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下)

   第一章 南宋和金朝的和战(下)

 

然而既不能言和,这种兵就不能去;留着他又是如此。幸而当时有一个机会。原来金朝的王位继承法,是不确定的。景祖就舍长子劾孙而传位于世祖;世祖、肃宗、穆宗,都是兄弟相及;康宗以后,又回到世祖的儿子;太宗又传太祖的儿子;大约是只凭实际的情势,毫无成法可言的。那么,就人人要“觊觎非分”了。至于实权,这种侵略主义的国家,自然在军人手里。其初都元帅是辽王杲;左副元帅是宗望,右副元帅是宗翰。辽王死后,宗翰以右副元帅兼都元帅,宗翰就有不臣之心。宗望死后,代以宗辅。这时候都死了。军人中老资格,只有宗弼和挞懒。而挞懒辈行又尊,和内里的宗隽、宗磐,都有异志。干国政的宗?也制不住他。这种人,自然是不关心国事的。

于是宋朝利用这个机会,差王伦到金朝去,“求河南地”(公元1137年二月)。就是这一年,金朝把刘豫废了。十二月,王伦从金朝回来,说金朝人答应还二帝的梓宫,及太后,和河南诸州。明年三月里,高宗就用秦桧做宰相,专意言和。十月里,王伦闻着金使萧哲、张通古来,许先归河南诸州,徐议余事。

平心而论:不烦一兵,不折一矢,恢复河南的失地,这种外交,如何算失败?主持这外交的人,如何算奸邪?却不料金朝的政局变了。把河南还宋,宗?本是不赞成的,但是拿这主持的人,无可如何。到后来宗弼入朝,形势就一变了。于是宗磐、宗隽,以谋反诛。挞懒以属尊,放了他,仍用他做行台尚书右丞相。谁想挞懒走到燕京,又有反谋。于是置行台尚书省于燕京,以宗弼领其事;而且兼领元帅府。宗弼遣人追杀挞懒,并把到金朝去受地的王伦捉起来,发兵重取河南、陕西,而和议遂破。

宗弼入河南,河南郡县多降。前锋到顺昌,为刘?所败。岳飞又在郾城把他打败。宗弼走。还汴京。娄室入陕西,吴?出兵和他相持,也收复许多州县。这一次的用兵,宋朝似乎是胜利的。然而顺昌、郾城,宗弼是以轻敌致败,再整顿前来,就不可知了。陕西不过是相持的局面,并无胜利之可言。持久下去,在宋朝总是不利。当时诸将的主战,不过是利于久握兵柄,真个国事败坏下来,就都一哄而散,没一个人肯负其责任了。所以秦桧不得不坚决主和。于是召回诸将。其中最倔强的是岳飞,乃先把各路的兵召还;然后一日发十二金字牌,把他召回。公元1201年,和议成,其条件是:宋称臣奉表于金;岁输银绢各二十五万两匹。金主生辰及正旦,遣使致贺;东以淮水、西以大散关为界。

宋朝二十六路,就只剩两浙、两淮、江东西、湖南北、四川、福建、广东西十五路;和京南西路襄阳一府,陕西路的阶、成、秦、凤四州。金朝对宋朝,却不过归还二帝梓宫及太后。这种条件,诚然是屈辱的。所以读史的人,都痛骂秦桧,不该杀岳飞,成和议。然而凡事要论事实的,单大言壮语无用。

和议既成,便可收拾诸将的兵柄了。当时韩、岳、张、刘和杨沂中的兵,谓之御前五军。对于韩、岳、张则皆授以枢府,罢其兵柄,其中三人被召入朝,岳飞到得最晚,不多时,就给秦桧杀掉。这件事,本书篇幅无多,且莫去考论他的是非曲直。从三宣抚司罢后,他的兵,都改称某州驻札御前诸军,直达朝廷,帅臣不得节制。骄横的武人既去,宋朝才可以勉强立国了。

当时的措置,实在有不得已的苦衷了。总而言之,古人滥得美名,或者枉受恶名,原不同咱们相干,不必要咱们替他平反;然而研究历史,有一件最紧要的事情,便是根据着现代的事情,去推想古代事实的真相。这么一来,自然见得社会上古今的现象,其中都有一个共通之点。得了这种原则公例,就好拿来应用,拿来应付现在的事情了。历史有用处,就在这里。倘使承认了历史上有种异乎寻常的人物,譬如后世只有操、莽,在古代,却有禅让的尧、舜,现在满眼是骄横的军阀,从前偏有公忠体国的韩、岳、刘,那就人的性质,无从捉摸;历史上的事实,再无公例可求;历史可以不必研究了。

第三节 海陵的南侵和韩?胄的北伐

 绍兴和议成后,宋朝和金朝,又开过两次兵衅:一次是海陵的南侵,一次是韩?胄的北伐。金海陵是一个狂谬的人。乘熙宗晚年,嗜酒昏乱,弑之。从上京(会宁府,如今吉林阿城县南)迁都到燕京(公元1153年),后来又迁都于汴(公元1160年)。想要灭宋,以统一天下。公元1162年,就发大兵六十万入寇。金海陵兵分四路,声势颇盛。宋朝这时候,宿将只有个刘?,叫他总统诸军。宋军不敌,淮南尽陷。海陵到采石,想要渡江,形势甚险。幸而金朝内乱起来。猛安完颜福寿等,跑到东京(辽阳)拥立世宗。海陵听得,要把所有的兵,尽行驱之渡江,然后北归。不期宋中书舍人虞允文奉命犒师,收宋军散卒,把他杀得大败。于是海陵改趋扬州,至瓜州,为其下所弑,金兵北还。宋人乘机收复两淮州郡,又东取唐、邓等地,西取秦、陇等州,兵势颇振。

公元1162年,高宗传位于孝宗。孝宗是个主张恢复的,起用张浚,做两淮宣抚使。张浚派李显宗、邵弘渊两人出兵。李显忠复灵壁,遂会邵弘渊复虹县,又进取宿州。金副元帅纥石烈志宁来援,显忠之兵,大溃于苻离。于是恢复之议,遂成画饼。金世宗初以承海陵骚扰之后,不欲用兵,但令元帅府防御河南。迁延年余,和议不成。就再令元帅府进兵,陷两淮州郡。公元1165年,和议成:1、宋主称金主为叔父;2、岁币银绢各减五万两匹;3、疆界如绍兴时。

金世宗以公元1189年殂,孙章宗立。北边的部族,叛乱了好几年。山东、河南,又颇有荒歉的地方。就有善于附会的人,对韩?胄说,金朝势有可乘。韩?胄这时候,已经有了成见,自然信以为真。初时,他还不敢显然开衅,只是时时剽掠金朝边境。到公元1206年,就下诏伐金。这时候,金人的兵力,确已不济;然而宋朝的兵,无用更甚。屡战屡败,襄阳淮东西多陷。于是韩?胄又想议和。派邱崇督视两淮军马,叫他暗中遗书金人。金人复书,要得韩?的头。?胄大怒,和议又绝。然而宁宗的皇后杨氏,又和韩?胄有隙,于是趁此机会,叫他的哥哥杨次山,和礼部侍郎史弥远合谋,把韩?胄杀掉,函首以金,和议乃成。这一次的和议,银绢各增十万两匹;疆界和两国君主的关系,仍如旧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