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四章 三王时代(3)

 

以上所述,是武王伐纣的事实,然而周朝的功业,实在是到成王时候才大定的。《史记》上又说(译文):武王因为殷地刚刚平定,还没有安定下来,就命令他的弟弟管叔鲜、蔡叔度辅佐禄父治理殷国。然后才撤兵回西方去。武王战胜殷朝之后二年,武王生了病。这时,天下还没有统一,王室大臣非常担心,虔诚地进行占卜;周公斋戒沐浴,祷告上天,为武王消灾除邪,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代替武王,武王病渐渐好了。后来武王逝世了,太子诵继承了王位,这就是成王。成王年纪小,周又刚刚平定天下,周公担心诸侯背叛周朝,就代理成王管理政务,主持国事。管叔、蔡叔等弟兄怀疑周公篡位,联合武庚发动叛乱,背叛周朝。周公奉成王的命令,平复叛乱,诛杀了武庚、管叔,流放了蔡叔。让微子开继承殷朝的后嗣,在宋地建国。又收集了殷朝的全部遗民,封给武王的小弟弟封,让他做了卫康叔。起初,管叔、蔡叔背叛了周朝,周公前去讨伐,经过三年时间才彻底平定。周公代行国政七年,成王长大成人,周公把政权交还给成王,自己又回到群臣的行列中去。成王住在丰邑,派召公再去洛邑测量,目的是为了遵循武王的遗旨。周公又进行占卜,反复察看地形,最后营建成功,把九鼎安放在那里。说:“这里是天下的中心,四方进贡的路程都一样。” 成王把殷朝遗民迁徙到那里。召公担任太保,周公担任太师,往东征伐淮夷,灭了奄(yǎn,掩)国,把奄国国君迁徙到薄姑。成王重新规定了礼仪,谱制了音乐,法令、制度这时也都进行了修改,百姓和睦、太平,颂歌四处兴起。

据以上所述,可见得武王克纣之后,周朝的权力,仅及于洛邑。管、蔡和武庚同叛,这件事不入情理。大概“主少国疑”的时候,武庚想趁此“光复旧物”,管、蔡也要和周公争夺权位,叛虽同时,却是各有目的的;其曾否互相结合,却无可考了。周公东征,是一场大战。(《孟子 滕文公》(译文):周公辅佐武王诛杀殷纣,讨伐奄国,与这些暴君打了三年,把飞廉追逐到海边处死,消灭殷商的属国五十个,将虎、豹、犀牛、大象驱赶得远远的,天下百姓非常喜欢。)东方毕定之后,仍旧要营建洛邑;成王亲政之后,还要去征淮夷、残奄;可见得周初用兵的形势,和夏商之际,实在是一样的。(周营洛邑,就和汤从商迁到偃师相同;其用兵东夷,和汤迁到邻葛之毫以后,用兵的形势相同。以上的年代,据《史记》,是文王受命后七年而崩;后二年—九年—武王观兵孟津;又二年—十一年—克纣;后二年—十三年崩,周公摄政七年,而致政于成王。

第五节 西周的事迹

西周的事情,《史记》所载如下(译文):成王、康王之际,天下安宁,一切刑罚都放置一边,四十年不曾使用。昭王在位的时候,王道衰落了。昭王到南方巡视,没有回来,因为当地人憎恶他,给他一只用胶粘合的船,结果淹死在江中。他死的时候没有向诸侯报丧,是因为忌讳这件事。穆王继位时,已经五十岁了。国家政治衰微,穆王痛惜文王、武王的德政遭到损害,就命令伯?反复告诫太仆,要管好国家的政事,写下了《?命》。这样,天下才又得以安定。穆王准备去攻打犬戎,祭公谋父劝他说:不能去。穆王终究还是去征伐西戎了,结果只获得四只白狼和四只白鹿回来。从此以后,荒服地区就不来朝见天子了。诸侯有不亲睦的,甫侯向穆王报告,于是制定了刑法。这套刑法因为是甫侯提出来的,所以叫做《甫刑》。

懿王在位的时候,周王室衰落了,诗人们开始作诗讥刺。厉王登位三十年,贪财好利,亲近荣夷公。大夫芮良夫规谏厉王,厉王不听,还是任用荣公做了卿士,掌管国事。厉王暴虐无道,放纵骄傲,国人都公开议论他的过失。召公劝谏说:“人民忍受不了您的命令了!”厉王发怒,找来一个卫国的巫师,让他来监视那些议论的人,发现了后就来报告,立即杀掉。这样一来,议论的人少了,可是诸侯也不来朝拜了。三十四年,厉王更加严苛,国人没有谁再敢开口说话,路上相见也只能互递眼色示意而已。过了三年,大家就一起造反,袭击厉王。厉王逃到彘(如今山西的霍县)。厉王的王太子静被藏在召公家里,国人知道了,就把召公家包围起来,召公说:“先前我多次劝谏君王,君王不听,以至于遭到这样的灾难。如果现在王太子被人杀了,君王将会以为我对他们记仇而在怨恨君王吧?于是用自己的儿子代替了王太子,王太子终于免遭杀害。召公、周公二辅相共理朝政,号称“共和”(前841)。共和十四年(前828),厉王死在彘地。太子静已在召公家长大成人,二辅相就一块儿扶立他为王,这就是宣王。宣王登位之后,由二相辅佐,修明政事,师法文王、武王、成王、康王的遗风,诸侯又都尊奉周王室了。三十九年(前789),在千亩(今西河介休县)打了一仗,宣王的军队被姜戎打得大败。

三年(前779),幽王宠爱褒姒。褒姒生的儿子叫伯服,幽王想废掉太子。太子的母亲是申侯的女儿,是幽王的王后。后来幽王得到褒姒,非常宠爱,就想废掉申后,并把太子宜臼也一块儿废掉,好让褒姒当王后,让伯服做太子。周幽王任用虢石父做卿,在国中当政,国人都忿忿不平。石父为人狡诈乖巧,善天阿谀奉承,贪图财利,周幽王却重用他。幽王又废掉了申后和太子。申侯很气愤,联合缯国、犬戎一起攻打幽王。申侯就把幽王杀死在骊山(今陕西的临潼县)脚下,俘虏了褒姒,把周的财宝都拿走才离去。于是诸侯都*拢申侯了,共同立幽王从前的太子宜臼为王,这就是平王,由他来继承周朝的祭祀。平王登位之后,把国都迁到东都洛邑,以躲避犬戎的侵扰。

其间可以研究的,有几件事情。其一是昭王南征不返的事。这件事的真相固然无可考见;然而有可注意的两端:一是,诸说都说是溺于汉,不说卒于江上。二是,《吕氏春秋》说“昭王亲将征荆蛮”,宋忠也说“昭王南伐楚”。江汉可以互方,并没有什么稀奇,巡狩和征伐,以古人说话的不正确,也未必有什么区别。然则这件事情,?情理推度起来,实在是战败而死的。然则这一战究竟是败给谁呢?按《史记 楚世家》,说熊绎受封居丹阳。根据《世本》,考定当时的丹阳,是在丹水、析水入汉之处。据此看来,当时的楚国,正在汉水流域。昭王这一役,一定是和楚国打仗而败,渡汉溺死的。

其二,周朝的穆王,似乎是一个雄主:他在内政上颇有功绩,又能用兵于犬戎。周朝历代,都以犬戎为大患,穆王能用兵征伐,总算难得。又穆王西游的事情,《史记 周本纪》不载,详见于《列子》的《周穆王篇》和《穆天子传》。这两部书,固然未必可信;然而《史记 秦本纪》《赵世家》,都载穆王西游的事。他当时能够西游,就可见得道路平静,犬戎并不猖獗。

其三是厉王出奔和共和行政的事。厉王出奔这件事的真相,也无可考见(不知道逐他的究竟是谁)。依我看来,这大约是王城里头人做的事情。共和行政有二说:其一便是《史记》所说的“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还有一说,是出在《汲冢纪年》和《鲁连子》上的。说有个共伯,名和,摄行天子之事。这两部都是伪书,《史记正义》已经把他的说法驳掉了,一翻阅就可明白。

其四,西周的盛衰,其原因是可推见的。周朝受封于陕西,本来是犬戎的根据地。历代都和犬戎竞争,到大王、王季、文王,三代相继,才得胜利,周朝立国的根据,到此才算确定。同时他的权力,向两方面发展:其一是出潼关,向如今的河洛一带,后来渡孟津伐纣,营建东都,所走的都是这一条路。其一便是出武关,向汉水流域。后来他权力退缩,受敌人的压迫,也是从这两方面而来。昭王南征而不复,便是对于南方一条路权力的不振。宣王号称中兴,尚且败绩于姜戎,可见得戎狄的强盛。互幽王时候,东南一方面的申(在如今河南的南阳县)和西方一方面的犬戎相合,西周就此灭亡了。这种形势,和前乎此的商朝,后乎此的秦朝,实在是一样的,通观前后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