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三王时代(2)  

 

第三节 商朝的事实

商朝一代,可考见的事情,分述如下:

其一是伊尹放太甲。《史记》上说:(译文)商汤逝世之后,因为太子太丁未能即位而早亡,就立太丁弟外丙为帝,这就是外丙帝。外丙即位三年,逝世,立外丙的弟弟中壬为帝,这就是中壬帝。中壬即位四年,逝世,伊尹就拥立太丁之子太甲为帝。太甲,是成汤的嫡长孙,就是太甲帝。太甲元年,伊尹为谏训太甲,作了《伊训》、《肆命》、《徂后》。太甲帝临政三年之后,昏乱暴虐,违背了汤王的法度,败坏了德业,因此,伊尹把他流放到汤的葬地桐宫。此后的三年,伊尹代行政务,主持国事,朝会诸侯。太甲在桐宫住了三年,悔过自责,重新向善,于是伊尹又迎接他回到朝廷,把政权交还给他。

这件事,本来没有异说。商朝的“君位继承”,大概是“兄终弟及”,而所谓“弟”者,以“同母”为限。《史记》:“自中丁帝以来,废‘适’而更立‘诸弟子’(废除嫡长子继位制而拥立诸弟兄及诸弟兄的儿子),‘弟子’或争,相代立(这些人有时为取得王位而互相争斗)。”上文中,“废适”的“适”字,包括“弟”与“子”而言;和“诸弟子”的“诸”字一样。以次当立的母弟,唤做“适弟”;同母的弟兄,以次都立尽了,似乎应当回转来,立长兄的儿子。譬如,仲壬死了立太甲,沃丁死后立祖丁。

其二是殷朝的屡次迁都。据《史记》所记是:中丁帝迁都于?(一说今河南敖仓;二说在郑州荥泽县西南十七里,殷时敖地也)。后来河?甲定都于相(故殷城,在相州内黄县东南十三里),祖乙又迁至邢(邢近代本亦作耿,今河东皮氏县有耿乡)。盘庚即位时,殷朝已在黄河以北的奄地定都,盘庚渡过黄河,在黄河以南的亳(今偃师县)定都,又回到成汤的故居。因为自汤到盘庚,这已是第五次迁移了,一直没有固定国都,所以殷朝的民众一个个怨声载道,不愿再受迁移之苦。盘庚见此情况,就告谕诸侯大臣说:“从前先王成汤和你们的祖辈们一起平定天下,他们传下来的法度和准则应该遵循。如果我们舍弃这些而不努力推行,那怎么能成就德业呢?”这样,最后才渡过黄河,南迁到亳,修缮了成汤的故宫,遵行成汤的政令。

其三是殷朝的兴衰。据《史记》说是(译文):(太甲)太甲帝修养道德,诸侯都来归服,百姓也因此得以安宁。(雍己)殷朝的国势已经衰弱,有的诸侯就不来朝见了。(太戊)殷的国势再度兴盛,诸侯又来归服。(河?甲)殷朝国势再度衰弱。(祖乙)殷又兴盛起来。(阳甲)阳甲帝在位的时候,殷的国势衰弱了。自中丁帝以来,废除嫡长子继位制而拥立诸弟兄及诸弟兄的儿子,这些人有时为取得王位而互相争斗,造成了连续九代的混乱,因此,诸侯没有人再来朝见。(盘庚)殷朝的国势又一次兴盛起来。因为盘庚遵循了成汤的德政,诸侯也纷纷前来朝见了。(小辛)小辛在位时,殷又衰弱了。(武丁)武丁修行德政,全国上下都高兴,殷朝的国势又兴盛了。(帝甲)甲帝淫乱,殷朝再度衰落。(帝乙)乙帝即位时,殷朝更加衰落了。

大抵所谓兴衰,以诸侯之朝不朝为标准。其中中衰的原因,只有从中丁到阳甲,是由于内乱,可以考见,此外都无人稽考了。

第四节 商周的兴亡

周朝的先世,便是大家所知道的后稷。大抵如今的陕西,在古代是戎狄的根据地。所以周之先世,屡为所迫逐。公刘、古公,都是其中能自强的令主。古公之后,更得王季、文王两代相继,周朝的基业,就此光大起来了。文王(西伯昌)和纣的交涉,《史记》所记如下(译文):

崇侯虎向殷纣说西伯的坏话,他说:“西伯积累善行、美德,诸侯都归向他,这将对您不利呀!”于是纣帝就把西伯囚禁在?(yǒu,有)里。闳夭等人都为西伯担心,就设法找来有莘氏的美女,骊戎地区出产的红鬃白身、目如黄金的骏马,有熊国出产的三十六匹好马,还有其他一些珍奇宝物,通过殷的宠臣费仲献给纣王。纣见了这些非常高兴,说:“这些东西有了一件就可以释放西伯了,何况这么多呢!”于是赦免了西伯,还赐给他弓箭斧钺,让他有权征讨邻近的诸侯。西伯暗中做善事,诸侯都来请他裁决争端。当时,虞国人和芮(ruì,瑞)国人发生争执不能断决,就一块儿到周国来。进入周国境后,发现种田的人都互让田界,人们都有谦让长者的习惯。虞、芮两国发生争执的人,还没有见到西伯,就觉得惭愧了,都说:“我们所争的,正是人家周国人以为羞耻的,我们还找西伯干什么,只会自讨耻辱罢了。”于是各自返回,都把田地让出然后离去。诸侯听说了这件事,都说:“西伯恐怕就是那承受天命的君王。” 第二年,西伯征伐犬戎。下一年,征伐密须。又下年,打败了耆(qí,其)国。殷朝的祖伊听说了,非常害怕,把这些情况报告给纣帝。纣说:“我不是承奉天命的人吗?他这个人能干成什么!”次年,西伯征伐?。次年,征伐崇侯虎。营建了丰邑,从岐下迁都到丰。次年,西伯逝世,太子发登位,这就是武王。西伯在位大约五十年。诗人称颂西伯,说他断决虞、芮争执以后,诸侯们尊他为王,那一年就是他承受天命而称王的一年。后来过了九(十)年逝世,谥为文王。他曾改变了殷之律法制度,制定了新的历法。曾追尊古公为太王,公季为王季:那意思就是说,大概帝王的瑞兆是从太王时开始兴起的。

武王伐纣的事情,《史记》上所载如下(译文):武王受命第九年,在毕地祭祀文王。然后往东方去检阅部队,到达盟津。制做了文王的牌位,用车载着,供在中军帐中。武王自称太子发,宣称是奉文王之命前去讨伐,不敢自己擅自作主。这时候,诸侯们虽然未曾约定,却都会集到盟津,共有八百多个。诸侯都说:“纣可以讨伐了!”武王说:“你们不了解天命,现在还不可以。”于是率领军队回去了。过了两年,武王听说纣昏庸暴虐更加严重。于是武王向全体诸侯宣告说:“殷王罪恶深重,不可以不讨伐了!”于是遵循文王的遗旨,率领战车三百辆,勇士三千人,披甲战士四万五千人,东进伐纣。第十一年十二月戊午日,军队全部渡过盟津,诸侯都来会合。二月甲子日的黎明,武王一早就来到商郊牧野,举行誓师。前来会合的诸侯军队,共有战车四千辆,在牧野摆开了阵势。帝纣听说武王攻来了,也发兵七十万来抵抗武王。武王急驱战车冲进来,纣的士兵全部崩溃,背叛了殷纣。殷纣败逃,返回城中登上鹿台,穿上他的宝玉衣,投火自焚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