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章  清朝的盛世(上)

  第一节 满洲内部特殊势力的消灭

清朝以区区一个小部落,居然能入主中原二百余年,远非元朝所及。这是什么原故?其中固然也有许多原因,而君主的能够总揽大权,也是其一端。原来未开化的部族,“天泽之分”,本不如久经进化之国之严。而一朝开创之初,宗族之中,又总是个个人都想觊觎非分的。倘使拥兵相争,始终不能得一个解决,那就祸乱相寻,没有安稳的日子了。元朝就是个适例,清朝却不是如此。

清太祖共有十六个儿子。其中唯长子褚英,在明万历中,犯罪被杀,此外都到太宗时还在,又有太祖的兄弟舒尔哈齐的儿子,都是身经百战,手握兵权的。其中最有权势的,是太祖的次子代善(大贝勒)、第五子莽尔古泰(三贝勒)、第八子太宗(四贝勒)和舒尔哈齐的儿子阿敏(二贝勒),并称为四贝勒。太祖死后,是四大贝勒,同受朝拜的。可想见满洲此时,并没一个共主。

天聪四年,太宗入关,取永平等四城,留阿敏守着。这四城在当时是无可守的。孙承宗来攻,阿敏弃城而归。太宗就乘机宣布他的罪状,把他幽禁。天聪六年,莽尔古泰死了,亦追举其罪状。于是四贝勒之中,除太宗外,只剩一个代善。代善是个武夫,太宗不甚忌他。莽尔古泰死的前一年,已经取消和太宗并坐之礼。可见这时候,太宗的权力,已渐渐地稳固了。太宗于诸王中,最亲信的,是太祖第九子多尔衮。太宗死后,多尔衮辅立世祖,年方六岁,多尔衮代摄国政。征伐之事,则归阿敏的兄弟济尔哈朗(郑亲王)。到人关后,多尔衮才夺去济尔哈朗的事权,而代以自己的兄弟豫亲王多铎。世祖入关之后,多尔衮的声势,是很为赫奕的。当时他的称号,是皇父摄政王。群臣章奏,都径用摄政王旨意批答。一切符信,也都收入府中。顺治七年十二月,摄政王死了,诏臣民都易服举哀,追尊为义皇帝,庙号成宗。明年二月,近侍苏克萨哈,发其生前罪状,济尔哈朗从而证成之,乃追夺尊号,并籍其家,诛其党谭泰等。

多尔衮死后,世祖就亲政。亦颇聪明,于治法多所厘定。公元1661年,世祖卒。子圣祖嗣,还只八岁,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同为辅弼大臣。鳌拜专权横恣,遏必隆亦附之,索尼不能禁,只有苏克萨哈,和他争持,为鳌拜所害。公元1669年,圣祖阴选力土,为布库之戏(角力之戏)。乘鳌拜入见,把他捉住,幽禁起来,而诛黜其党。从此圣祖就大权独揽了。

然而宗室诸王的特殊势力,还没有?除掉。圣祖共有二十三子,直郡王允提最长,而非嫡,嫡长子理密亲王允?,以公元1675年(康熙十四年)立为太子,诸王之中就大起阴谋。而允提和第八子允,运动尤力。诸王各有党羽。圣祖亲征噶尔丹时,太子留守京师,尝有贤名。其后忽“窥伺乘舆,状类狂易”。公元1708年(康熙四十七年),把他废掉,旋得允提令蒙古喇嘛用术厌魅状,乃复立允?为太子,把允?拘禁起来。而太子复位之后,狂易如故,旋又废掉幽禁。圣祖自此异常愤懑,不再说及立太子的问题。群臣有以为言的,都获罪。

公元1722年,圣祖死,世宗立。世宗之立,据他自己说,是他的母舅隆科多,面受圣祖遗命的。但据另一种传说则是圣祖弥留时,召隆科多入内,亲写“皇十四子”四字于其掌内。世宗撞见了,硬把“皇十四子”的“十”字拭掉。这话虽无确据,然观圣祖第十四子允?,当康熙末年,曾任抚远大将军,柄用隆重,则其说似非无因。世宗初立,以允?为廉亲王,和恰亲王允祥,同理国政,而安置允?于西宁。允?和允樱,仍有密谋。允?并用西洋人穆经远,另造新体字通信。公元1726年,乃把这两个人都拘禁起来。并改允?的名字为阿其那,允?的名字为塞思黑(满洲话,译言猪狗),屏之宗籍之外。不多时,两个人就都死了。而允饿(圣祖第十子)、允?,亦遭监禁。允?在西宁,是和年羹尧共事的,所以世宗也忌着羹尧。羹尧时兼督川陕。公元1725年,世宗把他调做杭州将军,旋即把他杀掉。还有一个岳钟琪,是年羹尧出征青海时,调他做参赞大臣的。也借口他征讨卫拉特,顿兵不进,逮到京城论死。高宗即位,才释放回里。隆科多是世宗即位之际,与闻密谋的。初时把他推崇得极为隆重,命群臣章奏,都要书写舅舅隆科多。年羹尧得罪时,世宗硬指他为徇庇,从此种种寻他的短处。公元1727年六月,也把他拘禁起来。从此以后,和诸王有关系的人,大略都尽了。

原来清初诸王的所以有权:一则因他们和内外诸臣交通,极为自由。二则清初的所谓八旗兵,有上三旗(正黄、镶黄、正白)、下五旗的区别。上三旗为禁卫军,亦称内府三旗。下五旗则为诸王的护卫。所以他们都是有兵权的。到世宗,才禁止宗藩和外官交通。又借口允擅杀军士,把诸王府的卫兵都撤掉。从此以后,他们就都无拳无勇,无甚可怕了。

大凡北族的灭亡,总是由于内溃。而其内溃,则总是由于宗室之中,相争不决的。这是自从匈奴以后,都是如此。本书篇幅有限,未能一一列举。读者请把匈奴、突厥、薛延陀等的事情,一加考校,自然见得。其互相争而能够终定于一的,就可以暂时支持。辽金两朝的初叶,就是其适例。清朝从太宗到世宗,累代相承,总算把骄横的宗室压服。其部族,就可以保得不至于内溃了。

第二节 清朝对待汉人的政策

至其对于汉人,却又是怎样呢?清太祖时候,排汉的思想,是很厉害的,当时得了汉人都拿来分给满人做奴隶。到太宗时才加以限制,把其余的汉民,另行编为民户。因为他们和满人同居,时时受满人的欺侮,就把他们分开,另选汉人治理。太祖最恶儒生,得到了都要杀掉。太宗则举行考试(天聪三年),考取的,还赏给布帛,减免差徭。这都是明知国力不足,不得不抚用汉人,所以政策随着改变的。但是到人关之后,还不免有野蛮的举动,其中扰害最甚的,就是籍没明朝公、侯、伯、驸马、皇亲的田以给旗民和禁隐匿满洲逃人两件事。因此破家致死的很多。其尤激起汉人反抗的,就是剃发之令。

按辫发之俗,由来很久。太宗天会七年,有“削发令”,不如式者死。但其施行之范围,唯限于官吏。蒙古则不然,无论为公人,为私人,皆一般强行辫发。则汉族人除掉辫发,实际还不过二百七十七年(洪武元年至顺治元年,公元1368年至公元1644牟)。如何又碰上满洲人,来强行起辫发令来呢?清兵的入北京,是五月初三。明日,即下剃发之令。到二十四日,又听民自由。江南既下之后,又下令强行起来。京畿之内,限十日,外省限文到之后十日,尽行开剃。倘有不遵,即行处死。于是江南民兵,蜂起反抗。其结果,就酿成嘉定屠城等惨剧。青朝初入北京之后,还承认明朝自立的。到既下江南之后,才断然有并吞中国的意思。所以辫发令即强行于此时。

    清朝这种行为,断无可以持久之理。汉人所以都为其所压服,全是吴三桂等一班军阀,为虎作伥。然而福、唐、桂三王灭亡之后,实权也还不全在满人手里。只要看当时吴三桂的用钱用兵,兵部户部,都不能节制。用人也不由吏部,另称西选。西选之官半天下,就可知道西南半壁,差不多完全不在北廷手中了,直到三藩平定之后,汉人才真为满人所压服。然而一味用高压政策,也是不行的。所以从圣祖以后,对于汉族,也颇取怀柔的手段。一面尊崇明太祖,封建其后,以减少汉族的反感。一面开博学鸿词科(康熙十七年),纂修巨籍,以网罗人才。一面表章程朱,尊崇理学,想唤起汉人尊君之心。一面又大兴文字之狱,焚毁许多书籍,以摧挫他们的气焰。 这种政策,是康、雍、乾三朝一贯的。他们想把这种刚柔并用的政策,压服汉族。——然则到底曾收多少效果呢?我敢说是丝毫的效果也不曾收到。请看下篇第四章第五节,自然明白。至于清朝所以能享国长久,还靠康雍两朝,政治总算清明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