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毁灭(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在1941年底至1942年初,纳粹政权似乎颇为顺利地登上了欧洲权力的巅峰。对内,数个抵抗组织被破坏,『最后解决』犹太人的策划业已付诸实践;对外,『大德意志国』的东部边界已延伸到苏联领土的三分之一处,攻打莫斯科的先锋部队据说已能看到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旗。然而,物盛则衰,巅峰也便意味着下坡路的开始。纳粹德国在军事上的溃退恰是从这一时刻拉开帷幕的。如图所示,从1943年初开始,德军在所有战线上都处于节节败退的状态:

 在东线:莫斯科战役并未让德军占据上风。恼羞成怒的希特勒集结150万兵力,向斯大林格勒发起进攻。然而苏军才是这场历时六个半月战役的最终胜利者。1943年1月31日至2月2日,德军投降,整个苏德战场发生逆转,战线开始西移。正因如此,斯大林格勒会战被视作苏德战场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当年夏天,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为激烈的坦克对垒—库尔斯克会战。虽然双方损失相当,但苏军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在随后三个多月里,苏军向西推进400至450公里,解放了包括基辅在内的162座城市。德军从此转入防御态势。

 1944年,苏军集中610万兵力,实施了10场高速度、大规模的战略进攻,史称『十大打击』,歼灭德军160万人,不仅恢复了被德军侵占的领土,而且还顺势攻下了德国在东南欧和北欧的『小兄弟们』。如图所示,8月25日罗马尼亚停战,9月8日保加利亚停战,9月19日芬兰停战,12月31日匈牙利停战。这些德国的昔日同盟友很快调转枪头对德国宣战。1945年1月12日,苏军发动全面进攻。三个月后,苏军占领东普鲁士,攻克维也纳,并在奥得洒西岸建立桥头堡,打开了冲击柏林的道路。

 在南线:1942年10月起的阿拉曼战役让德、意联军在北非转入守势。1943年5月,北非战役结束。三个月后,英美联军渡海占领西西里岛。9月,已推翻墨索里尼统治的意大利新政府签订停战协定,加入盟国作战。希特勒派驻意德军进占罗马和意大利北部,命伞兵救出墨索里尼,让他充任傀儡政府的领袖。但好景不长,随着东线压力增大,希特勒无暇南顾。1945年初,墨索里尼政权被推翻,盟军进入德国南部。

 在西线:1944年6月,英美盟军在法国北部诺曼底登陆,三个月后,整个法国光复,比利时与荷兰解放。这年冬天,为挽救败局,希特勒曾孤注一掷,调集25万人,在阿登山区实施反击,但仍以失败告终。1945年3月下旬,盟军强渡莱茵河,挺进德国心脏地区。1945年4月25日,美军与苏军在易北河一带会师。次日起,苏军强攻柏林。经过几天的殊死搏斗,苏军终于在30日下午把红旗插上了国会大厦的屋顶。希特勒在地下室开枪自尽,为之殉葬的还有纳粹的宣传部长戈培尔。5月8日,德方代表正式向苏、美、英、法四国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欧洲战场以纳粹德国的失败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