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五章 春秋战国(2)  

 

第二节 战国

春秋以后,又257年,天下才归于统一。就是从公元前478年起,到公元前222年止,称为战国时代。战国时代的形势,便是春秋时代号称大国的晋,分为韩(周同姓,后裔事晋的,唤做韩武子,封于韩原,如今陕西的韩城县)、赵(见上节)、魏(周同姓毕公高之后,名毕万,事晋献公,献公灭魏,便把魏地封他。周威烈王令魏斯、韩虔、赵籍为诸侯,事在公元前403年。这时候,晋君还在,到公元前376年,三国才废晋君而共分其地)。越灭于楚(公元前334年);而直隶北边的燕(召公爽之后。封于蓟,如今的京兆),渐渐地强起来;于是齐、燕、韩、赵、魏、秦、楚,并列为七个大国。

七国之中,除燕最小,所处的地方又偏僻,无足轻重外。楚国自然最强,齐国的形势,和春秋时无甚出入。韩、赵、魏似乎力分而弱,然而“晋国,天下莫强焉”,他强国的资格,究竟还在。只有秦国,从春秋的末期,久已寂寂无闻,入战国的初期,又国多内难,河西的地方,为魏国所夺。又因为僻处西垂,开化最晚,大家都有些瞧不起他。秦孝公的元年,已是入战国的一百一十七年,所以战国的前半期,列国的势力,是平均的。秦国的独强、六国的破灭,全在从公元前362到公元前478这一百四十一年之内。

秦孝公即位之后,用了商鞅,定了变法之令,把全国的人,都驱到“农战”一途,于是秦国的国势,就骤然强盛起来了。秦国的攻六国,可以分做两截看:其第一截,是“自完主义”,就是要全有如今陕西的地方。公元前340年,商鞅出兵伐魏,大败魏兵,魏入河西以和。于是魏惠王弃安邑(如今山西的夏县),徒都大梁(如今河南的开封县)。秦国既除了肘腋之患,又开了一条渡河而东的路。公元前328年,秦国人又伐魏,取了上郡,于是如今陕西地方,全入秦国的版图。公元前316年,秦国又灭了蜀。

他进取的兵,可以把他分做三路看:公元前313年,败楚,取汉中。到公元前280年,司马错伐楚,取黔中,楚献汉北之地。明年,白起伐楚,取鄢(春秋时的鄢陵)、邓(如今河南的南阳县)、西陵(如今湖南的东湖县)。又明年,白起再伐楚,拔郢,烧夷陵(在东湖县,楚先王坟墓所在)。楚东北徙都工(如今河南的淮宁县,后来又迁到寿春,如今安徽的寿县),这一支可以算是“出长江流域的兵”,攻楚的(其中又分为两支,从江汉上游,顺流而下)。其“出河南的一支兵”所走的,便是如今从陕西出潼关的一条路。公元前311年,伐韩,拔宜阳(如今河南的宜阳县)。从此以后,韩和东西周,都入秦人掌握之内。他却又“出一支兵于河北”:公元前262年,伐韩,拔野王(如今河南的河内县)。于是上党(如今山西的晋城县)路绝,上党的人不愿意归顺秦国,就降了赵。秦国的白起,大破赵军于长平(如今山西的高平县),坑降卒四十万,就攻破了上党,北定太原。于是过娘子关到直隶,出天井关到河南的路,都在秦国人手里。公元前257年,秦国就围了赵国的都城邯郸(如今直隶的邯郸县)。这时候,列国救赵的兵,都不敢进,幸而有一个魏国的公子无忌,夺了晋鄙的后,击败秦军于邯郸下,三晋才算苟延残喘了几年。公元前249年,秦灭东周,又伐韩,取荥阳(如今河南的荥泽县),成皋(如今河南的汜水县),地界直接大梁。

公元前246年,秦始皇立。立后十九年,就是公元前228年,灭赵,赵国的公子嘉,自立为代王,和燕国人合兵,驻扎在上谷(如今直隶的怀来县)。秦始皇派王翦驻扎在中山(如今直隶的定县)以图燕。燕国的太子丹,派勇士荆轲到秦国去,想要刺杀秦始皇,事情没有成功。秦始皇大怒,发大兵围蓟,燕王奔辽东。公元前225年,秦灭魏。明年,攻楚,又明年,把楚国灭掉了。公元前222年,大发兵攻辽东,虏燕王喜。还灭代,虏代王嘉。明年,就把灭燕的兵南攻齐,虏齐王建。于是六国尽亡,秦国就统一天下了。

(周赧王的灭亡,在公元前256年。先是敬王从王城(洛邑西城)徙居成周(洛邑东城)。考王时,封弟揭于王城,是为东周桓公,桓公的孙惠公,又自封其少子于巩(如今河南的巩县),是为东周惠公。赧王时,又徙都西周。赧王入秦,西周君也同时灭亡。东周君又奉周祀七年,到公元前249年,才给秦国灭掉。其余诸小国,许亡于郑,郑亡于韩,曹亡于宋,宋亡于齐,鲁及陈、蔡皆亡于楚,只有卫国,到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才给秦国灭掉。)

秦国所以能灭掉六国,下列三条,大约是最大的原因:1、秦国和戎狄竞争最烈,以磨砺而强;2、秦国所据的地势,和商周先世是一样:从这地方出函谷关攻山东,出武关攻南阳、襄汉,都是上流之势。秦国攻楚的路,各楚国先世拓土的路,也是一样;3、秦国开化较晚,所以风气朴实,国力较六国为充足。秦国吞灭六国,我国的封建时代(实在应该说是分立时代,但是封建这名词,能行已久,现在姑且没用他)就此告终了。但是还有一个问题,便是“我国的分裂时代从最早可考的时代起,到底共有若干国,后来怎样渐次吞并,归于统一的”呢?这一个问题,我请在第七章里头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