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下)

   第三章 蒙古的武功(下)

 

第三节 蒙古和朝鲜日本

成吉思汗的侵金,是从居庸关进兵。虽然也一掠辽西,并没认真经营,何况女真故地?于是契丹人耶律留哥,起兵隆安,掠取辽东之地,自立为辽王,定都咸平(如今奉天的开原县)。金朝的辽东宣抚使蒲鲜万奴,也据东京自立。公元1215年,耶律留哥入觐蒙古。蒲鲜万奴乘虚袭取咸平。留哥用蒙古兵还攻,万奴投降蒙古。后来转入女真故地,叛服金元之间。自号为东夏国。又有契丹遗族,名为喊舍,乘辽东之乱,起兵侵略。后来败入高丽。太宗派哈真去剿办,高丽以兵来会。于是蒙古高丽,约为兄弟之国。

公元1225年,蒙古使者札古与从高丽回来,道经鸭绿江,为盗所杀。蒙古说是高丽人杀掉的。公元1231年,派撒礼搭去伐高丽。高丽请和,蒙古许之。而置达鲁花赤七十人于其国。高丽的权臣崔?,把他尽数杀掉,而把国王搬到江华岛。于是二国兵衅复启。公元1232年,蒙古平蒲鲜万奴。高丽人洪福源,据着西京造反。兵败后,投降蒙古。又有赵晖、卓青等,以和州、永兴迤北,附于蒙古。于是??愈盛。到公元1241年,和议乃成。高丽从公元1198年之后,大权为崔氏所握。到蒙古征服高丽之后、崔氏的势力才除掉。然而蒙古势力,从此弥漫全国。时时把他的地方,设立行省。高丽历代的王,都尚元朝的公主;也同化于胡俗。国王的废立,和一切内政,无不受蒙古的干涉;几乎不成为国。到元朝和高丽王氏同时倾覆,朝鲜人才算恢复自由。

蒙古帝国是喜欢侵略的,所以朝鲜既平,又想招致日本。这件事,是发起于高丽人赵彝的。元世祖听了他,先叫高丽人去招致他,后来又自派赵良弼去,日本人不听。公元1275年,就派忻都带着蒙古汉兵和高丽兵一万五千人前去伐他。攻破对马岛,陷壹岐,掠肥前沿海诸郡邑。舍舟登岸,杀到如今津佐原、百道原、赤阪一带。再回兵上船。因箭已用尽,又大风起,船多触礁,乃还。公元1281年,又命忻都、范文虎带着十五万兵东征。忻都兵先到对马,进攻壹岐。到宗像洋,和文虎的兵会合。泊于能古、志贺二岛。元将多苦航海,心力不齐,不肯即行进攻,于是移泊鹰岛。忽然又见了飓风的兆头。文虎心怯,挑了坚固的船先走。诸将都弃军而归。十万多人,落在岛上,受日本人袭击,死得只剩两三万人,给日本人掳去。把南人留做奴隶,汉人、高丽人和蒙古人,全行杀掉。这一次,全军十五万人,回来的不到三万。范文虎所带江南兵十万,回来的只有三个人。世祖还要再举,以群臣多谏,又适用兵于安南,遂尔不果。

第四节 蒙古和南方诸国

蒙古对西南的经略,从宪宗时候起。宪宗即位,命皇帝忽必烈,南征大理。忽必烈从临洮西南行(临洮,如今甘肃的岷县)。经山谷中,二千余里。到金沙江,乘革囊以济。大破大理的兵,其王段兴智出降。忽必烈就进攻吐蕃,降其酋唆火脱。于是班师。留兀良哈台经略其地。兀良哈台尽服大理的属地和倮罗。就和后印度半岛诸国,发生关系。

安南地方,本来是中国的郡县,五代时候,才自立为一国。却是其南部的象林县,当后汉末年,就独立为一国,是为林邑(如今安南的广和城)。暹罗之地,古号扶南。其东南的柬埔寨,谓之真腊。唐太宗时,扶南为真腊所并。缅甸,则汉时谓之掸,唐时谓之骠,到宋时才谓之缅。兀良哈台既定云南,遣使招谕安南。安南太宗把他囚了起来。兀良哈怒。公元1253年,发兵攻安南,破其都城。太宗逃入海岛。蒙古兵以热不能堪,班师。公元1261年,再差人去招谕。安南圣宗乞三年一贡,许之。圣宗封为安南国王。公元1277年,圣宗的儿子仁宗立。元朝怪他不请命,征他入朝。仁宗不听,但遣叔父遗爱来朝。公元1281年,蒙古立遗爱为安南国王,想要用兵纳他。

先是蒙古差人到占城去,使者回来,说占城国王有内附之意。封为占城郡王。公元1282年,元朝以占城国王孛由补刺省吾,前曾遣使来朝,称臣内属,叫唆都就其地设立行省。而王子补的,掌握国权,负固不服。公元1283年,蒙古发兵从广东航海伐之,打破他在港口所立的木城,入其大州。而占城仍不服。公元1284年,命阿里海牙奉皇子脱允往讨。索性和安南挑衅,征他的兵粮。安南人答应输粮境上,而不肯助兵。蒙古人就向他假道。安南发兵来拒,蒙古兵击破之。公元1285年,转战到富良江。安南仁宗弃城而遁。蒙古兵入其都城,占城行省唆都亦来会。然而军疲粮尽,暑雨将作,疾疾发生,只得退还。为安南伏兵邀击,损失甚多。脱允仅而得免。公元1287年,再发大兵十万往代。安南仁宗又走入海。蒙古兵据了他的都城,并无施展。而从海道所运的粮,却给南安人邀击,又遭飓风,损失甚多,只得退兵,又为安南人所邀击。蒙古人到此,也无法可施,只得因安南人来谢罪,掩耳盗铃地罢兵。

对于缅国,也曾用过好两次兵。这时候的缅国,都城在忙乃甸(就是如今的蛮得勒)。公元1271年,元朝遣使招谕,缅国才内附。公元1277年,因缅国和金齿(在如今云南的保山县)构衅,云南行省,遣兵往伐。到江头,以天热还师。公元1283年,宗王相答吾儿等再率兵往征,攻破江头。明年,缅人遣使请和。公元1287年,缅王为其庶子所囚,并害其嫡子,云南王率诸军往征,到蒲甘。缅王奔白古,泛海到锡兰。元兵以粮尽而还。缅王还都,也遣使请降。公元1300年,又因缅王为其弟所弑,其子逃奔京师。诏立为王,遣兵往问罪,亦不克而还。

蒙古的用兵,对于后印度半岛,要算最为不利。这全是天时地利上的关系。大抵蒙古人的用兵,利于平原,而不利于山险;而南方的暑湿,尤非北人所堪;所以屡次失败。至其对于海上,则宋朝时候,要算三佛齐和中国往来最密。三佛齐之南,有?婆(如今的爪哇)。?婆的西北,海行十五日而至渤泥(如今的婆罗洲)。这都是如今的南洋群岛。又有南毗,在大海西南,从三佛齐风飘月余可至,则似乎在印度沿岸。又有注辇,其东南二千五百里,有悉兰地。悉兰地,就是如今的锡兰岛,则注辇一定在印度半岛的西岸。

元朝对于海外,世祖时,也曾几次遣使诏谕。其来朝的,共有十国。这许多国,因为《元史》并不载其道里、位置、风俗、物产和事迹,除马八儿和马兰丹(马六甲)、苏木都刺(苏门答腊),可以译音推求外,其余都无从强释为何地。至于用兵,则只有对爪哇,曾有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