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三章 五月九日的国耻 

 

第一节 五口通商以来外交上形势的回顾

外交上最险恶的形势,到日本占领青岛,提出二十一条要求而极。今要说明此事,且先回顾五口通商以后,外交上形势的变迁。

从五口通商以后,外交上的形势,可以分做几个时期。五口通商以后,可以称为强迫通商时期。从这一役以前,中国人从未在条约上确认外国人的通商;即或有时许之,而随时撤销之权,仍操之于我。乾隆五十七年的《互市条款》,才以对等的资格,和外国订结条约,许其通商。从此以后,便负有条约上的义务,通不通由不得我片面做主了。所以从大势上说,自此以前,可以说是外国极要和中国通商,而中国人很不愿意的时代。酝酿复酝酿,毕竟出于用兵力强迫。这一役,可以算是外国人强迫中国通商,达到目的的时代。

第二期,可以称为攫夺权利开始时代。便是咸丰八年、十年两次的条约。这两次条约,轻轻地把『领事裁判』『关税协定』『内河航行』,都许与外国了。所以说中国一切丧权失地的交涉,都是于这一次开其端。第三期,可以说是藩属及边境侵削时代。从俄国割黑龙江以北、乌苏里江以东之地起,而法国灭越南,而英国灭缅甸,而俄国并吞葱岭以西诸回部,而英国灭哲孟雄,而日本并吞琉球;而从日本起,各国相继认朝鲜为独立;而英法且进一步,而觊觎及于云南、广西,都是一线相承的运动—如此,到甲午之战,日本割台湾,强迫偿款二万万两而极。

自此以后,外交上的形势骤然紧急。而德国租借胶州湾,而俄国租借旅顺、大连湾,而英国租借威海卫,而法国租借广州湾。而且进而攫夺铁路矿山,要求某某地方不割让,以划定其所谓『势力范围』。什么叫做势力范围?唉!这个名词,原是欧人分割非洲时所用;质而言之,就是某一处地方,视为禁脔,不准别国人染指罢了。而其施之于我国,则首从要求某某地方不割让起。某某地方不割让,起于光绪二十年《中英滇缅续约》第五款,『孟连、江洪,不得割让与他国』。其意系指法国而言。偏偏明年的《中法续议界务专条》,又将江洪一部割让与法国。于是英国来相诘责。乃于1897年,与英国续订条约五款。申明残余的江洪和孟连,仍归中国;而又申明不得割让。于是法人要求我宣言海南岛不割让与他国。明年,又要求我宣言,和越南接壤各省,不得割让与他国。英国亦要求我宣言,长江流域诸省,不得割让与他国。日本亦于光绪二十五年,要求我宣言,福建省不得割让与他国。此项宣言不得割让之地,外人遂视为『势力范围』。于其中攫夺种种权利。倘使实行瓜分,这便是预先划定的境界线,免得临时冲突。攫夺权利的手段,最紧要的便是铁路。借外款筑造铁路,原是不要紧的事情。便是借外国技术人才,也并不要紧。却是前清末年的筑路,借某国的资本,便请某国建筑;筑成了,便请该公司管理,并且总是即以该路为抵押。如此,筑路便成为攫夺权利最好的手段。

中国的筑造铁路,起于开平和津沽之间;其后东展至山海关,西展至北京;这都是甲午以前的事。在甲午以前,筑路的阻力很大。甲午以后,渐渐地变了,于是有筑芦权、津镇两大干线之议。而芦汉一线,遂成为各国争夺的起点。其时争中国路权的,英、德、美为一派,俄、法、比为一派。芦汉铁路的终点汉口,是在长江流域(英国势力范围)之内。倘使由俄法出面承修,一定大为英人所反对;所以改由比国出面。然而其内容是俄国,谁不知道?当契约未成之先,英国已严重抗议,然而卒不能阻其成功。于是英人起而要求1、津镇、2、河南到山西、3、九广、4、浦信、5、苏杭甬五路。同时俄人要求山海关以北的铁路,全由俄国承造。

英国的汇丰银行就捷足先得,和中国订定了从牛庄到北京的铁道的承造契约。于是英俄两国,鉴于形势的严重,于光绪二十五年三月十九日,在圣彼得堡换文,英国承认长城以北的铁路归俄,俄国承认长江流域的铁路归英。同时英德由银团出面,在伦敦订立条文。英承认山东和黄河流域,为德国势力范围。德国承认山西省长江流域及江以南各省,为英国势力范围。同时将津浦铁路瓜分。而胶济铁路的入于德,滇缅铁路的归于英,以及滇越,和从越南到龙州,龙州到南宁,百色的铁道的入于法,更不必说了。如此,各国自由处分中国。日后倘使竟要用兵力瓜分中国,这势力范围,固然就是预先划定的境界线;即或不然,而各于其所谓势力范围之内,把利益攫夺净尽,也岂非无形之瓜分。

所以这第四期,可以称为势力范围时代。在这种严形重势之下,当时中国固然毫无抵抗之力;然而在各国间,却也不能绝无问题。各国是否就竟能均平分赃,更无冲突呢?这恐怕也未必能。于是『开放门户』之说起。说中国人的门户,没有开放吗?从五口通商以后,久已门户洞开了,尚何待开开放?外国人在中国,既然划定了势力范围,倘使即于其范围之中,行关闭门户之策,却又如何?所以『开放门户』的一名词,当然是继『势力范围』这名词而起的。这名词的使用,起于英人。1898年11月,英国旅华商人通过一议决案,要求『政府对于在中国有利益各国,订立契约,维持在中国商务上的机会均等』。

第二节 日占青岛和二十一条的要求

1914年,欧洲大战,中国于八月初六日,宣告中立。日本借口『履行《英日同盟条约》,维持东亚平和』,八月十五日,对德发最后通牒。要求:1、德国舰队,在日本中国海洋方面的,即时退去;如不能退,立即解除武装。2、将胶州湾租借地全部,以还付中国的目的,于一九一四年九月十五日以前,无偿、无条件,交付日本官宪。即八月二十三日答复。届期,德国无复;日本遂向德国宣战。英军从劳山湾上陆,日军从龙口上陆。十月三十一日,向青岛开始总攻击。十一月初七日,青岛降。

日本对德发最后通牒时,事前并未同中国商量,事后才由日使日置益告知外部。旋代理公使小幡又向外部声明:『此举系为履行《英日同盟条约》,维持东亚和平起见。决不占中国的土地。』中国于九月初三日,宣告中立。划莱州、龙口和接近胶州的地方为战区,并与日本约,以潍县车站以东为界,日兵不得越界而西。日兵于九月初三日,从龙口上岸,就占领城镇和邮电机关征发物件,役使人民。二十六日,占潍县车站。十月初六日,派兵到济南,占领胶济铁路全线和铁路附近的矿产。政府抗议。日本说:『胶济铁路公司由德政府直接管辖,系德国国有的公司,就是胶州租借地延长的一部。』

中国要求日本撤兵。日本于1915年一月十八日是,由公使日置益,径向袁总统,提出五号二十一条的要求。第一号:1、承认日后日德政府协定德国在山东权利、利益让与的处分。2、山东并其沿海土地及各岛屿,不得租借割让与他国。3、允许日本建造由烟台—或龙口—接连胶济路的铁路。4、自开山东各主要城市为商埠—应开地方,另行协定。第二号:1、旅顺、大连湾、南满、安奉两铁路的租借期限,均展至九十九年。2、日本人在南满、东蒙,有土地的所有权及租借权。3、日人得在南满、东蒙,任便居住往来,经营商工业。4、日人得开南满、东蒙的矿。5、南满、东蒙:允他国人建造铁路,或向他国人借款建造铁路;以各项课税向他人国抵借款项,均须先得日本政府的同意。6、南满、东蒙、聘用政治、财政、军事各顾问、教习,必须先向日政府商议。7、吉长路管理经营事宜,委任日政府。从本条约画押日起,以九十九年为期。第三号:1、将来汉冶萍公司,作为合办事业。未经日政府同意,该公司一切权利产业,中政府不得自行处分,并不得使该公司任意处分。2、汉冶萍公司各矿附近的矿山,未经该公司同意,不得准公司以外的人开采。第四号:1、中国沿岸港湾及岛屿,概不租借或割让与他国。第五号:1、中央政府,聘日本人为政治、财政、军事等顾问。2、日本人在内地设立寺院、学校,许其有土地所有权。3、必要地方的警察作为中日合办。4、由日本采办一定量数的军械。5、接连武昌与九江、南昌的铁路,及南昌、杭州间,南昌、潮州间铁路的建造权,许与日本。6、福建筹办路矿,整理海口(船厂在内),如需用外资,先向日本协议。7、允许日人在中国传教。

中国以陆征祥、曹汝霖为全权委员,于二月初二日,与日本开始会议。至四月十七日,会议中止。二十六日,日使提出《修正案》二十四条,声言『系最后修正案。倘使中国全体承认,日本亦可交还胶澳』。中国政府亦于五月初一日,提出《最后修正案》,说明无可再让。初七日,日本对我发出最后通牒。五月初九日午前,中国政府即答复承认。五月二十五日,中国陆征祥与日使日置益,订结条约二十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