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篇 近世史(下)

   第三章藩属的丧失(上)

 

第一节  英俄的亚洲侵略和伊犁交涉

历史上的匈奴、蒙古,都是从亚洲西北部。侵入欧洲的。却从俄罗斯兴起,而亚洲西北部,反受其侵略。历史上的印度,是常受西亚高原侵略的。却从英吉利侵入印度,而西亚高原,亦反受其侵略。而且英人的东侵从海,俄人的东侵从陆,本来是各不相谋的。乃英人从印度西北出,俄人从两海之间东南下,而印度固斯山一带,就做了两国势力的交点。这也可谓极历史上的奇观了。当英人侵入印度,俄人侵入两海之间的时候,也正是清朝平定天山南北路和征服西藏之时。三国的势力,恰成一三角式的样子。乃英俄两国的势力步步扩充,而清朝的实力,则实在不能越葱岭一步,就弄成后来日蹙百里的局面了。

俄人的侵略中亚,起于道光时。这时候,哈萨克、布鲁特,都已折而入于俄。俄国就和基华、敖罕接壤。哈萨克等,本游牧部落,时时侵入基华、浩罕境内,俄人借此与二国时起交涉。而俄商道经二国的,又时时被掠,遂至时开兵衅。至公元1873年(同治十二年),布哈尔、基华,皆变为俄之保护国。俄人以其地置土耳其斯单、萨喀斯比斯克二省。浩罕则于公元1876年(光绪二年),为俄所灭,俄人以其地置费尔干省。

因这许多国,先后灭亡,新疆的形势,遂成赤露。先是乾隆年间,俄人曾自到喀什噶尔贸易。公元1758年,高宗下令驱逐。公元1850年(道光三十年),俄人又要求开放喀什噶尔,清廷不许。明年(咸丰元年),伊犁将军奕山,和俄人订结条约,许其在伊犁和塔尔巴哈台,试行贸易。咸丰十年的《北京条约》,又许喀什噶尔,亦援照伊犁塔城的例。妥得?乱后,俄人借守御为名,占据了伊犁(当时俄人以为中国一定无力平定天山南北路的,谁知道中国竞平定了)。向他索回,他便要索还保守的费。朝廷派崇厚去议。公元1879年(光绪五年),议定草约。许赔偿俄国人五百万卢布的款子,准俄人在嘉峪关、吐鲁番设立领事。天山南北路,都准俄人无税通商。还要在张家口设立行栈,准俄人从张家口到天津,从天津到其余各通商口岸,贩卖货物。而还中国的,不过伊犁—空城,四面险要,尽行占去。朝论大哗,朝廷乃革崇厚的职,派曾纪泽去重议。磋商了多时,才加赔款四百万卢布,把伊犁附近的地方,多争回了些。然而肃州、土鲁番,都准俄国人设立领事。天山南北路,也准俄国人无税通商。俄人势力的扩大,也就可惊了。清朝到这时候,也知道西北的形势紧急了。公元1 884年,就把新疆改为行省。

第二节  安南和缅甸、暹罗的丧失

先是旧阮灭亡的时候,嘉隆王阮福映,遁居海岛。旋又逃入暹罗,由法教士百多禄悲柔介绍,求援于法。乘新阮之衰,夺取顺化。公元1802年(嘉庆七年),遂灭新阮,统一安南。请封于清朝,公元1804年,封为越南国王。嘉隆王以公元1820年卒,明命、绍治、嗣德三世,皆和法人不睦,屡次虐杀法教士。公元1859年,法人以兵占西贡,公元1862年(同治元年),越人割下交址六州以和(边和、嘉定、定祥、永隆、安江、和仙)。太平军败后,其余党遁入越南。分为黄旗军和黑旗军,黑旗军以刘永福为首领,尤强。新阮复国之后,即以顺化为首都。对于东京一方面,实力不甚充足,永福就据了红河上流,买马招兵,屯粮积草,一面招人开垦,几年之间,居然开辟了六七百里的地方。越南派兵去攻他,总不得利,就只得和他讲和。

这时候,云南回事方炽,提督马如龙,忽然想到托一个法国商人久辟酉,运输粮械。发了护照给他,许他通航红河,这件事,本是妨害越南主权的。久辟酉既得护照,就不顾越南人的阻止,一味强硬通行,越南人无法,只得去和法国所派的西贡总督交涉。公元1874年,西贡总督乃命久辟酉退出,而乘机逼越人订约。  (一)声明越南为独立自主之国。  (二)且许法人以航行红河之权,以为报酬。然越南人从同法国订约之后,依旧到清朝来朝贡。而且东京一方面,实在是越南人权力所不及(全在黑旗军手里)。而越南人虽为法国兵力所迫,,心上仍存一排外的念头,很想联合黑旗军,击退法人,以致红河仍旧不能通航。公元1882年,法国就发兵占据河内。刚刚这时候,嗣德王又死了。大臣阮其祥,连废了佚国、瑞国二公,而立建福王。法人乘机,以兵逼顺化。明年,立条约二十八条,以越南为保护国。

清朝非但不承认越南为法国的保护国,而且并没承认越南为独立国。于一面派兵出镇南关,帮助黑旗军,驱逐法人。一面由驻法公使曾纪泽,对法国提出抗议,要求其撤退东京方面的兵。而法国也强硬答复,申言若在东京遇见中国兵,开战的责任,须由中国负之。公元1884年(光绪十年),三月,中法兵在东京方面,发生冲突。法军占领北宁,我兵退守红河上流。这时候,曾纪泽主张强硬对付,而在总署里的李鸿章,殊不欲多事。乃在天津和法国订结条约,承认越南归法保护。且撤退中国的兵,驻扎谅山的兵,还没得到撤退的消息,法国倒要来收管谅山了。两军又起冲突,法军大败,死伤颇多。就要求中国人赠偿损失一千万镑,中国也不答应,于是战端再开。法提督孤拔,以海军攻台湾。刘铭传扼守基隆,法军不能克,乃转攻福建。把中国的兵船,打沉了十二只。又将福州船厂轰毁,然孤拔旋病死。而陆军攻击镇南关的,又大为冯子材所败,子材直追到谅山。法军屡战不利。公元1885年,乃再和中国订结条约。法允不索赔款,而中国承认法越所订一切条约。越南的宗主权,就此断送掉了。

缅甸的西界,是阿萨密和阿剌干,再西,就是英领的孟加拉了。公元1781年(乾隆四十六年),缅酋孟驳卒,子孟云嗣,吞并阿刺干之地。阿刺干人谋独立,缅人攻之,侵入孟加拉,才和英国人龃龉。后来阿萨密内乱,求援于缅,孟云借赴援为名,占据其地。阿萨密又求救于英。公元1824年(道光四年),英缅开战。缅人大败,割阿萨密、阿拉干、地那悉林以和。嗣立数主,皆和英人不睦,屡次虐杀英商民。公元1852年(咸丰二年),英缅再开战,缅人大败。英人占据白古,乃总名前后所得地为英吉利缅甸,以属印度。缅人失了南出的海口,伊洛瓦底江两岸,贸易大减;国用日蹙,屡谋恢复,公元1885年,为英人所灭。

后印度半岛三国中,只有暹罗,最为开通。公元1851年(咸丰元年),自进而与英、法、美订约通商,且务输入西方的文化。英国既灭缅甸,想占据湄公河上流,以通云南。法国也借口湄公河以东之地,曾属安南,要求暹罗割让。暹罗人不肯。法国就进兵河上,逐其守兵。又封锁湄南河口,进逼其都城曼谷。公元1893年(光绪十九年),暹人乃割湄公河左岸地,及河中诸岛属法,并允右岸二十五千米以内,及拔但邦、安哥尔两州,不置戍兵。英人怕法人势力太盛,和法人协商,以湄公河为两国界限。湄南河流域为中立之地。萨尔温江以东,马来半岛诸部,为英势力范围。拔但邦、安哥尔、赖脱诸州,为法势力范围。后来又订约,以湄南河为两国势力范围的界限。

藩属既然尽失,自然要剥床及肤了。原来英法的窥伺西南,也由来已久。公元1873年,英使再三要求,许英人派员入藏探险。中国不得已,答应了他。公元1 875年,英国就派员从上海经长江,走云南入西藏。到腾越,为土人所杀。于是公元1876年,李鸿章和英使在芝罘订结条约,除开宜昌、芜湖、温州、北海、重庆诸口岸外,仍准英人派员入藏。到中法战后,中国和法国,订结条约。许在劳开以上,开通商口岸两处。并允南数省筑造铁路,必须聘用法人。公元1887年,总署和法公使订立界约五条、商约十条,开了龙州、蒙自、蛮耗三处,并允中国关于南部及正南部,不论和哪一国订立条约,法人均得利益均沾。英并缅甸之后,中国承认了;并许派员会勘滇缅边界,另订边境通商专约;而乘机要求英人取消派员入藏。英人也答应了。

到公元1894年,驻英公使薛福成,和英外部订立《滇缅界约》和《通商条约》,允许英人在蛮允,中国人在仰光,各设领事。孟连、江洪两处,中国允不割让他国;而英人许中国人在伊洛瓦谛江,自由航行。谁知公元1895年,奕?和法公使订立《中法界约》和《通商续约》,竞轻轻地把江洪割给法国了。并以河口换蛮耗,而加开思茅。云南、两广开矿,矿师必聘法人。越南铁道,得延长至中国境内。于是英人责中国背约。公元1897年,又和中国订立条约。以腾越或顺宁代蛮允。于思茅得设领事,并许在云南境内,筑造铁路,和缅甸的铁路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