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消彼长(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1848年革命失败了,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1850年,普鲁士公布了新宪法,确立了以出身和财产为标准的三级选举制。次年,奥地利干脆废除了革命期间的宪法,恢复君主专制。其他各邦也纷纷效仿。一时间,自由的气息荡然无存。不过,与『自由』相比,『统一』的迹象却仿佛明朗了许多。在有关德意志未来的讨论中,中小邦国彻底失去了发言权,普、奥两邦的态度显然更具有决定性意义。

 与奥地利继续维持松散联盟的想法不同,普王虽然不接受法兰克福国民议会递上的皇冠,但是『德意志皇帝』的头衔仍然拥有无以抗拒的诱惑力。1850年年初,普鲁士联合28个小邦,组建新的德意志联盟,以此为基础,提出同奥地利结成一个『联邦国家』。这其实就是变相的统一。不幸,这个方案遭到各方的反对:巴伐利亚等中等邦国抗议,奥地利发出战争威胁,沙皇俄国也公开抵制,最后,普鲁士只好放弃。

 尽管如此,倘若视线离开剑拔弩张的外交战场,仔细观察一下当时的经济格局,如图所示,此消彼长的趋势已经日趋明显。自1834年德意志关税同盟成立后,普鲁士俨然已成为德意志的经济领袖。到19世纪60年代,只有奥地利和零星几个小邦还没有加入德意志关税同盟。关税同盟为各成员邦国带来了丰富的利益,从而使它们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于普鲁士。如果说关税同盟是普鲁士牵制其他各邦的重要抓手,那么第一次工业革命则是把普鲁士塑造为德意志经济强权的最终推动力。从19世纪30年代中期起,德意志各邦先后走上工业化的道路。然而几乎在所有领域中,普鲁士的工业化都遥遥领先于其他邦国。如图所示,普鲁士的柏林已经成为德意志银行业与机械工业的中心城市。在19世纪60年代,仅普鲁士的国民收入便占到德意志联盟的半壁江山。

 当德意志的大多数邦国都以经济为纽带依附于普鲁士,当普鲁士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中又一马当先地成为工业领头羊,那么这两种因素结合的结果便是附图中所展示的情景:德意志的大多数工业中心和银行业都分布在幅员辽阔且连成一体的德意志关税同盟中,与之相对的是仍然以农业为根本的奥地利。在这场经济竞赛中,胜负显然一目了然。现在,德意志的统一已经箭在弦上。人们屏住呼吸,静候着一个道理强者的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