王,就把所得到的中国地方都失去;再加以契丹诸部族,也未必都归心天祚,就弄得众叛亲离的了。公元1121年,辽朝的耶律余睹叛降金,金人因此尽知天祚的虚实。于是命世祖的儿子辽王杲做都统以伐辽。明年,克中京(如今热河道的凌源县)。天祚帝这时候,还在鸳鸯泺打猎,为金兵所袭,逃到夹山(在如今五原西北)。于是南京的人,拥立了秦晋国王淳,尽有燕云、平州、辽西、上京之地;天祚帝所有,不过沙漠以北,西南、西北两招讨使而已。金人就进取西京。

辽人正弄得七零八落,却宋人又想恢复燕云了。原来宋?宗本是个好大喜功之主,听得金朝打破辽人,就想借金人之力,以恢复失地。于是差燕人马政到金朝去,求“五代时陷入契丹汉地”。金太祖复书,约宋朝夹攻,谁得到的地方,就算谁的。于是约宋朝攻南京,金取中京及上京。公元1122年,童贯派兵攻辽,大败。童贯就差人到金朝去,请金朝代攻燕京。金太祖就从蔚州攻破居庸关,直薄南京。萧太后和秦王定都逃掉,于是南京攻破,辽人王京皆破。天祚帝辗转山后,弄得无家可归。到公元1126年,给金朝人捉获,辽人王京皆破。天祚帝辗转山后,弄得无家可归。到公元1126年,给金翰人捉获,辽朝就此灭亡。

第三节 北宋的灭亡

金朝当初起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土地思想。以区区东方一个小部落,一旦灭辽而有之,不但喜出望外,再求扩充,一时也有些难以消化了。所以南京虽系金朝所取,也不过敲几个钱的竹杆,就肯把来还宋。原来宋朝和金朝,是约夹攻契丹的。辽朝的南京、西京两道,本应当宋人自己去取。然而后来,全仗金人力量攻下。于是金人一方面,只肯还宋燕京和蓟、景、檀、顺、涿、易六州;而宋朝则山后诸州外,还要求营、平、滦三州。宋朝起初和金立约,也只说“五代时陷入契丹汉地”,并没提出营、平、滦;南京既破之后,宋朝就想兼得此三州,差马政到金朝去要求。金朝不答应,也提出强硬的抗议。说:1、若宋朝定要营、平、滦三州,则并燕京而不与;2、即使宋朝不要营、平、滦三州,单要燕京和六州,燕京的租税,也是要给金朝的;3、倘若宋朝不肯照此办法,就要把涿、易二州,都还金朝。于是磋议的结果,宋朝答应:1、岁输银绢各二十万两匹,又别输“燕京代税钱”一百万缗。2、遣使贺金主生辰及正旦。3、置榷场贸易。

公元1123年,王月,金人就把燕京和蓟、景、檀、顺之地来归。不多时,又还了应、蔚、儒、妫、奉圣、归化六州。这一年八月里,金太祖死了,太宗立。十一月,又以武朔二州来归。宋朝置为燕山府和云中府两路。平州地方,金朝既不还宋,就建为南京,以辽降将张觉留守。就是这一年六月里,张觉据城叛降宋。宋人受之。十一月,给金朝打破,张觉又逃到燕山。金朝人来索取,宋朝无奈,只得杀掉张觉。然金朝人仍以此为口实。公元1125年十月,宗翰、宗望(都是辽王杲的儿子)分两道伐宋。

宗望从平州入燕山,宗翰从云中攻太原。这时候,童贯方驻兵太原,听得金朝人来,先拔步跑掉。幸得知太原府事张孝纯属固守,所以河东一路,还可暂时支持。而河北一路,宋人以郭药师守燕山,又派内侍梁方平,带着卫士,拒守黎阳。郭药师既望风投降,明年正月,梁方平的兵也大溃,宗望遂渡河。这时候,徽宗业已传位钦宗,金兵围汴京,由主战的李纲固守。虽然未必一时就破,然而四方来援的兵很少,偶有来的,也遇敌辄败。于是只得和金朝讲和。

于是括京城里的金二十万两,银四十万两,先行交给金人,并以肃王枢为质。五月,宗望遂解围北还。这时候,宗翰还在太原,听得宗望讲和,也差人来“求赂”。大概金朝人的意思,以为每一支兵,都要得些利益,才算罢兵的。宋朝人的意思,则说业已讲和,如何又来需索。于是把他的使者捉起来。宗翰大怒,分兵攻破威胜军(如今山西的沁县)、隆德府(如今山西的长治县),进取泽州(如今山西的凤台县)。宋朝人说:这是背盟了。就诏三镇固守,而且派兵往援。

八月,宗翰、宗望再举兵南下。九月,宗翰陷太原,从孟津渡河。宗望也渡河,替他会合。十一月,合围京城。闰十一月,城陷。钦宗自到金营请和。京城既破之后,仍以割两河地成和。再差耿南仲和陈过庭出去割地,各地方的人,都不奉诏。公元1127年,二月,金人就掳徽、钦二宗,和钦宗的太子谌,以及后妃宗室等皆北去,而立宋臣张邦昌为楚帝。金人既去之后,张邦昌虽不敢做皇帝,然而宋朝人在北方,也始终站不住,就成了南渡之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