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历史

   第六章 汉族以外的诸族

 

第一节 獯粥

    中国人向来称异族为“夷”“蛮”“戎”“狄”,这四个字,是“因其所居的方位而称之”,不是种族的名词;若用这四个字来分别种族,一定要陷于误谬的(到后世,这四个字的称呼,也有不按着方位的,譬如狄侵入东方,仍旧称他为狄)。然而这是后起的事,到这时候,能够认明他的种族,居地虽然变换,还用旧名称称他。

     同汉族杂居最久,而关系又最密切的,便是獯粥。獯粥,又唤做猃狁,后世唤做匈奴。《史记索隐》:“匈奴,尧时曰獯粥,周曰猃允”。这一族古代的根据地,也在黄河流域;到后世,才渐次退却到阴山山脉一带,再退却而至漠北,再退却而到如今俄领中央亚细亚一带,而入欧洲。误以为汉时的匈奴,在三代以前,就据有漠南北的,却是大误。这一族的根据地,大约在汉族的西北。所以《史记》说“黄帝北伐獯粥,而邑于涿鹿之阿(在涿鹿山的山脚下建起了都邑,涿鹿即今河北张家口保安县)。”。这一族,从古以来,就占据如今直隶、山西的北半省。至于陕西,更是他的大本营。

第二节 东胡

太史公把古代的戎狄算做一族,并不能算他错;然而把东胡和匈奴混大一起,实在是弄错了的,为什么呢?因为东胡之后为“乌桓”“鲜卑”,乌桓、鲜卑和匈奴,确非同族。

《后汉书》《三国志》都说:乌桓、鲜卑是东胡之后,东胡为匈奴所破。后人因把东胡两个字,当做这一族的本名,乌桓鲜卑,当做后起之名。《史记索隐》引服虔“东胡,在匈奴之东,故曰东胡”。这一族在古代,谓之山戎。这一族的根据地,似乎就是燕所开的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为什么呢?因为后来汉武帝招致乌桓,助防匈奴,所居的也是这五郡塞外。

第三节 貉

东北方之族,鲜卑而外,还有一个貉。貉这一族,也有说他是东夷的,也有说他是北狄的,到底哪一说可靠呢?我说都不差的;貉是始居北方,后来迁徙到东北方的。貉是种族的本名,秽是水名,貉族的一支,处秽水流域的,谓之秽貉,后来亦单称它为秽。

貉族在古代和汉族没甚交涉;然而这一族人,东北走而夫余,其后为句丽、百济,和中国的关系,却很深的。

第四节 氐羌

氐羌二族,在古代,大约是根据于中亚高原的;后来分为许多支(在湟水流域、青海,和黄河上流两岸的,是汉朝时候所谓羌人。在天山南路的,是汉时西域诸国中的氐羌行国。在祁连山一带的,是月氏。在今四川云南和川边的,汉时谓之夷。)其在古代和汉族有交涉的,在氐族为巴,在羌族为鬼方。此族在图腾时代,曾用虫为标志。

羌人和汉族的交涉,只有《易经》上“高宗伐鬼方”,可证汉族当商朝时,对于这一族,曾用兵一次。此外无甚关系。高宗,殷代中兴帝王,名武丁。

第五节 粤

以上所讲的,都是北方和种族,以下就要讲到南方了。南方的种族和汉族最早有交涉的,自然要推黎族。黎族之外,还有一个极大的种族,就是所谓“粤族”。粤也写作越。近来讲历史的人,对于“黎”“粤”二族,都不甚加以分别,未免失之笼统。

“黎族”是后世所谓“苗族”,“粤族”是现在所谓“马来人”。这一种人,在古代也是根据在中亚高原的。后来沿横断山脉南下,分布在亚洲沿海之地。凡现在“亚洲的沿海”,和地理学上所谓“亚洲大陆的真沿边”,都是这一族人所据的。如今称为马来人,古人则谓之粤。古代所谓东夷者,都是此族,所谓南蛮者,却不是此族。古代这一族和汉族有交涉的,有莱夷(灭于春秋齐),淮泗夷到秦有天下,才悉散为人户。其南岭以南,则直到秦始皇手里才征服。

第六节 濮

濮族,就是如今的倮罗。这种人,就是汉朝时候的夜郎、滇、邛都诸国。他的居地,在黔江、金沙江、大渡河流域。在古代,和汉族有交涉的,却还在其北。所以韦昭《国语注》,说濮是“南阳之国”。杜预《释例》说:“建宁郡南有百濮夷,濮夷无君长总统,各以邑落自聚,故称百濮也。建宁,如今湖北的石首县。

这种人,当周初已与于王会,后楚?冒得濮之后,就服属于楚。楚国的黔中郡,大概就是这一族的地方。《史记》:“当初,楚威王派遣将军庄乔带领军队沿长江而上,夺取了巴郡和黔中郡以西的地区。庄乔是楚庄王的后代。庄乔到达滇池。滇池方圆三百里,池旁是平地,肥沃富饶,方圆几千里。庄乔依恃军队的威势平定了这一带,使它归属楚国”。于是中国的兵力,直达今云南省东北部。《史记》:“庄娇打算回楚国报告,却碰上秦国进攻楚国,夺取了楚国的巴郡和黔中郡,道路被阻塞,回不去,于是就依靠他的军队在滇称王。庄娇改变自己的服饰,顺从那裹的习俗,以便于统治那裹的夷人。”于是从黔中以西南,仍旧未入中国版图。直到汉武帝时,方才开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