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篇 现代史

第四章 帝制复辟和护法(下)  

 

第三节 护法战争和南北议和

张勋败后,国会本可恢复;却又有人主张民国已经中断,可仿初建时的例,召集临时参议院。于是海军总司令程璧光、第一舰队司令林葆怿,于七月二十一日,宣布『拥护《约法》,恢复国会,惩办祸首』,于二十二日,率舰队开赴广东。云南督军唐继尧,于八月初一日通电,主张:1、总统应仍复职;否则应向国会辞职,照《大总统选举法》第九条第二项办理;2、应即召集国会;3、国务员非得国会同意,由总统任命,不能认为适法;4、称兵抗令之祸首,应照内乱罪,按律惩办。

八月二十五日,国会议员在广州开非常会议。三十日,议决《军政府组织大纲》,『设大元帅一人,元帅二人』,『临时约法之效力未完全恢复以前,行政权由大元帅任之』,『对外代表中华民国』。设立外交、内政、财政、陆军、海军、交通六部。各省督军,赞助军政府的,都任为都督。九月初二日,选举孙文为海陆军大元帅,唐继尧、陆荣廷为元帅。其后参议院于十一月初十日开会。《修正国会组织法》《两院选举法》,于1918年二月十七日公布。

这时候,两广、云贵,完全为护法省份。四川督军蔡锷,因病辞职后,由罗佩金代理。重庆则熊克武为镇守使,宗旨亦于南方为近。广东龙济光,是反对南方的。给滇金李根源打败,从广州湾入京。福建虽由北方所派的李厚基为督军,而民军几占全省之半。陕西亦有民军起事。北政府以傅良佐为湖南督军,而零陵镇守使刘建藩,即在永州独立,衡山、宝庆都响应。傅良佐攻入衡山,又攻入宝庆。旋粤桂联军援湘—谭浩明、程潜为司令。恢复衡山、宝庆,并进取衡阳、湘潭。

十一月十八日,直督曹锟、鄂督王占元、苏督李纯、赣督陈光远,联电愿任『鲁仲连之职』。请『即日先行停战,俾得熟商方计』。于是段祺瑞辞总理和陆军总长,王十珍代理总理。旋倪嗣冲、张怀芝和山、陕、豫、闽、浙、奉、黑诸省,热、察、绥三区和上海护军使、三省剿匪督办各代表,于十二月初三日,在天津开会。对西南一致主战,反对调停。由各代表认定出师数目,要求中央下令讨伐。1918年,正月二十七日,湘粤桂联军复岳州。北政府以曹锟为两湖宣抚使,第一路总司令,张怀芝为湘赣检阅使,第二路总司令张敬尧为攻岳总司令。三月初一日,段祺瑞再任国务总理。十八日,北军入岳州。二十六日,入长沙。

这一年五月十日,两院联合会修正《军政府组织大纲》。以两院联合会选出的政务总裁,组织总裁会议。各部总长,都称为政务员;以政务员组织政务院。以政务院赞襄总裁会议,行使中华民国军政府的行政权。若执行《约法》上大总统的职权,则以『代理国务院摄行大总统职务』的资格行之。旋选出孙文、唐绍仪、唐继尧、伍廷芳、林葆怿、陆荣廷、岑春煊七人为总裁。于六月五日,宣告成立(孙文、唐绍仪未就职)。十九日,推定岑春煊为主席总裁。

六月十二日,国会议员宣告在广州继续开正式国会。旋因到会议员不足法定人数,于七月十二日,援《议院法》第七条,开会后满一个月尚未到院者,应解其职的规定,解参议员51人、众议院147人的职。又于八月十二日,依同条但有不得已故障,报告到院时,得以院议延期至两个月为限的规定,解参议员58人、众议员69人的职。都将候补议员递补,凑足法定人数开议。并继续开宪法会议。

七月十二日,冯国璋下令召集新国会。八月十二日,临时参议院闭会,新国会开会。初四日,选举大总统。徐世昌以436票中的425票当选。次日,选举副总统,以不足法定人数延期,遂始终未能选出。十月初十日,徐世昌就职。徐世昌就职后,段祺瑞辞职,以钱能训为国务总理。二十三日,总理及各部总长通电岑春煊,请罢战议和。十一月二十四日,徐总统下令:即日罢战,一律退兵。1919年二月初六日,北方派朱启钤等十人、南方派唐绍仪等十人为代表,开和平会议于上海。

这时候,陕西民军尚与陈树藩交战。南方说须停战后,乃可议和。十三日,徐总统下陕西停战令。乃于二十日开议。旋南方代表得陕西民军电说,十四到二十一日,陈树藩依然进攻。二十八日,提出停战和撤换陈树藩的条件,限四十八小时答复。北方代表电京后,届期没有答复。三月初二日,唐绍仪等通电停止和议,北代表对政府提出总辞职。北政府派张瑞玑到陕西去监视。三十日,徐总统下令宣布,据张瑞玑报告,陕西实已停战。于是由李纯等调停,于四月初九日,续开和议。至五月初十日,得欧洲和会山东问题,依日本意思解决的电报。

十三日,唐绍仪提出:1、否认欧洲和会决定山东问题的条件;2、取消中日间一切密约;3、取消参战军、国防军,及其他一切类似的军队;4、各省督军省长,罪情显著的,一律撤换;5、由和平会议宣告六年六月十二日黎元洪解散国会的命令无效;6、由和平会议选出国内声望显著的人,组织政务会议,监督履行和平会议议决的条件;7、和平会议已议定或审查而未决定的各案,分别整理决定;8、执行以上七条,则承认徐世昌的大总统。

于是和议破裂;南北代表,各电政府辞职。南政府没有允许,而北政府允许了。八月十二日,北方改派王揖唐为总代表,南方声明否认,和平会议从此就没有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