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篇 近古史(下)

 第四章 元朝的衰亡(下) 

 

第二节 元朝的政治

蒙古人是始终并没懂得中国政治的,他看了中国,只是他的殖民地,只想剥削中国之人以自利。他始终并没脱离“部族思想”,其初是?削他部族,以自利其部族;到后来,做了中国的皇帝,他的政策,就变做剥削百姓,以奉皇室和特殊阶级了。他这时候的思想,非把中国人全数作为奴隶不可,他把人民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第二等是诸部族人,谓之色目;第三等是汉人;第四等是南人。权利义务,一切都不平等。

好大喜功之念,又是蒙古帝国所特有的。这是由于他脑筋里,完全没有“不尚武功”的思想。他虽入中国,脑筋里还是充塞了部族时代的“掠夺思想”。所以世祖灭宋之后,还要用兵于日本、南洋和后印度半岛;成宗时,又用兵于缅甸和八百媳妇。

对于宗教上的事情,就弄得更糟。喇嘛教的入蒙古,《元史》不载。据《蒙古源流考》,则其事还在世祖之前。但是大尊崇他,总是起于世祖时候的。《元史》说:这是世祖统治吐蕃的政策。元朝历代帝王,没一个不崇信喇嘛的。元朝的政治,混乱如此;他的赋役,本不宽平;中叶以后,再加以钞法的败坏,民困愈甚。顺帝以后,又加以各处的天灾,于是群雄并起,他在中原的宝位,就有些坐不住了。

第三节 元朝的灭亡

元顺帝是个荒淫无度的人,佞臣哈麻、雪雪等,就乘机引进西僧,教他以“房中之术”。于是百政俱废,而哈麻、雪雪等,却乘机弄权。一个乱源,就伏下了。他又娶了一个高丽微贱的女子奇氏,把她立为皇后。当元初时候,高丽人到元朝来当太监,颇有得法的。于是有一班人,争先恐后地“自宫以进”。奇皇后微时,曾经依靠一个人唤做朴不花的。到立为皇后之后,朴不花也跟着进宫来,做了奄人。于是第二个乱源,又伏下了。

公元1348年,台州人方国珍起兵,入海劫漕运。隔了三年,白莲教徒刘福通也起兵安丰,奉教主韩山童之子林儿为主。又有萧县李二上进心起兵徐州,罗田徐寿辉起兵蕲州,泰州张士诚起兵高邮,定远郭子兴起兵濠州。南方就成了四分五裂之势了。这时候,各行省征讨贼多无功。丞相脱脱,自请出兵。公元1352年,大破李二于徐州。公元1354年,围张士诚于高邮。脱脱与哈麻,原是一党,后来又有嫌隙。脱脱出兵之后,哈麻乘机谗脱脱于奇皇后,把他削夺官爵,窜死云南。于是朝廷征剿之势一松,革命军的势力就复盛。公元1357年,刘福通分兵为三:一军出晋冀,破太原,出雁门,以攻上都。一军出关中,陷兴元、巩昌,还攻凤翔。一军出山东,陷济南,北陷蓟州,以逼大都。福通自挟韩林儿陷汴梁,声势颇盛。徐寿辉攻破湖北江西,迁都汉阳。其将陈友谅,进取安庆、龙兴,把寿辉杀掉,自称汉帝。寿辉将明玉珍,因据重庆自立,其后遂割据四川。张士诚也据有浙西,徙居平江。长江流域,却全非元朝所有了。

明太祖既据集庆之后,先平陈友谅,次定张士诚,旋降方国珍,韩林儿则先已为张士诚所虏,于是自淮以南皆定。公元1367年,命徐达、常遇春,分道北伐。胡美定闽、广,杨?取广西。明年,太祖即位金陵。徐达、常遇春从开封、济南,合兵德州,北陷通州,顺帝逃到应昌。这时候,库库帖木儿,还据着山西,李思齐也据着凤翔。明太祖再遣兵进讨。库库走甘肃,思齐降。公元1370年,再命徐达攻库库,库库奔和林。李文忠出居庸关攻应昌。恰好顺帝死了,爱猷识里达腊也逃到和林。文忠获其子买的八刺和后妃官属而还。捷奏至,颁《平定朔漠诏》于天下。

这时候,还有一个明玉珍的儿子升,割据着四川。公元1371年,叫汤和、傅友德,把他灭掉。云南地方,还有个元朝的梁王把匝刺瓦尔密据着。公元1381年,也派傅友德、沐英、蓝玉,把他讨定。于是元朝的遗臣,只有一个纳哈出还出没辽东。公元1387年,命冯胜、蓝玉出兵征之,纳哈出降。就命蓝玉为大将,移军北征。这时候,库库帖木儿已死,爱猷识里达腊也死了(公元1377年),子脱古思帖木儿嗣。蓝玉袭破其众于捕鱼儿海,获其次子地保奴。脱古思帖木儿和长子保奴走和林,依丞相咬住,至土剌河,都为其下所弑。于是“总帅纷拿”,五传至坤帖木儿,都被弑。部帅鬼力赤自立,改称鞑靼可汗,蒙古大汗的统系,就此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