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下)

   第二章 南宋金元的兴亡(下)

 

第三节 金朝的灭亡

女真初兴的时候,他的势力真是如火如荼,却到元朝一兴,就“其亡也忽焉”,这是什么缘故?女真的部落,不唯寡弱,而且很穷。金朝人开化本晚,所居的地方又瘠薄,又累代用兵不息,这也无怪其然。然而金朝人却因此养成一种坚苦尚武的性质。金朝兵强的证据,散见于各处的很多,要是一一列举起来,怕是很难穷尽。这就是女真崛起的主要原因。

然而从进了中原以后,他这种优点,就都失掉了。原来女真的兵制,是分为千夫长、百夫长,千夫长唤做“猛安”,百夫长唤做“谋克”。本来都是自己人。后来诸部族投降的,也都授以猛安谋克;汉人辽人也如此。这是因为本部族人少,不得不招徕他部族的缘故。到熙宗以后,又想把兵权都归诸本族。于是把辽人、汉人、渤海人承袭猛安谋克的,一概罢掉。南迁以后,又想用本族人来制驭汉人。于是把猛安谋克所统属的人户,搬到内地;括民田给他耕种。这种“猛安谋克户”所占的田,面积很广,纳税极轻;而且都是好田。然而他们的经济能力,很是薄弱的。得了这种好的家产,并不能勤恳治生。大抵是不自耕垦,尽行租给汉人。于是汉族长于殖产的好处,并没学到;本族耐苦善战的特质,倒先已失掉了。

金世宗是最想保存女真旧俗的。然而推翻海陵之后,也就定都于燕,不能还都上京。这大约因为当时的女真,都希望留居内地,不愿重还本土之故。大抵一个民族,总要往物质供给丰富的地方走的。众以难逆,金世宗虽有先见,却也无可如何。成吉思汗的伐金,上距海陵的南迁,凡五十八年。这时候的女真人,早已有名无实了。所以蒙古兵一到,就不免溃败决裂。公元1209年,成吉思汗伐夏,夏人请降。明年,遂伐金。先是金人于河套以北筑边墙,迤东北行,直抵女真旧地。汪古部所守的,就是这边墙的要隘。汪古部既归心蒙古,成吉思汗兵来,就导之入隘。于是蒙古士气倍壮。进攻西京,留守纥石烈执中弃城遁。蒙古破桓、抚二州。金独石思忠,完颜承裕,以兵四十万,拒战于会河堡,大败。蒙古兵遂入居庸关,逼京城。金卫卒力战,乃退。

公元1213年,卫绍王为纥石烈执中所弑,立宣宗。十月,成吉思汗自将伐金。至怀来,执中使术虎高琪拒战,大败。蒙古兵遂围中都。高琪出战,又败。怕执中要加罪,就把执中杀掉。成吉思汗命右军攻河东,左军徇辽西,自率中军南掠山东。所过之地,无不残破;河北遂不可守。明年正月,成吉思汗还军,屯燕城北。金人把卫绍王的女儿嫁给他,请和。蒙古兵才退出居庸。蒙古兵退后,宣宗因河北残破,迁都于汴。成吉思汗说既和而又迁都,是有猜疑之心。又进兵伐金,围中都。金朝遣兵往救,都给蒙古人杀败。明年五月,中都遂陷。中都陷后,倘使蒙古人以全力进取金人一定亡不旋踵。幸而有西征的事情,替他缓了一缓兵势。

公元1218年,成吉思汗拜木华黎为太师国一,经略太行以南,而自率众西征。从此到太宗南伐以前,金人仅得维持守势。金朝所受的致命伤,在于河北残破。唯河北残破故,得其地亦不可守,即无从努力于恢复。而南迁以后,尽把河北的兵,调到河南,财政大为竭蹶。于是不得不加赋以足军饷;滥发钞票,以济目前之急;经济界的情形,就弄得更为紊乱。又因怕出军饷故,想叫兵士种田;于是夺了百姓的田,去给兵士耕种;兵士未必能种,百姓倒因此失业了。于是河南山东,也弄得所在盗起。于是就想到用兵开宋,倘使侥幸胜了,不但可以复得岁币,而且还可以格外要求些经济上的利益。其结果是,就弄得和宋朝开了兵衅。又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和夏人也开起兵衅来。于是格外弄得兵连祸结,不能专力对付蒙古了。公元1223年,宣宗死了,哀宗即位。才南请和于宋,西乞盟于夏。公元1225年,和夏人以兄弟之国成和;而宋朝人到底不答应。隔不到几年,蒙古的兵也就来了。

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伐夏。这一年夏天,成吉思汗就死了。诸将遵汗遗命,等夏主安全出降,把他杀掉,然后发丧。公元1229年,蒙古太宗立。遵成吉思汗遗意,议伐金。这时候,金人尽弃河北,从潼关到邳州,立四行省,列兵二十万以守。公元1230年,太宗攻凤翔。明年,陷河中。拖雷硬行通过宋境,从汉中经襄阳而北。公元1232年,正月,太宗从白坡渡河,叫速不台围汴。拖雷也北行与会。金完颜哈达的兵,听得汴京被围,撤兵北上;和拖雷的兵,遇于钧州的三峰山。大战三日夜,金朝的兵,毕竟大败。幸而汴城守御甚坚,速不台连攻十六昼夜,还不能克。乃议和,蒙古退军河洛。

不多时,金朝的卫卒,杀掉蒙古使者三十余人,和议又绝。这时候的汴京,饥窘已甚。金哀宗出走河北,派兵攻卫州,不克。公元1233年,退到归德。蒙古速不台再进兵转汴。金西面元帅崔立以城降。蒙古尽执金太后、后妃等北去。金哀宗逃到蔡州。这时候,宋朝和蒙古,又起了夹攻之议。这一年十月里,宋朝的孟珙江海率师会蒙古的塔察尔围蔡。明年正月,城破。金哀宗传位于族子承麟,自行烧死。承麟也为乱兵所杀,金亡。

第四节 南宋的灭亡

金朝既亡之后,宋朝断无可以自立之理。因为这时候的蒙古,断没有不想向南方侵略,断没有不全并中国,就肯住手的。但是宋朝人的种种行为,也总不能辞“谋之不臧”之咎。宋宁宗从杀掉韩?胄之后,又任用了史弥远。宁宗无子,弥远就想援立皇太子,以自固其位。于是找到一个燕王德诏的九世孙与芮,先把他立做宁宗的兄弟沂惠靖王之后,再把他立为皇子,改名为?。谁想这位皇子,却和史弥远不对。弥远大惧。公元1224年,宁宗死了,弥远就矫诏立贵诚为帝,更名昀。是为理宗。封?为济王,出居湖州。湖州人潘壬,起兵奉?。?知事不成,把他讨斩。史弥远仍旧把他杀掉。理宗却感激史弥远拥立之恩,格外一心委任他。

理宗既立之后十年,联合蒙古,把金朝灭掉。鉴于北宋约金攻辽,而卒亡于金的覆辙,这一次的外交,总应该谨慎将事了。却是不度德、不量力,金朝方才灭亡,武人赵葵又创议收复三京。宰相郑清之,也附和他。于是派知庐州全子才攻汴,赵葵的偏将杨谊入洛阳。既得之而不能守,却反因此和蒙古开了兵衅。幸而这时候,蒙古人并没来专心对宋。公元1241年,蒙古太宗死了,定宗到公元1246年才立;立后三年而死;又三年而蒙古宪宗乃立(公元1251年)。宋朝人就得偷安了好几年。

公元1257年,蒙古宪宗大举入寇,破东川。明年二月,围合州。七月,蒙古宪宗卒于城下。据宋朝人说:蒙古宪宗,是受箭伤死的。于是蒙古的兵,解布北归。然而这一次,蒙古兵的入寇,本是分两道的。宪宗攻四川,宪宗的兄弟忽必烈(就是世祖),攻湖北。宪宗的兵虽退,忽必烈却渡江鄂州。又有兀良合台的兵,从交址北来,破静江等地,北行以与之会。长江中段的形势,紧急万分。宋朝这时候,史弥远已死了,理宗却又任用了一个贾似道。贾似道带着诸军去援鄂,一筹莫展。差人到忽必烈军中去求和,情愿称臣纳贡,划江为界。这时候,忽必烈也想争夺汗位,就利用这个机会退兵。贾似道却把这些话都隐瞒了,而以大捷闻于朝。明年,元世祖自立于开平(如今的多伦县,后来以为上都)。公元1264年,定都于燕。这一年,理宗也死了,度宗即位。

元世祖既和贾似道成了和议,就要派人来修好。贾似道却因讳和为胜,把他的使者,都囚了起来。于是蒙古和宋朝的兵衅,就终无法解免。而宋将刘整,又因和贾似道不协故,降元,劝元人并力以取襄阳。公元1268年,元人就把襄阳围了起来,宋人竟无法救援。守到公元1273年,守将吕文焕,也因忿极了,就投降了元朝。明年,度宗崩,恭宗立。元朝就派伯颜总帅诸军入寇。公元1275年,贾似道的大兵,溃于芜湖,元兵遂长驱入建康。公元1276年,宋朝诸关兵皆溃。谢太后使奉表称臣于元,不听。五月,遂和恭宗都北狩。

临安既陷,故相陈宜中,立恭宗的兄弟益王是于福州。九月,元兵从明州江西,两路进逼。陈宜中奉益王走惠州。元遂取福州。明年二月,元以北方有警,召诸将北还。宋人乘之,恢复广州、潮州。文天祥、张世杰,进取江西福建,旋败还,天祥被执。公元1278年,益王卒于?州(在如今广东吴川县海中),弟卫王?即位,迁于新会的崖山(在如今广东新会县海中)。明年,元张弘范来袭,陆秀夫奉帝蹈海死,张世杰也舟覆于海陵山(在如今广东海阳县),宋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