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篇 近世史(上)

   第一章 明朝的对外

  第一节 明朝的武功

      明太祖朱元璋对于民治,颇为留心,而猜忌特甚,诸功臣宿将,都坐谋反或株连诛死。所以一传之后,朝臣中已经没有什么知兵的人。太祖太子标,早卒,立其子允?为太孙。公元1398年,太祖崩,允?立,是为惠帝。用齐秦、黄子澄之谋,“以法绳诸侯”。燕王棣就举兵反。公元1402年,陷京城,惠帝不知所终。棣即位,是为成祖。改北平为顺天。公元1421年,迁都焉,而以应天为南京。

明朝当成祖时,国威最盛。曾北破蒙古、瓦刺,南并安南,又招致南洋诸国。从宣宗以后,就日即于陵替了。当太祖时候,颇注意于招徕四夷。成祖篡位,更疑心惠帝逃在海外,要派人去踪迹他,于是有郑和下西洋之举。公元1405年,郑和造了大船,带着海军三万七千人。多资金帛,从苏州的娄家港出海(如今的浏河口。当时江苏泛海,从此出口),经福建达占城,遂遍历南洋诸国。“不服者威之以兵”,于是诸国都纷纷朝贡。

第二节 瓦刺的强盛(略)

第三节 蒙古的再兴(略)

第四节 倭寇和丰臣秀吉

明朝和外国的交涉,还有一件“倭寇”,,和万历时救援朝鲜的事情,也得略叙一叙。日本自和元朝交兵后,就禁止国里的百姓,不准和中国交通。于是偷出海外,来做卖买的,都是些无赖的人,久之,遂流为海盗。元中叶后,日本分为南北朝。明初,南朝为北朝所并。其遗臣,有逃入海中的,也和海盗相合,于是其势渐盛,屡次剽掠中国和朝鲜的沿岸。然而这时候,其侵掠的主要地方,在于朝鲜,中国的受害,还不如朝鲜的深。日本统一之后,沿海诸国,都想靠海外互市,所以对中国朝鲜,贸易颇盛。从日本向中国,最近的海口,就是浙江。和日本商人做卖买的,都是些贵官势家。欠钱不不,弄得日本商人,流落海外,不能回国,就都变做海盗。沿海的人民,也有依附他的。

明初为防倭寇起见,沿海地方,本都设有卫所,备有战船。承平久了,“船敝伍虚”。临时募渔船征剿,毫无用处。于是倭寇纵横千里,如入无人之境。“浙东西,江南北”,沿海之地,无不被其侵扰。甚至溯江而上,直抵南京。明朝竟无如之何。直到公元1556年,胡宗宪总督浙江军务,捕诛奸民陈东平、徐海。明年,又诱诛盗魁汪直。倭寇失其耳目,势才渐衰。于是转掠闽广。到公元1563年,为总兵俞大猷、戚继光所讨平。然而沿海之地,已弄得凋敝不堪了。

倭寇之乱,只是一种盗贼的行为,原算不得日本国家的举动。却是隔不到三十年,日本的武人,又行起侵略政策来。中国明朝初,日本都是各据土地,子孙世袭,已成封建之势。足利氏初起时,要借将士之力,抵抗天皇,格外广行封建。而足利氏的将士,又各有其将士,又要分裂相争。日本的政权,就入于“陪臣之臣”之手,全国分裂。明世宗时,织田氏的将丰臣秀吉,起而征讨全国,战无不胜,诸侯无不慑服。然而秀吉念乱源终未尽绝,变想把这班人送到国外,开一次战争,就有了侵犯朝鲜的事情。

朝鲜的王室李氏,在高丽王氏时候,本是世代将家,太祖成桂,又以讨倭寇有名,因此取王氏而代之。开国之初,兵力亦颇强盛。李朝累世,皆极注意于文化,然武备实颇废弛。朝鲜近世的文化上,很受些宋学的益处;然而也沾染了宋朝人的习气,好立门户,事党争。从明朝中叶时候起,直到公元1910年亡国为止,党祸竟不曾能够消灭。公元1592年,日本丰臣秀吉派小西行长带兵二十万攻朝鲜。从釜山登岸,直逼京城。朝鲜仓猝遣兵御之,大败。明朝以宋应昌为经略,李如松为东征提督,率兵往援。如松战于平壤,大捷,尽复汉江以北之地。旋又轻进遇伏,大败于碧蹄馆。

这时候,朝鲜人全国流离,日本兵也没有粮饷;又平壤一战,晓得明后非朝鲜兵可比,士气颇为沮丧,于是退军庆尚南道。而明朝从碧蹄馆一败,也觉得用兵没有把握,于是抚议复起。及是,再差沈维敬前往。迁延到公元1596年,才派沈维敬去,封秀吉为日本国王。秀吉不受,反遣清正行长再发兵十四万去攻朝鲜。神宗大怒,下沈维敬于狱,以邢?为总督,发兵救朝鲜。?至,督诸军划汉江而守。相持到明年,丰田秀吉死了,日本兵才退回去。这一次,明朝调兵运饷,骚动全国,竟其没有善策。然而朝鲜人从此以后,深深感激中国。到后来,虽然受清朝的兵力压迫,始终心向着明朝。朝鲜终李朝一朝,始终没用清朝的年号,奉清朝的正朔。天下最可贵的是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