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奥争雄

左图为普鲁士的扩张之路
(1740年--1775年)

1740年,神圣罗马帝国的奥地利与普鲁士这两大强国十分巧合地同时完成了邦君更迭。然而『一山容不得二虎』,两国不会因此而惺惺相惜。奥地利的特蕾西娅肩负起『普世君王』的期待,普鲁士的弗里德里希二世也被国人寄予厚望,能为他们最大限度获取所谓『国家利益』,双方之间的兵戎相见不可避免。在当时的欧洲政治环境中,普奥之争绝非两国乃至帝国的一般事务,它还牵涉到英、法、俄以及一系列帝国小邦的利益。这便决定了普照奥之间的斗争绝不会『一战定乾坤』,而奥地利虽也有斩获,但普鲁士最终获益更多。

1740年,特蕾西娅按照《国本诏书》的规定,继承奥地利王位时,受到法国支持的普鲁士、巴伐利亚、萨克森和西班牙提出异议,而英、俄两国支持奥地利。长达八年的『奥地利王位继承战』爆发。多次拉锯后,交战各方最终握手言和。普鲁士获得奥地利的西里西亚地区,弗里德里希二世赢得了『大帝』的美誉。特蕾西娅如愿以偿地登上奥地利的王位,她的丈夫斯特凡则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1756年,特蕾西娅重燃战火,试图夺回西里西亚。此时,法、俄两国支持奥地利,而普鲁士得到英国的资助。在普鲁士和德意志的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东西两线作战的威胁,这也成为此后数代德意志军人的噩梦。普鲁士在战场上眼看已经陷入绝境,这时,俄国沙皇换了人,新沙皇亲普鲁士且崇拜弗里德里希二世,他不仅退出反普同盟,还同普鲁士结盟,转而攻打奥地利。这使普鲁士绝处逢生。最后的结果就如附图显示的,普鲁士不仅保住了西里西亚,还确保了往北海的通道。

奥地利两战不胜,没了主动再战的心情,自此之后,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普—奥『二元制』得以固定下来。两国偶尔还会相互合作,如它们伙同俄国对波兰进行了三次瓜分(如图)。但日益强大的普鲁士总是想尽办法对帝国名义上的首领---奥地利提出挑战。在1778年至1779年的巴伐利亚王位继承战中,如图所示,普鲁士从奥地利的传统势力范围内,又强行获得了安斯巴赫与拜罗伊特两块领地。1785年,弗里德里希二世甚至联合15个邦国,建立诸侯同盟,集体反对奥地利对巴伐利亚的领土要求。总而言之,普奥之间在18世纪末的各种小摩擦,那是接连不断。这也成为帝国进一步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