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区占领(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德国的战后命运是在大国领袖们的谈判桌上反复拉锯磋商后敲定的。在德黑兰会议上,美英苏三国首脑曾决定分割德国,存在争议的问题不过是分割的方式而已。但到雅尔塔会议上,分割方案被领土调整和短期占领的想法所替代。其结果正如图1所示,一方面,苏联把包括科尼斯堡在内的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收入囊中,并把德国的东普鲁士和包括波美拉尼亚一西里西亚在内的东部领土割让给波兰,以作为波兰东部领土让给苏联的补偿。如此一来,德国的领土面积比1939年前减少了10万平方公里。不仅如此,因领土调整而产生的东部难民近1200万人。他们的回国之路十分艰辛,归来之后,又使当时日益紧张的供应困难雪上加霜。

 

 另一方面,苏美英法四国分区占领德国和首都柏林(如图2所示),以实施所谓『4D计划』,即非军事化、非纳粹化、非工业化和民主化。在最初两年间,虽然各国在具体政策上有所差异,但在所谓『盟军管制委员会』的协调下,总方向仍然保持一致。各地军国主义纪念碑被摧毁,颂扬军国主义的书籍付之一炬,作为『军国主义摇篮』的普鲁士遭到拆分,普鲁士作为一个历史实体从此消失。纳粹政权的主要领导人在纽伦堡接受了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戈林等12人被处以绞刑。

 其他德国人都经历了各种形式的政治审查,如在美占区的所有成年人都必须填写调查表,交代自己的政治观点和相关行动。具有军事潜力的工业设施大多被摧毁,苏、法两国作为德国侵略的主要受害国,还在各处占领区内拆卸军工企业,以作为战争赔偿。政治上的民主改造则打上了东西方、甚至各国不同意识形态的烙印。在西部,美方鼓励德国人从下而上地重建政党和其他社会组织,英方则希望把重建进程掌握在自己手中;在东部,苏联人倾向于让德共掌控政治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政治改组方式的差异最终也导致东西占区之间的隔膜越来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