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下)

  第一章 南宋和金朝的和战(上)

 

第一节 南宋初期的战事

从南宋以后,又变做异族割据北方、汉族占据南方的局面了。其和两晋南北朝不同的,便是后者的结果,是汉族先恢复了北方,然后统一南方;前者的结果,却是占据北方的异族,为另一异族所灭,而汉族亦为所吞并。

从南宋到元,重要的事情,便是:1、宋南渡后的立国,及其和金朝人的交涉;2、金朝的衰亡;3、蒙古的建立大帝国,和他的侵入中国;4、元朝的灭亡。如今且从第一项说起。宋朝南渡之初,情形是很危险的,其原因:1、这时并无一支可靠的兵。南北宋之际,大将如宗泽及韩、岳、张、刘等,都是招群盗而用之;既无训练,又无纪律,全靠不住;而中央政府既无权力,诸将就自然骄横起来;其结果,反弄成将骄卒惰的样子。2、这时候,到处盗贼蜂起。从建炎元年到绍兴十一二年间,天下二十六路,每路总有著名的盗匪数人或十数人,拥众十余万或数十万。

这样说,国家既无以自立,而又无以御外;倘使当时的金朝大举南侵,宋朝却用何抵挡?然而南宋竟没有给金朝灭掉,这是什么缘故?金朝本是一个小部落,它起初,不但无吞宋之心,并且无灭辽之心。所以灭辽之后,燕云州县,仍肯还宋。就是同宋朝开衅以后,金人所要的,也不过河北、河东,所以既得汴京之后,就拿来立了一个张邦昌。金兵既退,张邦昌自然是不能立脚的。于是请哲宗的废后孟氏垂帘。康王构,本来是到金朝去做“质”的,走到半路上,为人民所阻,退还相州;开大元帅府。及是,以孟后之令迎之。康王走到南京,即位,是为高宗。

高宗即位之初,用主战的李纲做宰相。这时候,宗泽招抚群盗,以守汴京;高宗就用他做东京留守,知开封府;又命张所招抚河北,傅亮经制河东。旋复罢李纲,召傅亮还,安置张所于岭南。宗泽屡疏请还汴京,不听;请留南阳,亦不报;李纲建议巡幸关中襄、邓,又不听。这一年十月里,就南走扬州。读史的人,都说高宗为黄潜善、汪伯彦二人所误。然而高宗不是十分无用的人,倘使恢复真的可图,未必怯弱至此。这时候的退却,大约因为汴京之守,不过是招用群盗,未必可恃;又当时的经略河北、河东,所靠的,不过是各处团结的民兵,出未必可靠之故。

金朝一方面,到这时候所要经略的,还不过河北、河东。对于此外地方的用兵,不过是剽掠主义。公元1127年七月,宗望死了,代以宗辅。这一年冬天,宗辅东徇淄青。分兵入襄、邓、唐、蔡,这支兵是逼高宗的。高宗所以不敢留居关中。明年正月,因高宗还在扬州,而农时已届,还师。宗翰的兵,于公元1127年冬天,入陕西,陷同华、京兆、凤翔。明年,留娄室屯驻,自还河东。公元1128年七月,宋朝差王师正到金朝去请和,又以密书招诱契丹汉人,为金人所获。金太祖诏宗翰、宗辅伐宋。十月,进兵,合两路兵以逼高宗。明年二月,前锋到扬州。高宗先已逃到杭州。金人焚扬州而去。

五月,宗弼(也是太祖的儿子)就再进一步,而为渡江之计。宗弼分兵攻蕲(如今湖北的蕲春县)、黄(如今湖北的黄冈县),自将兵从滁(如今安徽的滁县)、和(如今安徽的和县),太平(如今安徽的当涂县)渡江,逼建康。先是公元1128年七月,宗泽死了,代以杜充。杜充不能抚用群盗,群盗皆散,汴京遂陷。高宗仍用他留守建康。宗弼既渡江,杜充力战,而韩世忠不救。杜充遂降。于是宗弼陷广德,出独松关,逼临安府(杭州所改)。高宗先已逃到明州。高宗从昌国(如今浙江的象山县)入海。于是宗弼“哀所俘掠”,改走大路,从秀州(如今浙江的嘉兴县)、平江(如今江苏的吴县)而北。到镇江,韩世忠以舟师邀之江中,相持凡四十八日,宗弼颇窘,旋因世忠所用的是大船,无风不得动,为宗弼用火攻所破,宗弼乃北还。这一次是金朝南侵的极点。

以上所说,是宗辅的一支兵(金朝的左军)。其宗翰的一支军(右军),则以打平陕西为极限。先是高宗既南渡,用张浚做川陕京湖宣抚使,以经略上游。公元1130年,张浚以金朝的兵,聚于淮上,从兴元出兵,以图牵制。金朝果然分了东方的兵力,用宗辅做西路的监军;宗弼渡江而北,也到陕西去应援。这一年九月里,战于富平(如今陕西的兴平县),浚兵大败。于是关中多陷。张浚和金人苦苦相持,总算拒住汉中,保守全蜀。

金人既不要河南、陕西,这几年的用兵,是为什么呢?这是利用他来建立一个缓冲国,使自己所要的河北河东,可以不烦兵力保守。所以这一年九月里,就立刘豫于河南,为齐帝,十一月里,又畀以陕西之地。于是宋朝和金朝的战争,告一小结束,宋人乃得利用其间,略从事于内部的整理。

第二节 和议的成就和军阀的翦除

于是和议开始了。和议的在当时,本是件必不能免的事。然而主持和议的秦桧,却因此而大负恶名。当议割三镇的时候,集百官议延和殿,主张割让的七十人,反对的三十六人,秦桧也在三十六人之内,金人要立张邦昌,秦桧时为台长,和台臣进状争之。后来金朝所派的留守王时雍,用兵迫胁百官,署立张邦昌的状,秦桧抗不肯署,致为金人所执。二帝北徙,桧亦从行。后来金人把他赏给挞懒。公元1130年,挞懒攻山阳,秦桧亦在军中,与妻王氏,航海南归。宋朝人就说是金人暗放他回来,以图和议的。请问这时候,金人怕宋朝什么?要讲和,还怕宋朝不肯?何必要放个人回来,暗中图谋。秦桧既是金朝的奸细,在北朝,还怕不能得富贵?跑回这风雨飘摇的宋朝来做什么?当时和战之局,毫无把握,秦桧又焉知高宗要用他做宰相呢?我说秦桧一定要跑回来,正是他爱国之处;始终坚持和议,是他有识力,肯负责任之处。后世的人,却把他唾骂到如此,中国的学术界,真堪浩叹了,真冤枉极了。

建炎中兴之后,兵弱敌强,动辄败北,以致王业偏安者,将骄卒惰,军政不肃所致。韩世忠江中之捷,是乘金人不善用水兵,而且利用大船的优势,幸而获胜;然亦终以此致败。大仪之战,只是小胜;当时金人以太宗之死,自欲引归,和世忠无涉。岳飞只郾城打一个胜仗。据他《本集》的捷状,金兵共只一万五千人;岳飞的兵,合前后的公文算起来,总在二万人左右,苦战半日,然后获胜,并不算什么稀奇。郾城以外的战绩,就全是莫须有的。最可笑的,宗弼渡江的时候,岳飞始终躲在江苏,眼看着高宗受金人追逐。韩、岳二人,是最受人崇拜的,然而其战绩如此。至于刘光纪,则《宋史》本传说他的话,就已经够了。依我看,倒还是张俊,高宗逃入海的时候,在明州,到底还背城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