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熬过了大危机,有福的共和国迎来了一段好时光。1924年后,德国的平均经济增长率达到了3.8%。到1927年,经济发展水平恢复到战前水平。这里头,美国人帮了不少忙。1924年年初,由美国人主导的专家委员会提出了新的赔款方案《道威斯计划》。它比较合理地设定了德国在五年内的赔款额度,并允诺由美英出资贷款,首先解决德国经济复兴所需的资金缺口。

 这期间,有一个人绝对功不可没,这就是施特雷泽曼。前总理施特雷泽曼从1924年起转任外长。他从最为关键的德法关系入手,为德国,乃至整个欧洲寻找一条和平之路。附图显示的便是他的伟大杰作《洛迦诺公约》。他充分理解法国的危机感,以放弃阿尔萨斯-洛林为代价,换取法国及其盟友的信任。1925年10月,德、法、英、比、意、波、捷七国在瑞士小城洛迦诺缔结了一系列条约。在这些条约中,德国确保不再变动《凡尔赛和约》所规定的西部边界,但它保留同波兰和捷克在边界问题上的争议。此外,法国分别同波、捷两国签订互助条约,承诺在两国遭到德国侵略时会出手相助。

 《洛迦诺公约》既满足了法国对欧洲集体安全体系的需求,也在事实上稳定了欧洲的外交格局,确实让和平有了指望。次年,施特雷泽曼和法国外长白里安共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同年,德国正式参加国际联盟,并当选为常任理事国,重新获得了欧洲强国的地位。美国人一出手,外加一纸新条约,就解决了危机,这黄金年代来得不是很简单吗?可是,如果我们再深入去看,就会发现,在光明的北面,阴影却非常浓重。

 在国内政治舞台上,一种右倾的趋势日益变得明显起来。在1924年至1929年间,共和国的七届内阁从左右联盟到中右联盟,再到右翼联盟,敌视民主和叫嚣修约(《凡尔赛和约》)的政党对共和国的政治影响力越来越大。1925年,第一任总统艾伯特因病去世,当年通过全民选举上台的第二任总统居然是右翼政党的候选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风云人物—原陆军元帅兴登堡。1929年10月,施特雷泽曼去世。几天后,美国股市崩盘,世界经济陷入萧条之中。德国的黄金年代自此落下帷幕,而施特雷泽曼精心营造的『洛迦诺精神』也不复存在。德国和世界即将迎来一场更大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