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章 南北分裂后的变故(3)

 

第四节 直奉战争

当梁士诒组阁之日,正值华府会议开会之时。我国和日本在会外交涉鲁案。当时对于胶济铁路,我国拟自行筹款赎回,日本主张由我借日款收赎,因此交涉非常棘手。而财政亦非常紧急。原来从1915年以后,政府屡次将盐余向本国银行抵借款项。从1915年起,到1920年底止,共计有四千余万。1920年底,还款愆期。1921年起,本国银行团宣言:不再借债给政府。然而银行中,有贪重利的,还有新组织的银行,依然承受此项借款。到1921年年底,总数已达七千万元左右。而以盐余向外国银行抵借的,亦达三千余万。外国银行的欠款,由盐余项下按月照扣;约计三十多个月,便可扣清。而本国银行的欠款,却是无着。于是周转不灵,市面颇起恐慌。

对政府有债权的银行,乃于1922年一月十三日,组织盐余借款联合团,向政府索债。二十六日,与财政总长签订合同,由政府发行公债券九千六百万元;以八四发行;六年半期、九厘息,以偿还前次的债务。第一年在盐余项下扣基金一千二百万元;第二年以后,则扣二千四百万元。倘使关税增至值百抽五后,关余增加,即将关余移作此项公债的基金,而将盐余腾出以充政费。其条例于二月十一日公布。

吴佩孚于是电攻梁士诒,反对这一做法。这时候,江苏、江西、湖北、陕西、河南、山东诸省督军、省长,都通电攻梁。各师旅团长,这样的通电也很多。十九日,直鲁豫巡阅副使吴佩孚,江苏督军齐燮元,省长王瑚,江西督军陈光远,省长杨庆?,湖北督军萧耀南,省长刘承恩,山东督军兼省长田中玉,河南督军赵倜,省长张凤台,陕西督军冯玉祥,省长刘镇华电总统:请立罢梁士诒,否则『唯有与内阁断绝关系,遇事直接元首』。一月二十五日,梁士诒请假,由颜惠庆代理。

先是奉天当1918年时候,便派兵入关,在军粮城设立总司令部。说是打算由津浦路南下,前往湘鄂,助曹锟征南的。1920年,皖直战时,张作霖于七月十三日,通电助直,派兵入关。定国军败后,又陆续添派,共有两师多人。这时候,又借口换防,陆续增兵。旋将入关的兵,定名为镇威军。通电『以武力促进统一』。其东路在马厂一带,中路在固安一带,西路在长辛店一带。直军也分兵三路防御。四月二十七日,两军冲突。到五月初四日,奉军西路大败,中东两路也陆续败退。张作霖退守滦州。五月十九日,退守山海关。热河汲金纯的兵,与毅军冲突。于三十一日,悉数退出热河。

五月初五日,梁、张、叶以构煽罪,褫职,交法庭依讯办。初十日,免张作霖职。裁撤东三省巡阅使,调吴俊升署奉天督军。十一日,裁蒙疆经略使。五月十五日,免张景惠,二十九日,以张锡元为察哈尔都统。三十日,以谭庆林帮办察哈尔军务。二十九日,免汲金纯,以王怀庆为热察绥巡阅使,兼热河都统。米振标帮办军务。

先日四月中,河南督军赵倜的兄弟赵杰,把军队调集中牟。吴佩孚也在郑州车站集兵,并调驻扎湖北的军队赴河南。赵倜旋把赵杰的暂编第一师师长免去。五月初六日,赵杰攻第八混成旅靳云鹗于郑州。这时候,冯玉祥知通电出关,陕西第一师胡景翼亦赶到,先后援状。十日,赵杰的兵溃退。十一日,免赵倜,以冯玉祥为河南督军。刘镇华署陕西督军。十月三十一日,特派冯玉祥为陆军检阅使,裁撤河南督军。派张福来督理河南军务善后事宜。五月十四日,令:山东督军田中玉,电呈张宗昌在青岛附近,招集土匪,希图扰乱。褫职严缉。

东三省方面,新任的督军、省长都没就职。五月二十六日,张作霖、孙烈臣、吴俊升通告:『从五月初一日起,东三省一切政事,与东三省人民,自作主张;并与西南及长江同志各省,取一致行动;拥护法律,扶植自治,铲除强暴,促进统一。』六月初四日,奉天省议会代表吉黑两省议会,举张作霖为奉吉黑联省自治保安总司令,孙烈臣、吴俊升为副司令。

第五节 北方黎徐的更迭和南方广州之变

当北方直奉战争时,南方又有北伐之举。国会于1920年七月初十日,在滇开成立会之后,本拟在云南组织政府。旋八月十七日,开两院联合会,议决国会军政府,都移设重庆。议员先后赴重庆。十月十四日,又发布宣言,告别川省父老,另觅地点开会。1921年一月十二日,在广州开两院联合会。四月初七日,再开非常会议,议决《中华民国政府组织大纲》。依大纲第二条,选举总统,投票的222人,孙文以218票当选。

孙文于五月初五日就职。其军政府,由孙文、唐绍仪、伍廷芳、唐继尧、刘显世五总裁通电,即于是日撤销。任命伍廷芳为外交总长;陈炯明为内务兼陆军总长,又兼广东省长、粤军总司令;唐绍仪为财政总长;汤廷光为海军总长;李烈钧为参谋总长。然孙文仍宣言:倘然徐世昌舍弃非法总统,自己也愿意同时下野。

政府既组织成立,旋以陈炯明为援桂军总司令,进攻梧州,于六月二十一日占领。同时李烈钧也平定桂林一方面。七月十六日,陆荣廷弃南宁,奔安南。九月三十日,粤军入龙州。广西平定。八月初十日,国会开非常会议,通过北伐请愿案。十月十五日,孙总统出巡广西。二十三日,到南宁,和陈总司令会晤。十一月十五日,到桂林。自此在桂林筹备北伐。1922年四月,孙总统下令,将大本营移设韶关;回兵广东。十六日,到梧州。二十二日到广州。陈炯明辞职,走惠州。孙总统任伍廷芳为省长;陈炯明为北伐军总司令,陆军总长。旋以驻粤北洋舰队,有通北嫌疑。密令温树德等以广东兵舰,于二十七日收复。五月初二日,以温树德为海军舰队总司令,海圻舰长。又令陈炯明办理两广军务,肃清匪患;所有地方军队,均归节制调遣。五月初四日,以海陆军大元帅名义,下北伐令。以李烈钧为中路,许崇智为左翼,黄大伟为右翼。二十六日,北伐军复南安。六月十二日,复赣州。

五月二十八日,孙传芳通电说:『广东孙大总统,原于护法;法统既复,责任已终。北京徐大总统,新会选出;旧会如何,新会无凭,连带问题,同时失效。所望我两先生,及时引退。』二十九日,齐燮元也有电劝徐总统引退。六月初二日,徐世昌辞职。于是曹锟、吴佩孚和齐燮元等十五省区督军、省长,京省各议会、教育会、商会,电黎元洪:请『依法复位』。初十日,黎元洪通电同意暂行大总统职权,以维持秩序。当黎总统复职时,除西南护法省份和东三省外,各省区长官都表示赞成。

苏、皖、浙、赣、闽、鲁联合同志会理事李烈钧等宣言:说:『正式国会,固在广州。伪政府既倒,南方固有正式政府。』林森等国会议员三百六十人,亦通电:『国会职责所在,誓不承认。』当孙总统回广州后,在桂粤军亦先后反粤。五月十九日,都抵广州。六月十五日,诸军攻总统府。通电:『合吁孙中山先生,实践与徐同退之宣言。』孙总统乘兵舰,停泊黄埔。七月初九,移泊沙面。八月初九日,乘英舰赴沪。陈炯明复出任粤军总司令。八月二十八日,广东省议会举陈席儒为广东省长。粤军围攻总统府后,北伐军回军攻粤,不胜,而江西复为北军所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