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近世史(下)

   第一章  中西交涉的初期(上)

 

第一节  西人的东来

欧亚的交通,本来有好几条路:其一,从西伯利亚,越乌拉山脉,而至欧俄。其二,从蒙古高原,经俄领中央亚细亚,而至欧洲。其三,从印度经伊兰高原、小亚细亚,而入欧洲。其四,就是由地中海入黑海,出波斯湾,到印度洋的海路了。

商人,也有从西伯利亚南部到和林的。也有从天山南路到大都的。而海路的交通,亦极繁盛。黑海沿岸的君士但丁、克里米等,在当时,都是重要的商埠。却是土耳其兴后,欧亚两洲交通的枢纽,为其所握。从西方到东方,不得不别觅航路。而这时候,又适值西人航海事业勃兴之时,就酿成近世西力东渐的历史了。

西人的东航,共分两路:其一是绕过非洲的南端,到东洋来的,这便是葡萄牙。公元1500年(明孝宗弘治十三年),始辟商埠于印度的加尔各答和可陈。公元1510年(武宗正德五年),略取西海岸的卧亚。进略东海岸及锡兰,据摩鹿加、爪哇、麻六甲。公元1517年(正德十二年),就到广东来求互市。当时的官吏,虽然允许了他,还只在海船上做交易。到公元1563年(世宗嘉靖四十二年),才得租借澳门为根据地。其先寻得西半球,再折而东行的,便是西班牙。公元1492年(弘治五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公元1520年(正德十五年),麦哲伦环绕地球一周。公元1565年(嘉靖四十四年),始进据菲律宾群岛。建马尼刺于其地。当时中国的人民,前往通商的极多。

继葡、西而至的,是荷兰和英吉利。而其势力,反驾乎葡、西之上。荷兰人以公元1596年(神宗万历二十四年),航抵爪哇和苏门答腊。旋设立东印度公司。于好望角和麦哲伦海峡,都筑砦驻兵,在航线上,就颇有势力。公元1624年(熹宗天启四年),进据台湾。后来台湾为郑氏所夺,而荷兰又夺了葡萄牙的锡兰(公元1658年,清世祖顺治十五年)和西里伯(公元1660年,顺治十七年)。清圣祖灭郑氏时,荷兰曾发兵相助。因是得特许,通商广东。又日本人当时,因严禁传教故,连西洋人的通商,也一概拒绝。只有荷兰人,却向不传教,仍得往来长崎。于是东洋的贸易,几为荷兰人所垄断。

英吉利的航行印度,起于公元1579年(万历七年)。公元1600年(万历二十八年),创设东印度公司于伦敦。明年,航抵苏门答腊、爪哇、摩鹿加。渐次同荷兰、葡萄牙竞争。公元1613年,进抵日本的平户。公元1635年(崇祯八年),也到澳门来求互市。葡萄牙人不愿意他来,开炮打他。英吉利人也还击,把葡人炮台打毁。葡人才告诉中国官吏,许他出入澳门。然而英国在中国的贸易,毕竟为葡人所妨碍。其在日本的贸易,也为荷人所排斥。只有在印度,却逐步得势,凌驾其他诸国之上。

第二节  基督教初入中国的情形

基督教最初传到中国来的,是乃斯脱利安派( Nestorian)。唐人谓之景教,高宗曾准他于长安建立波斯寺(因为赍其经典而来的,是波斯人阿罗本),信徒颇多。武宗时,毁天下寺院,勒令僧尼还俗。景教也牵连被禁,从此就衰歇无闻(当时教徒,建有一块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唐后没于土中,到明末才出土,现在仍在长安)。元世祖时,意大利教士若望高未诺( MonteCorvino),受罗马教皇尼古拉斯第四的命令,从印度到中国来。得世祖的许可,在大都建立加特力宗的教堂四所。信教的亦颇不乏,但都是蒙古人,所以到元亡之后,便又中绝。

公元1580年(明神宗万历八年),利玛窦( Matteo Ricci)来到澳门,在肇庆从事传教。他深知道在中国传教,不是容易的事情;而又晓得一切实际的科学,是中国人所缺乏,颇想借此以为传教的手段。于是首先译述《几何原本》(还译述他种书籍)。当时的士大夫,颇有和他往还的。公元1599年,始入北京,以圣像和时表,献于神宗。交结朝臣颇多,很有佩服他学问的人,也间有信他教义的。公元1600年,利玛窦再入北京,贡献方物,就得神宗赐以住宅。明年,并准他建造天主堂。四五年之后,信徒就有了二百余人。李之藻、杨廷筠、徐光启等,热心研究西洋科学的人,都在其内。

公元1610年,利玛窦死了。南京一方面,反对的声浪大起。公元1616年,朝廷就下令禁止传教。把在京师的教士,都逐回澳门。后来和满洲开畔,需用铳炮,很为迫切。而这时候的大炮,尤卓著效力。教禁就得因此而解。公元1622年(熹宗天启二年),熹宗派人到澳门,命罗如望、阳玛诺等,制造铳炮。明年,并召用艾儒略、毕方济,不多时亦到北京。这的了。于是汤若望就受命,在所设四个历局的东局里,从事测验。公元1641年(崇祯十四年),新历成。公元1643年,八月,“诏西法果密,即改为大统历法,通行天下。未几国变,竟未施行”。多尔衮人关后,汤若望上书自陈。公元1645年(顺治二年),即用其法为时宪历。并令汤若望管理钦天监。教土在此时,可谓大得胜利了。

不道清世祖死后,而反动力又起。原来明朝的钦天监里,本有一班反对西法的人。只因测验得不及他准,无可如何。清初虽仍用汤若望,而这种反对的势力,还没消灭。世祖死后,就利用这朝局变动的机会,旧时钦天监里的人员杨光先,首先出头,攻击新法。并诬各省的教士,要谋为不轨。于是把汤若望等,都囚禁起来。各省教士,亦多被拘禁。教堂亦被破坏,即用杨光先为监正,复行旧法。学新法的监官,和同教士往来的官员,获罪的也不少。这实在是明末以来对于西教西学的一个大反动力。

然而在历法上,旧法不如新法的精密,是显而易见的,圣祖又是个留心历象的人。于是派员考察,知道杨光先等所说的话,都是诬妄。公元1669年,就革杨光先之职,再用南怀仁为监正。圣祖是个留心格物的人,深知西洋科学的长处。公元1689年之后,并且引用徐日升、张诚、白进、安多。叫他们日日轮班,进讲西学。遇有外交上的事务,也使这班人 效劳(参看下节)。又叫他们去测绘地图,名为《皇舆全览图》。中国向来的地图,都不记经纬线,粗略得不堪;有经纬线的,实在从这一部图起;而且各处的大城大镇,都经过实测,在比较上,是颇为精密的(从这一部图以后,中国还没有过大规模认真实测的地图)。。又因西洋算法的输入,而古代的“天元一术”,得以复明。这件事,在清朝的学术界上,也颇有影响。

教士的科学,虽然受一部分人的欢迎;然而他的教义,要根本上受中国人承认,是不容易的。所以不至惹起重大的反动,则因此时传教的方法,全和后来不同。不但这班教士,都改中国装,学中国话,通中国文字;连起居饮食,一切习惯,无不改得和中国人相同。而且从利玛窦传教以来,就并没禁人拜孔子,拜天,拜祖宗。他们的一种解释,说:  “中国的拜孔子,是尊崇他人格;拜天,是报答万物的起源;拜祖先,是亲爱的意思,都没有什么求福免祸的观念。”——所以和中国旧有的思想和习惯,觉得不大冲突。

但是从康熙中叶以后,传教的情形,就要生出一种新变化来了。原来印度的旧教徒,本是受葡萄牙人保护的。中国的传教事业,属于印度的一部分,自然也是受葡萄牙的保护。而法兰西盛强以后,想夺葡萄牙人的保护权,就自派教士到中国来传教。公元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到北京,于是葡萄牙人所专有的保护权,就被他破坏了。

后来别一派的教士,又上奏罗马教皇,说前此传教的人,容认中国拜祖宗……为破坏基督教之义。公元1704年(康熙四十三年),罗马教皇,派铎罗到北京来,干涉其事。铎罗知道此事不可造次,再三审虑之后,到公元1707年才用自己的名义,把罗马教皇的教书,摘要发表。命不从教皇命令的教士,即行退出中国。圣祖大怒,把铎罗捕送澳门,叫葡萄牙人把他监视。葡萄牙人,正可恶不受他保护的教士,受此委托,可谓得其所哉。把他监视得十分严密,铎罗就幽愤而死(公元1710年)。当把铎罗捕送澳门的时候,圣祖又同时下令:命教士不守利玛窦遗法的,一概出境。公元1717年,又命一切外人,不得留居内地。世宗即位之后,因教士有和诸王通谋的嫌疑(参看上篇第五章第一节),除在钦天监等处任职者外,亦均不准在内地居住。又改天主教堂为公所,禁止人民信教。从此到五口通商以前,形式上迄未解禁。但在乾隆时候,奉行得并不十分严厉。川楚教民起事后,当局对于“教”的观念,格外觉得它可怕可恶。公元1805年(嘉庆十年),御史蔡维钰,疏请严禁西洋人刻书传教。刚又碰着广东人士陈若望,代西洋人德天赐,递送书信地图到山西。被人发觉,下刑部严讯。德天赐监禁热河营房,陈若望和其余任职教会的汉人,都遣戍伊犁。教会中所刻汉文经卷三十一种,悉数销毁。从此以后,对于传教的禁止,就更形认真。其所以然,固由中国人的观念有变化;亦由公元1742年(乾隆七年)罗马教皇发表教书,对于不遵依1704年的教书的教士,都要处以破门之罚;于是在中国的教徒,都不得再拜祖宗,和中国人的思想,大为冲突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