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篇 现代史

   第一章  从武昌起义到正式政府成立(上)

 

第一节武昌起义和各省光复

怀疑帝制和反对清朝,谋革命最早的,就要推前大总统孙文。他在光绪十八年,已经在澳门组织兴中会,图谋革命。公元1891年(光绪十七年),在广州起事,不成,走到英国。给驻英公使龚照屿,把他骗到使馆里,拘禁起来。旋因英国人交涉,得以释放。于是孙文遍历南洋群岛和美洲的旧金山等处,竭力鼓吹,信从的人渐多。公元1904、公元1905两年,因留东学生,极一时之盛。孙文亲自到日本,从事鼓吹。公元1905年,就和黄兴等组织同盟会,以为实施革命的团体。这一年,起兵攻镇南关,夺取炮台;明年,又攻云南的河口,都因军械不继,退去。公元1911年,黄兴起事于广州。未及期而事泄,党人仓促攻督署,死者七十二人,都丛葬在黄花岗。这要算图谋革命以来最壮烈的一举了。

辛亥八月十九日(阳历10月10日),先是革命党人,在湖北运动举事。原约八月十五日夜起义,后来展期到二十五日。而十七日事泄,机关多处同时被破。宪兵彭楚藩、刘汝夔、杨宏胜三人,都被清鄂督瑞澄所害,遂改于是夜起义。工程营先发,辎重队继之。先取火药局,直扑督署。瑞澄和统制张彪都逃去,于是武昌光复。众推黎元洪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二十三、四两日,派兵渡江,连克汉口、汉阳。照会各国领事,请其转呈政府,确守局外中立。领事团即宣告中立。旋各国都承认我为交战团体。

清廷得武昌起义的消息,即以荫昌督师,并命萨镇冰以海军赴鄂。二十三日,起袁世凯为湖广总督。九月初六日,命荫昌俟袁世凯到后,即行“回京供职”,以冯国璋统第一军,段祺瑞统第二军,都归袁世凯节制。九月初七日,清军陷汉口。我军以黄兴为总司令,守汉阳。十月初七日,汉阳陷。而其时各省都次第光复。只有提督张勋,还在南京负固。于是苏浙两省,联军进攻。十月十二日,南京就克复——程徐移驻南京。而停泊镇江、九江的海军,亦于二十二、二十五两日,先后反正。

清廷听得陆钟琦死了,以吴禄贞为山西巡抚。禄贞屯兵石家庄,以清兵陷汉口后,纵火焚烧,截留运往战地的军火。禄贞旋于九月十七日遇刺。而驻兵滦州的张绍曾,又发强硬的电报,请清廷立宪。清廷先已罢盛宣怀(九月初五日),下罪己诏,开党禁(初九日)。九月十一日,罢奕?等,以袁世凯为内阁。十三日,宣布十九信条。因其中第,八条:  “总理大臣,由国会公选,皇帝任命。”第十九条:  “第八……条,国会未开以前,资政院适用之。”于是十八日,资政院选袁世凯为总理。摄政王旋退位。

第二节  临时政府的成立和北迁

当南京未克复时,江苏都督程德全、浙江都督汤寿潜,公电沪军都督,提议“请各省各派代表,在上海开一会议”。各省复电,多就近派本已在沪的人为代表,所以代表齐全得很快。九月二十五日,开第一次会议。议决定名为“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二十七日,以黎都督亦有通电,请各省派代表到武昌,组织临时政府。议决:  “会所以上海为宜”,电请武昌派代表到沪与会。三十日,议决:  “以武昌为中央军政府,以鄂军都督执行中央政务。”并请“以中央军政府名义,委任伍廷芳、温宗尧为民国外交总副长”。十月初三日,议决:  “各省代表,同赴武昌,组织临时政府。”初四日,又议决:  “以一半赴湖北;一半留上海,为通信机关,以便联络声气。

赴湖北的代表,于初十日,在汉口开会。十三日,议决《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二十一条。十四日,得南京光复的消息,就议决:  “以南京为临时政府设立的地点。各省代表,限七日内齐集南京。有十省以上的代表到了,即开临时大总统选举会。”就是这一天,留沪的代表,忽而票举黄兴为大元帅,黎元洪为副元帅。明日,又议决大元帅的职权。即以大元帅主持组织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武昌各代表,通电否认。旋武昌各代表,齐集南京。二十四日开会,议决:  “于二十六日选举临时大总统。”

先是:初十日,武昌的民军,由英领事介绍,与清军停战三日。三日期满之后,又继续停战三日。十五日,袁世凯电汉口清军,停战期满之后,再继续十五日;而派唐绍仪为代表,与黎都督——或其代表人讨论大局。二十五日,浙江代表陈毅从湖北到南京。报告“唐绍仪已到汉口,黎都督的代表,业经和他会晤。据唐绍仪说:袁世凯也赞成共和”。于是议决:缓举临时大总统一承认上海所举大元帅、副元帅。于《临时政府组织大纲》上:追加“临时大总统未举定以前,其职权由大元帅暂任之”-条。二十七日,黄兴辞职,推荐黎元洪为大元帅。公决“以黎为大元帅,黄为副元帅;由副元帅代行大元帅职权,组织临时政府”。定议:从十月十九起,到十一月初五,停战十五日。以汉口为议和地点。而伍廷芳以在沪任外交代表,不能到汉。乃改以上海为议和地点。

十月二十七日,唐绍仪到上海。二十八日,开第一次会议。伍廷芳提议:“十九日停战后,湖北、山西、陕西、山东、安徽、江苏、奉天,均须一律停战,不得进攻。要电致袁内阁,得了确实的回复,方能开议。”唐绍仪答应了。十一月初一日,袁内阁回电到了。开第二次会议。展长停战期限七日(十一月初五到十二日)。伍廷芳提出:  “必须承认共和,方可开议。”唐绍仪电达北京,请召集国会,议决国体。初九日,内阁奏请召集宗支王公开御前会议,对于国体问题,由民意决议的话,也承认了。初十日,开第三次会议。议定“开国民会议解决国体,从多数取决。决定之后,两方均须依从”。十一日,开第四次会议,议定“国民会议,以每省为一处,内外蒙古为一处,前后藏为一处,每处选代表三人组织之-一每人一票:倘某处代表到会的不满三人,仍有投三票之权”。十二日,开第五次会议。伍廷芳提出,“国民会议,以上海为开会之地;开会日期,定于十一月二十日”。唐允电达袁内阁。

初六日,孙文到上海。初十日,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湖北、湖南、广东、广西、四川、云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奉天、直隶,十七省代表,开临时大总统选举会。孙文以十六票当选。这一天,是阳历十二月二十九日。  于是通电各省,改用阳历。以十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1月1日。孙文即于此日就职。

于是唐绍仪以交涉失败,打电报到北京辞职。袁世凯打电报给伍廷芳,说:  “唐代表权限所在,只以切实讨论为范围。”现在国民会议各条,  “均未先与本大臣商明,遽行签定。其中实有……碍难实行各节。嗣后应商事件,即由本大臣与贵代表直接电商……”伍廷芳复电,说:  “唐代表签定各约,不能因其辞骑变动。而且往返电商不便,请,来面商。”袁世凯又打电报来,说:国体问题,  “现正在商议正当办法,为什么南京忽然组织政府?设国会议决为君主立宪,该政府暨总统,是否立即取消?”

伍廷芳复电说:  这是民国内部的事情“,“若以此相诘,请还问清政府,国民会议未决以前,何以不即行消灭?……设国会议决为共和,清帝是否立即退位?”于是和议停顿,而北方将士,亦多倾向共和。段祺瑞等联电赞成共和;并说要带队入京,和各亲贵剖陈利害。于是由袁世凯和民国商定了优待满、蒙、回、藏各族和清室的条件,而清帝于二月十二日退位。先是临时总统就职后,各省代表,又于正月初三日,选举临时副总统。黎元洪以十七票——全场一致当选。又修改《临时政府组织大纲》。

当清帝尚未退位时,孙文曾提出最后协议条件,由伍代表转告袁世凯。其中重要的三条是:  (一)袁世凯须宣布政见,绝对赞同共和。  (二)孙文辞职。  (三)由参议院举袁为临时大总统。而清帝《退位诏》中,又有“……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的话。清帝既退位,袁世凯电告临时政府,绝对赞成共和。于是十三日,孙文向参议院辞职,并荐举袁世凯。十四日,参议院以二十票对八票,议决临时政府移设北京。十五日,开临时大总统选举会,袁世凯以十七票——全体一致当选。黎元洪亦辞副总统职。二十日开会选举,黎仍以十七票全场一致当选。

便是十五日这一天,复议临时政府地点,忽又以术票对七票,可决仍设南京。于是派蔡元培、汪兆铭到北京,欢迎袁世凯来就任。二十九日夜,北京兵变。三月初一日,天津、保定又兵变。初六日,参议院就议决,许袁在北京就职。袁命唐绍仪到南京组织新内阁,接收交代事宜。孙文遂于四月初一日去职。初五日,参议院亦议决移设北京。

南京临时政府阁员:陆军总长黄兴,海军总长黄钟英,外交总长王宠惠,司法总长伍廷芳,财政总长陈锦涛,内务总长程德全,教育总长蔡元培,实业总长 张謇,交通总长汤寿潜;唐绍仪内阁阁员:陆军总长  段棋瑞,海军总长  刘冠雄,外交总长  陆征祥,司法总长  王宠惠,财政总长  熊希龄,内务总长  赵秉钧,教育总长  蔡元培,工商总长  陈其美,农林总长  宋教仁,交通总长  梁如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