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元朝的衰亡(上)

 

第一节 汗位继承的纷争

从成吉思称汗起,到世祖灭宋,不过八十年。蒙古几于统一亚洲大陆(只除前后两印度和阿拉伯三个半岛),而且包括欧洲的一部分。其中固然有许多原因,而1、这时候,中国的衰弱;2、西方大食的不振,称雄于西域的回族,又附从蒙古,实在是两个最大的原因。

蒙古是行封建制度的,而成吉思汗的四个儿子,分地尤大。就是:术赤,分得咸海、里海以北之地。窝阔台(太宗),分得叶密立河(如今新疆的额米尔河)一带的地方。察合台,分得昔浑河(锡尔河)一带。拖雷,分得和林旧地。这是成吉思汗打定西域以后分的。原来蒙古风俗,称幼子为“斡赤斤”,义谓“守灶”(就是承袭家产的意思),所以成吉思汗把和林旧业,传与拖雷。至于术赤所得的,是康里以西北诸部的旧地。太宗所得的,是乃蛮旧地。察合台所得的,是西辽旧地。

后来定宗宪宗两朝,两次戡定西域。其戡定西北一带,功在术赤的长子拔都;戡定西南一带,则功在拖雷的儿子旭烈兀。所以术赤的分地,是拔都之后为共主。花刺子模以南的地方,却归旭烈兀后人统辖。宋、金、夏、吐蕃、大量诸国的地方,和和林旧业,是归世祖直辖。

蒙古本部族的汗,是由各部族公推。所以成吉思汗死后,大汗的继承,也还得经这公推的手续。不过以当时的人的心思,所推举的,自然总是成吉思汗的儿子罢了。这种公举的手续,是由宗王、驸马、诸大将等,公开一大会决定的,谓之“忽烈而台”。什么人有被选举?自然并没有一定的规定;但是在事实上,一定要限于成吉思汗的子孙。再者,从事实上看起来,前任大汗的遗命,对于后任大汗的被举,却极有效力。蒙古太宗之立,是由成吉思汗的遗命,所以当时的忽烈而台,并无异议。太宗以后,忽烈而台,推戴了定宗。

定宗体弱多病,三年而殂。这时候,大汗的选举,自然不比部落寡弱的时候。于是定宗死后,太宗和拖雷的后人,就都希冀本房的人,当选为大汗。但是1、太宗后人,多不惬众望。2、而成吉思汗的把部兵分配给诸子时,拖雷以系“斡赤斤”故,所得独多,功臣宿将,大半是他的旧部。3、拖雷死后,宪宗和他的兄弟都年幼,一切事情,都是宪宗的母亲唆鲁禾贴尼主持。唆鲁禾帖尼,颇有才智,为部下所归向。4、宗王之中,最有威望的是拔都,也和唆鲁禾帖尼联络。所以拖雷后人的势力,远比太宗后人为大。

定宗死的明年(公元1249年),拔都召集忽烈而台于阿勒台匆刺兀(在如今新疆省精河县之南)。被召的人,说“会议非地”,大半不到。于是约明年春,再开会于客鲁涟,由唆鲁禾帖尼主议。太宗定宗和察合台的后人都不到(联结以抵抗拖雷后人),拔都到后,就创议推立宪宗。又明年(公元1251年),宪宗即位。太宗后人,就有反谋。于是宪宗杀掉定宗的可敦和用事大臣及失烈门的党羽七十人。太宗的旧部,都另委亲王统带。蒙古的内争,到此就不能弥缝了。

宪宗死后,这时候的忽烈而台,自然是无公理可说的。于是世祖就索性破坏法律,自立于开平。于是阿里不哥也自立于和林,给世祖打败,公元1265年乃降。而海都之变又起。海都是太宗的孙子,分地在海押立(在巴尔哈什湖东南)。以不得继承大汗,心常不平。不过兵柄为宪宗所夺,无法可想。阿里不哥和世祖争持时,海都是附于阿里不哥的。阿里不哥既降,海都仍“自擅于远”。后来得术赤察合台后王的援助,就公然和世祖对敌,北犯和林。太祖诸弟的后王乃颜等,又和他联合(公元1287年,为世祖破擒)。终世祖之世,常遣成宗和伯颜戍守漠北。成宗即位后,武宗代之。公元1301年,海都死,子察八儿立,和笃哇构衅,笃哇愿与成宗夹击。武宗立后,遣兵把察八儿打败。公元1301年,察八儿穷蹙,来降。积年的战争,虽算戡定,然而从海都称兵以来,蒙古大汗和术赤、察合台、旭烈兀的后王,关系就几于断绝,此后再也不能恢复。蒙古大帝国,实在就此解纽了。

世祖和海都、阿里不哥的竞争,虽幸而获胜;然从世祖以后,汗位继承的竞争,依然不绝。世祖是第一个立太子的,然而立了又是早死。世祖死后,诸王之中,也颇有觊觎汗位的。因为伯颜是“宿将重臣”,辅立成宗,所以不曾有事变。成宗末年寝疾,事多决于皇后伯岳吾氏。成宗死后,后欲立安西王阿难答,召之入都。然而这时候,武宗手握重兵,镇守北边,在实力上,实在不容轻视。于是和左丞相阿忽台合谋,想要断掉北道,然后拥立阿难答。右丞相哈喇哈孙,阳为赞成,而暗中遣人迎接武宗。又怕他路远,先遣使召他的亲兄弟仁宗于怀州。仁宗既入都,杀阿忽台,执阿难答和其党诸王明里帖木儿。武宗既至,就把二人杀掉并自立。武宗既立,以仁宗为太子。武宗死后,仁宗即位。要立明宗为太子,旋又听了宰相铁木迭儿的话,立了英宗,而出明宗于云南。仁宗崩,英宗立。

仁宗时,铁木迭儿有宠于太后(仁宗的母亲),既贪且虐,仁宗也拿他无可如何。英宗时,仁宗的太后死了,才把他罢斥。不多时,铁木迭儿也死了,英宗又追举其罪。其党御史大夫铁失惧,就结党密度弑帝,而迎立泰定帝。泰定帝既立,诛铁失及其党,泰定帝是死在上都的,子天顺帝,就在上都即位,年方九岁。武宗旧臣燕帖木儿,乃暗结死党,迫胁百官,署盟迎立武宗的儿子。于是一面遣人迎接明宗于漠北,一面又遣人迎接文宗于江陵。文宗先至,摄位以待明宗。燕帖木儿举兵陷上都,天顺帝不知所终。明宗即位和林,到漠南,文宗入见,明宗暴崩。于是文宗再即帝位。文宗弑史自立,事后不免天良发现。遗嘱皇后翁吉喇氏,必须立明宗的儿子。文宗死后,燕帖木儿要立文宗的儿子燕帖古思。皇后不可,遣使迎立宁宗,数日而卒。燕帖木儿又要立燕帖古思,皇后仍不答应,于是把顺帝迎接进京。燕帖木儿怕他即位后,追举明宗暴崩故事,迁延不肯立他。恰好燕帖木儿死了,顺帝才即位。

燕帖木儿的儿子唐其势谋反,伏诛。于是追举明宗暴崩之事,毁文宗庙。把燕帖古思也窜逐到高丽,燕帖古思死在路上。这种置君如弈棋,诚然是历代罕见的现象。其中要注意的,便是成宗、武宗,其先都戍守北边;成宗靠伯颜辅立,伯颜正是和成宗同戍北边的大将;明宗、文宗的立,还是武宗的辅臣推戴他;元朝的君位,始终只是靠兵力争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