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明朝的灭亡

 

第一节 流寇和北都陷落

明朝的民穷财尽,是久矣的事情了。武宗时,江西、湖广、广东、四川,就盗贼蜂起。而山东盗刘六、刘七,剽掠畿南和山东、河南、湖广、江西、安徽等省,为患尤深。后来幸而削平。世宗时,北有俺答之寇盗,南有倭寇之侵扰,海内更弄得凋敝不堪,到处民愁盗起。张居正当国,盗贼总算衰息,神宗亲政以后,纲纪依旧废弛。至于田赋,则武宗正德九年,因建造乾清官故,始加征一百万。世宗嘉靖三十年,因边用故,又加江南、浙江赋一百二十万。清兵既起以后,万历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三年,共增赋五百二十万;崇祯三年,又加赋一百六十万两,共六百八十万,谓之辽饷。后来又加练饷剿饷,先后共加赋一千六百七十万。人民负担之重如此,而事情却没一件不是越弄越坏;明朝这个天下,自然是无从收拾了。

崇祯初年,陕西大饥,流寇始起。明朝命杨鸣鹤总制三边以剿之。公元1631年,陕西略定,流寇入山西。张献忠、高迎祥、李自成为之魁。朝廷乃改命曹文诏节制山陕。到公元1633年,山西几于肃清,而他们又流入河南湖广四川。命陈奇瑜总督诸军以讨之。明年,蹙流寇于车箱峡(在如今陕西的安康县),其势已如瓮中捉鳖了。而陈奇瑜信了他们假投降的话,把他们放了出来。他们出峡,就纵兵大掠。于是逮陈奇瑜治罪,代以洪承畴。流寇南窜,陷凤阳。旋又分道,迎祥自成从河南,献忠从湖北,共入关。乃命卢象升专办东南,洪承畴专办西北。公元1636年,迎祥为陕西巡抚孙传庭所擒,自成走甘肃,献忠也为卢象升所败,走湖北,又为左良玉所扼,伪降,其势颇衰。

而公元1638年,清兵又从墙子岭(在迁安县北)、青山口(在抚宁县北)分道入犯,陷近畿州县四十八。明年正月,南陷济南。诸将皆撤兵人援(卢象升战死),五月,张献忠就复叛于谷城。李白成亦走河南。献忠旋为左良玉所败,人川。自成亦走郧阳境。公元1640年,自成再攻河南。这时候,河南大饥,“民从之者如流水”,其势遂大盛。明年,陷河南府,东攻开封。陕西派兵往救,不胜。公元1643年,李白成陷潼关。孙传庭战死。自成遂陷西安,明年正月,在西安僭号。出兵陷太原。分军出真定,攻直隶,而自引兵从大同、宣府攻居庸关。守将迎降,自成遂攻城。三月,京城陷,毅宗吊死在煤山。

第二节  福唐桂三王的灭亡

这时候,明朝守山海关的是吴三桂。听得京城被围,带兵入援。到丰润.京城已经攻破了。李自成捉了吴三桂的父亲吴襄,叫他写信,招吴三桂来投降。三桂已经答应了。后来听得爱妾陈沅(亦作陈圆圆)被掠,大怒,走回山海关。李自成自己带着大兵去攻他,吴三桂就投降清朝。

毅宗殉国的前一年,清太宗也死了。世祖立,年方六岁。郑亲王济尔哈朗、睿亲王多尔衮,同摄国政。这时候,济尔哈朗方略地关外,听得吴三桂来降,忙疾驰到离关十里的地方,受了他的降,和吴三桂共击李自成,大破之。李自成挑到永平.清兵追入关.自成向西逃走,仍回到西安。五月,多尔衮入北京,十月,清世祖就迁都关内。

先是北京的失陷,明朝福王由崧、潞王常涝(毅宗的从父),都避难到南京。毅宗殉国以后,太子也杳无消息,于是“立亲”  “立贤”的问题起(立亲则当属福王,立贤则当属潞王)。当时史可法等(可法以兵部尚书,督兵勤王,在浦口),都主立潞王。而凤阳提督马士英,挟着兵威,把福王送到仪征。大家不敢和他争执,只得把福王立了。士英旋入阁办事,引用其党阮大铖。阮大铖是阉党(魏忠贤的党),为公论所不齿的,久已怀恨于心。于是当这干戈扰攘的时候,反又翻起党案来。朝廷之上,纷纷扰扰。而福王又昏愚无比,当这国亡家破的时候,还是修宫室,选淑女,传著名的戏子进去唱戏;军国大事,一概置诸不管;明朝的局势,就无可挽回了。

在清朝打破李自成之后,肃亲王豪格和都统叶臣,就已分兵攻下河南、山东和山西。世祖人关之后,又命英亲王阿济格,带着吴三桂、尚可喜,从大同边外攻榆延。豫亲王多铎和孔有德攻潼关。李自成从蓝田走武关。清兵人西安。阿济格一支兵,直把李自成追到湖北。自成在通城县,为乡民所杀。多铎一支兵,就移攻江南。

明朝这时候,上流靠着一个左良玉(驻武昌)做捍蔽;下流则史可法给马士英等挤出内阁,督师江北。可法分江北为四镇:命刘泽清驻淮北,以经理山东。高杰驻泅水,以经理开(开封)、归(归德)。刘良佐驻临淮(关名),以经理陈、杞。黄得功驻庐州,以经理光、固(光州、固始)。而诸将争权,互相仇视。可法把高杰移到瓜洲,得功移到仪征,然诸将到底不和。公元1645年三月,多铎陷归德,进攻泗州。可法进兵清江。高杰也进扎徐州,旋单骑到睢州总兵许定国营里。这时候,定国已和清朝通款,便把高杰杀掉,降清。高杰的兵大乱,可法忙自己跑去,抚定了他。而左良玉又因和马土英不协,发兵入清君侧。朝廷连催史可法人援。可法走到燕子矶,左良玉已病死路上,手下的兵,给黄得功打败了;可法又回到扬州,,则清兵已入盱眙。可法檄调诸镇来救,可没有一个人来的。可法力战七昼夜,扬州陷,可法死之。京口守兵亦溃。福王奔黄得功于芜湖。清兵人南京,遣兵追福王,黄得功中流矢,阵亡,王被擒。清兵入杭州而还(七月)。

于是兵部尚书张国维奉鲁王以海(太祖十四世孙)监国绍兴(六月)。礼部尚书黄道周,亦奉唐王聿键(太祖九世孙)称号于福州。清朝既据南京,旋下剃发之令,于是江南民兵四起,也有通表唐王的,也有近受鲁王节制的。然皆并无战斗之力,“旬日即败”。公元1646年,清命肃亲王豪格和吴三桂定川、陕,贝勒博洛攻闽、浙。豪格入四川,与张献忠战于西充。献忠中流矢阵亡。其党孙可望、李定国、白文选、刘文秀等,溃走川南。旋入贵州,清兵追到遵义,粮尽而还。博洛渡钱塘江,张国维败死。鲁王奔厦门。唐王初因何腾蛟招抚李自成的余党,分布湖南北;而杨廷麟也起兵江西,恢复吉安;要想由赣入湘,然为郑芝龙所制,不能如愿。到博洛攻破浙东,芝龙就暗中和他通款,尽撤诸关守备,清兵入福建。唐王从延平逃到汀州,被执,旋为清兵所杀。

唐王既死,大学土苏观生(唐王派他去招兵的),立其弟聿?于广州。兵部尚书瞿式耜等,亦奉桂王即位于肇庆。博洛派李成栋攻广东。十二月,破广州,聿?、观生皆自杀。成栋进陷肇庆,桂王走桂林。清朝又派降将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攻湖南。金声桓攻江西。吉安陷,廷麟殉节。何腾蛟退守全州。公元1648年,金声桓、李成栋,以江西、广东反正。何腾蛟乘机复湖南,川南川东亦内附,清大同守将姜?亦叛,于是桂王移驻肇庆,共有两广、云、贵、江西、湖南、四川七省之地。清朝就派吴三桂定川、陕,郑亲王济尔哈朗会孔有德等攻湖南。都统谭泰攻江西。金声桓、李成栋、何腾蛟都败死。公元1650年,清兵复陷广州。明年,孔有德陷全州,进攻桂林,瞿式耜也败死。桂王避居南宁,差人封孙可望为秦王,请他救援。于是孙可望派兵三千,保护桂王,驻跸安隆(如今广西的西隆县)。派刘文秀出叙州,攻重庆、成都。李定国攻全州、桂林。孔有德败死,吴三桂逃回汉中。于是明事又一转机。定国旋遇袭,失桂林,退保南宁。文秀进攻岳州,也大败于常德。然而清朝因为这一班人,都是百战之余,而云南、贵州,地势又非常险阻,于是派洪承畴居长沙,以守湖南;尚可喜驻肇庆,以守广东;李国英驻保宁,以守川北;其余的地力,暂时置之度外了。

而桂王又因孙可望跋扈,召李定国人卫。定国把桂王迎接到云南,和刘文秀合兵。公元1657年,孙可望攻之,大败。遂降清。洪承畴因请大举。公元1658年,承畴从湖南,三桂从四川,都统卓有泰从广西,三路出兵。九月,三路兵会于平越,合兵入滇。定国扼北盘河力战,不能敌。乃奉桂王居腾越,而伏精兵于高黎贡山(在腾越之东)。清兵从云南、大理、永昌,直追向腾越,到高黎贡山,遇伏,大败而还。于是李定国、白文选奉桂王人缅(刘文秀已死)。公元1661年,清兵十万出腾越,缅人执桂王付三桂。明年,为三桂所弑。明亡。

第三节 郑氏和三藩

然而这时候,东南还有个台湾郑氏,未曾平定。先是鲁王入海之后,石浦守将张名振奉之居舟山。时明遗臣张煌言,也起兵浙东。公元1649年,名振和煌言合兵攻吴淞,不克。而舟山反为清兵所袭取。乃同奉鲁王赴厦门,依郑成功。  郑成功是郑芝龙的儿子。芝龙原是海盗,受招降的。当唐王时代,暗中通款子清。成功力谏,不听。清兵人闽,芝龙迎降。成功退据厦门。练海陆兵,屡攻福建,清兵入滇的时候,郑成功也大举,从崇明入长江,以图牵制。破镇江,攻南京,清廷大震。旋为清总兵梁化凤所袭破,乃收军入海,克台湾而据之。务农,练兵,定法律,建学校,筑馆以招明之遗臣。渡海附之者如织。天南片土,依然保存着汉族的衣冠。

清朝的平定南方,所靠的,实在是明朝几个降将。其中金声桓、李成栋,皆先降而复叛。孑L有德封定南王,死后,国除。尚可喜封平南王,王广东。耿仲明封靖南王,死后,儿子继茂袭爵,王福建。继茂死,仍以其子精忠袭爵。吴三桂封平西王,王云南。三藩之中,三桂功最高,兵亦最强。——原来清朝也不过关东一个小部落,倘然没这班人替他效劳,要想完全吞灭中国,是做不到的。并吞中国,既然是借重这班人,到后来,自然成了尾大不掉之势。但是三藩之中,也只有吴三桂的兵,是真强的而且是身经百战,然而这时候,也有些暮气不振;耿、尚二藩,就更不必说了。而欲以西南一隅,摇动天下于既定之后,所以到底无成。

公元1673年。先是尚可喜因年老,把兵事都交给自己的儿子尚之信,后来就为其所制。这一年,尚可喜用谋土金光之计,上疏请归老辽东,想借此脱身。部议答应了他。吴三桂、耿精忠不自安,也上疏请“撤藩”,以觇朝意。当时朝臣都知道答应了他,一定要造反,没一个人敢做主,圣祖独断许了他。这一年十一月,三桂就举兵反。三叛旗既揭,贵州首先响应。明年,攻陷湖南。四川、广西和湖北的襄阳,亦均响应。公元1675年三月,耿精忠亦全据福建。于是三桂亲赴常、澧督战,派一支兵出江西,攻陷三十余城,以联络耿精忠;一支兵从四川出陕西。清朝的提督王辅臣,据宁夏叛应三桂。于是甘肃州县,亦多陷,声势颇振。

但是三桂想自出接应王辅臣,不曾来得及,而清兵反乘此攻破江西。耿精忠既为清兵所攻,又和郑成功的儿子郑经不睦,郑经也乘势攻击他,两面受敌,亦复降于清。公元1677年,尚之信又以苦三桂征饷,降清。于是三桂的兵势,又日蹙。乃以公元1678年八月,称帝于衡州,以图维系众心。不多时,三桂死了。诸将共立其孙世?,居于贵阳。吴三桂手下的将士,自然不是吴世?能驾驭的。其中又起了内讧。于是清兵从湖南、广西、四川,三路而进,连战皆克。公元1681年,人云南,世?自杀。先是清朝已杀掉尚之信,这时候,又杀掉耿精忠。三藩就全削平。福州、广州等处,都分置驻防。清朝的势力,此时就真能控驭全国了。

郑成功卒于公元1662年,子经立。耿精忠叛清的时候,郑经举兵攻他,取漳、泉和汀州、邵武。精忠降清之后,和清兵合力攻他。公元1677年,取得之地复失。公元1679年,郑氏将刘国轩复攻漳、泉。为清闽浙抚督姚启圣、水师提督万正色所败,并失金门、厦门。三藩平后,清朝颇无意用兵于台湾;拟照琉球之例,听其不剃发,不易衣冠,而为外臣。而姚启圣不可,提督施琅,原是郑氏的降将,尤其想灭掉郑氏,以为己功。公元1681年,郑经卒。侍卫冯锡范,构成功之妻董氏,杀掉他的长子克臧,而立其次子克?;事皆决于锡范,众心大离。公元1683年,施琅就入台湾,把郑氏灭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