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篇 近世史(下)

第一章  中西交涉的初期(下)  

 

第五节  五口通商

鸦片烟输入中国,是很早的。 《开宝本草》(宋太祖开宝时,命刘翰马士等所修)上头,就有它的名字了。但这时候,只是当做药用。吸食的风气,怕是起于明末的。公元1729年,便是清朝的雍正七年,已经有了禁令。但这时候,输入的数目还不多(大概是葡萄牙输入的)。公元1793年(乾隆五十八年),英国东印度公司,得了垄断中国贸易的特权;孟加拉又是鸦片烟产地,输入就日多一日。当公元1729年,每年不过二百箱左右;公元1821年(道光元年),增至四千箱;公元1828年,增至九千箱;公元1839年,又增至三万箱。

公元1838年(道光十八年),宣宗派林则徐为钦差大臣,驰往广东海口查办,并节制广东水师。明年二月,则徐逼英商缴出鸦片20,263箱(每箱一百二十斤,共约值银五六百万两),悉数在虎门焚毁。奏请定律,洋人运鸦片入口的,分别首从,处以斩绞。又布告各国,商船要具“夹带鸦片,船货充公,人即正法”的结,当时在广东,商务最盛的,是英、美、葡三国。葡、美都答应了,义律却不肯应允。则徐就又下令沿海州县,绝掉英人的供给,义律无法,托葡萄牙人出来转园,愿留“船货充公”四字,但求删“人即正法”一语,则徐仍不许。于是中国虽然许英商具了结,照旧通商,而义律却禁止英国的船,不准到广东去。一件交涉,依然搁在浅滩上。而这时候,偏又有几个英国的水兵,到香港去,把个中国人,名唤林维喜的打死。中国人要英人交出罪犯来。英人说:已经在船上审讯过,定了他监禁的罪了。两国又起出冲突来。十一月,就又停止英国人的贸易。

公元1840年二月,英国议院里,赞成了英政府用兵。调印度和喜望峰的兵一万五千人,叫加至义律统带前来。五月,以军舰十五只,汽船四艘,运送到澳门。广东发兵拒敌,把他的杉板船,烧掉两只。义律转攻厦门,又寇浙江。六月,把定海打破。这时候,各疆臣怕负责任,都怪着林则徐,相与造作谣言,说广东的事情,弄得决裂,其中是别有原因的。朝旨也就中变,派两江总督伊里布到浙江去视师,并且访问“致寇之由”。又谕沿海督抚:“洋船偿或投书,可即收受驰奏。”义律来时,本带着英国宰相巴马斯给中国首相的书函,其中所要求的是:(一)赔偿英国货价。(二)开广州、厦门、福州、定海、上海五口通商。(三)中英交际的礼仪,一切平等。(四)赔偿英国兵费。(五)不因英船夹带鸦片,累及居留英商。(六)尽裁华商经手浮费。

叫他战胜之后,即行投递。义律攻破定海,就把这封信送到宁波府衙门里。宁波府说:要送到北洋,才有人能收受呢。于是义律径赴天津。把这封信送交直隶总督琦善。琦善奏闻,朝廷说:这件事,是在广东闹出来的,仍得在广东解决。叫义律回广东去守候。于是革林则徐两广总督之职,用琦善署理。义律也回到舟山,和伊里布定休战之约。十月,琦善到广州。他不合把林则徐所设的守备,尽行裁撤。谈判既开,琦善答应赔偿英国烟价六百万元,义律又要求割让香港,琦善不敢答应。十二月,义律进兵,陷沙角、大角两炮台。琦善不得已,烟价之外,又许开放广州,割让香港。于二十八日,签定草约(公元1814年1月20日)。

而朝廷闻英人进兵,大谓不然。公元1841年,正月,以奕山为靖逆将军,杨芳、隆文为参赞大臣,前赴广东。江督裕谦为钦差大臣,赴浙江视师(伊里布回江督本任)。二月,英人陷横当、虎门各炮台,水师提督关天培战死。原有的大炮三百多尊,林则徐所买西洋炮二百多尊,尽落敌人之手。三月,奕山到广东。四月初一,发兵夜袭英人,不克。明日,英兵再进攻。至初五日,城西北两面炮台,尽为英人所占。全城形势,已在敌军掌握之中。奕山不得已,再定休战条约。于烟价外,先偿英人军费六百万元,尽五日之内交付。将军带着所有的兵,都退到离城六十里的地方驻扎。

而英国一方面,也怪义律的草约,定得忒吃亏。说赔偿烟价,既已不够;“商欠”军费,更无着落。英国人住居中国,也无确实的安全保证,于是召还义律,代以璞鼎查。七月,攻陷厦门。八月,攻舟山。总兵王锡朋、郑国鸿、葛云飞,同时殉难。裕谦时守镇海,提督余步云守甬江口,英兵登陆,余步云逃走,裕谦兵溃自杀。九月,朝廷以奕经为扬威将军,进兵浙江。恰良为钦差大臣,驻扎福建。牛鉴为两江总督。公元1842年,正月,奕经攻宁波、镇海、定海,皆不克。三月,英撤宁波、镇海的兵,进迫乍浦。四月,乍浦失守。五月,英兵陷吴淞,提督陈化成战死。英人连陷宝山、上海。六月,陷镇江。七月,逼江宁。朝廷不得已,以耆英、伊里布、牛鉴为全权大臣,赴江宁同英人议和。七月二十四日(公元1842年8月29日)和议;。是为《南京条约》。其中重要的条款是:

(一)赔偿英国军费六百万元,商欠三百万,鸦片价六百万。(二)开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五处为通商口岸,英国得派领事驻扎。英商得自由携眷居住。(三)割让香港。(四)中英交际,一切仪式,彼此平等。于是《中美条约》  (公元1844年六月)、  《中法条约》(同上年九月),相继而成,中国在外交上,就全然另换一番新局面了。

五口通商一役,种种的经过,都是不谙外情当然的结果,无足深论,所可惜的,当时别种方面,虽然屈从英国人,禁烟一事,仍旧可以提出的。——当义律到天津投书的时候,津海道陆建瀛,就主张把禁烟一层,先和他谈判。而当时议约诸人,于此竟一字不提。倒像英国的战争,专为强销鸦片而来;中国既然战败,就不得不承认他贩卖鸦片似的。于是中国对于鸦片,既无弛禁的明文;而实际上反任英人任意运销,变做无税的物品。直到公元1859年(咸丰九年),  《天津条约》订结之后,才掩耳盗铃地,把它改个名目,唤作洋药,征收关税。

第六节  英法兵攻破京城和东北的割地

五口通商之后,四口都已建有领事馆。唯广东人自起团练,依旧不准英国领事进城。这时候,两广总督是耆英。知道广东的民气,不是好惹的,而英国人又是无可商量的。于是一面敷衍英国领事,请他暂缓入城,一面运动内用,以为脱身之计。公元1 847年,耆英去职。徐广缙为两广总督,叶名琛为广东巡抚。这两个,都是“虚骄自用”的。公元1849年,英领事乘坐兵舰,闯入广东内河。广东练勇,同时聚集两岸,有好几万人,呼声震天,英国人倒也吃了一惊。徐广缙就乘此机会,和他商议,同英国的香港总督另订了几条《广东通商专约》,把人城一事,暂缓置议,载入约中。就把这件事张皇人奏。宣宗大悦,于是徐广缙、叶名琛,扬扬得意,自以为外交能手,朝廷也倚重他,算外交能手了。

公元1852年(文宗咸丰二年),徐广缙去职,叶名琛代为总督。公元1856年九月,有一只船,名唤亚罗的(这一只船,本是中国人所有,船主也是中国人。但曾在英国登记,而这时候,登记的期限,又已满了),载着几个海盗,停泊广东。中国水兵,上去搜捕,把英国的国旗毁掉。领事巴夏礼大怒,就发哀的美敦书给叶名琛,叶名琛置诸不理,却又毫无防备。巴夏礼就发兵攻陷省城。然而巴夏礼并未得到他政府的许可,这件事究竟是不合的,所以旋即退去。而广东人民群情激动,把英、法、美的商馆,尽行烧掉。巴夏礼就报告本国政府请战。第一次在议会里,没有通过。巴马斯把议会解散,第二次,主战论就占胜了。刚刚这时候,广西地方,又杀掉两个法国教士。法皇拿破仑三世,也是个野心勃勃的,就和英国人联合,派兵前来。公元1857年,十一月,把广州打破,叶名琛掳去(后来死在印度)。从此以后,广州就为英法两国所占,直到公元1860年和议成后才交还。

这时候,俄、美两国也想改订通商条约。于是四国各派使臣,致书中国首相,托两广总督何桂清转达。中国这时候的政府,有一个观念,便是什么事情都不愿意中央同外人直接,都要推给疆吏去办。一这个虽有别种原因,还是掩耳盗铃,遮盖面子的意思,居其多数。因为这时候,实力不足,同外国人交涉,明知没有什么便宜,推诿给疆吏,面子上觉得好看些。一于是说俄国的事情,要和黑龙江将军商办,英、法、美三国的事情,交给广东总督办理。偏又外国人不满意和中国的疆吏交涉,四国使臣,仍旧联翩北上。公元1858年,二月,到了天津。朝廷没法,只得派直隶总督恒福和他开议。却又没派恒福做全权,遇事总要奏请,自然不免迟滞。英、法两国,也有些有意寻衅。四月,就攻陷大沽炮台。朝廷没奈何,再派大学士桂良、沙花纳做全权大臣,到天津开议。英、法两国,各定了新约。;

《法约》开琼州、潮州、台湾、淡水、登州、江宁六口。一江宁俟洪杨平后,实行开放。天主教徒,得自由入内地传教。其军费、商亏之数,各较英国减半。而(三)(四)(五)(六)四款,则与《英约》大致相同。并且订明将来中国若把更优的权利许与别国时,法国得一体享受。于是于沿海之外,开放及于内河。而且“领事裁判权”  “协定税率”  “最惠国条例”,都从此而开其端。这一次条约的损失,真是巨大而可惊了。

草约既定,言明一年之后,到天津来交换。朝廷鉴于这一次的事情,就命僧格林沁在大沽口设防。公元1859年五月,英法两使,走到大沽。僧格林沁叫他改走北塘。英法两使不听,乘兵船硬行闯入。僧格林沁便命炮台发炮。把英国的兵船,打坏四只。英、法两国上岸的兵士,非杀死,即被擒。两使狼狈,逃到上海。朝议以为经过这一次;英法两国,一定要易于就范些了,就下了一道上谕,说:  “该夷狂悖无礼,此次痛加剿杀,应知中国兵威,未可轻犯。”把去年的约废了,叫他派人到上海来重议。公元1 860年,六月,英法兵在北塘登岸,攻大沽炮台后路。大沽炮台失陷了。僧格林沁退守通州。英法兵进攻天津。朝廷又命大学士桂良、直督恒福,前往议和。(一)于八年条约之外,又开天津为商港。二)偿两国的军费,改为八百万两。(三)英法两使,各带随从数十人,入京换约。

清廷靠着僧格林沁的大兵,还在张家湾,不肯批准。英法兵就进逼北京。清廷再派怡亲王载垣前往议和。于是巴夏礼到通州去会议。到第二次会议的时候,有人对载垣说:  “英使衷甲将袭我。”载垣大惧,忙去告诉僧格林沁。僧格林沁便发兵把巴夏礼捕获,拘禁起来。英法遂进兵,战于张家湾,僧军大败。副都统胜保,从河南来,  “红顶花翎,骋而督战”。给英法兵注目了,一枪打下马来,兵亦大溃。

清廷罢载垣,改派恭亲王奕?,命以全权与英法议和。八月初八日,文宗逃往热河。二十二日,法兵占据圆明园。-明日,英兵续至。这时候,奕?已将巴夏礼放还。英法致书奕?,说二十九日不开门,就要炮击京城。奕?不得已,如期开门,把他们迎入。而与巴夏礼同时监禁的人,又瘐毙了十几个。英人大怒,一把火,把圆明园烧掉。奕?胆小如鼠,不敢出来。还靠俄公使居间,力保英法两国人,决不给他吃眼前亏,奕?才出来了。九月,十一日,和英法议定条约。除承认《天津条约》外,又开天津做通商港(英法同),改赔款为八百万两(英法同),把九龙半岛割给英国。《法约》中又准教士在各省租买田地,建造房屋。

当尼布楚定约时,俄人还并不深知道东方的情形(当时把库页当做半岛,黑龙江虽有口子,也不能航海的)。直到公元1847年,俄皇尼古拉一世,派木喇福岳福做东部西伯利亚总督,才锐意经略,他的朋友聂念尔斯可,同时做贝加尔号船长,又锐意在沿海一带探险。于是建尼科来伊佛斯克于黑龙江口。公元1858年,俄人派布哈丁到天津,同中国订结条约。同时又派木喇福岳福到爱珲,和黑龙江将军奕山订约。木喇福岳福要求以黑龙江为两国之境,奕山不允。木喇福岳福持之甚坚,且以开战相恫吓。奕山遂为所慑,把黑龙江以北送掉。到恭亲王同英法议和的时候,俄使伊格那替业幅为之居间调停,借此自以为功,又要求中国改订条约。于是这一年十二月里的《北京条约》,就又把乌苏里江以东的地方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