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解体(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1789年,大革命的火焰在巴黎燃起,大部分的德意志知识分子都报之以热情的颂扬。显然,启蒙运动的教诲仍然在德意志大地上拥有众多支持者。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把大火虽在思想上开启了蒙昧的心灵,但却一举粉碎了德意志人已在孕育中的民族国家梦想。随着年轻的拿破仑在法国崛起,神圣罗马帝国的噩梦开始了。

 拿破仑洞悉帝国内部的权力格局,采取了各个击破的方式。他重点打击帝国皇冠的持有者奥地利,接连迫使奥地利签订《福米奥和约》和《吕内维尔和约》,把莱茵河以西的所有领土收入囊中,并占领了比利时、列日和意大利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对于普鲁士,他延续了前任政府的做法,许以『补偿』,使这个『军中之国』按兵不动。他还着力扶持普奥之外的中小邦国,与巴伐利亚和符腾堡等单独签约,分化帝国的抗法力量。在拿破仑的挑唆下,这些所谓的『第三德意志』向哈布斯堡皇室提出召开帝国议会,重新分配领土和修改帝国宪法的要求。

 1803年2月25日,帝国议会通过了《全帝国代表会总决议》,大幅度地调整了1648年以来已大致固定的帝国格局:包括所有教会诸侯在内的112个邦国被取消;52个帝国自由城市中只留下6个(不来梅、汉堡、吕贝克、法兰克福、奥格斯堡和纽伦堡);巴登、黑森卡塞尔、符腾堡和萨尔斯堡上升为选侯;普鲁士退出汉诺威,但在西北德获得了5倍以上的补偿。在整个帝国重组中,改变邦国归属的德意志人多达316万人。毫无疑问,这次变动的最大受害者是哈布斯堡家族。它不仅失去了大片领土,而且还由于教会诸侯国的消灭而失去了重要盟友。这种局势肯定不利于哈布斯堡家族赢得未来的皇帝选举。神圣罗马帝国的第42代皇帝弗朗茨二世决定首先保证奥地利的既得利益。1804年8月,他在维也纳宣布奥地利王国升格为奥地利帝国,他本人兼任奥地利帝国皇帝。

 四个月后,拿破仑在巴黎圣母院给自己加冕,罗马教皇主持了全部的宗教仪式。这便彻底否定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合法性。1805年12月,再次参加反法同盟的奥地利在奥斯特里茨一败涂地,首府维也纳失陷,皇帝落荒而逃。奥地利接受了更为屈辱的《普雷斯堡和约》,失去了五分之一的领土。在拿破仑的策动下,巴伐利亚、符腾堡、巴登等16个邦国在1806年7月12日宣布脱离神圣罗马帝国,正式组建『莱茵邦联』,并承认拿破仑为保护人,拥有支配联邦军队的权力。早已无心恋位的弗朗茨二世顺势在8月6日宣布解散神圣罗马帝国。

 由此,便出现了图中的情势。自962年奥托一世加冕为皇开始,这个存世已有845年之久的神圣罗马帝国已经分崩离析了。曾经连续贡献过16位皇帝的哈布斯堡家族,如今成了『奥地利皇帝』,并一心向东发展。法国人拿走了莱茵河以西地区,西南面的巴伐利亚等邦国也唯法国马首是瞻。德意志的中部出现了一个新的国家『威斯特伐利亚王国』,由拿破仑的幼弟治理。似乎只有北部的普鲁士不仅毫发无损,似乎还有所获益。然而唇亡齿寒,当拿破仑解决了他的主要敌人后,自然把枪口对准了普鲁士。1806年10月,法军长驱直入,一日之内,在耶拿和奥艾尔施塔特接连重创普军。10月27日,拿破仑入驻柏林。不久后,普鲁士被迫在提尔西特求和,由此丧失了一半领土。至此,在拿破仑的阴影下,德意志全境似乎一片惨淡。这让人不禁要问,它未来的光明在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