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人出场(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1862年9月20日清晨,一位身材魁梧的普鲁士人悄悄地在柏林火车站下车。当时或许有人注意到他,但想必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位长相并无特殊之处的人,将在两天后成为普鲁士首相,更不会想到,这个人将开启德意志历史上的『俾斯麦时代』。在我们正式踏入这个时代之前,还是首先沿着附图所标识的轨迹,去了解这位强人的成长历史。

 1815年4月1日,上帝或许开了玩笑,在愚人节这天把俾斯麦送到了人间。当时,他的父母正居住在普鲁士萨克森省舍恩豪森的祖传2别墅中。一年后,全家迁往易北河以东的波美拉尼亚,那里是俾斯麦家族的另一处庄园。在母亲的一手安排下,6岁的俾斯麦被迫离开了极富有诗情画意的东普鲁士,来到柏林,进入寄宿制学校。在这里,他学会了纪律、荣耀等普鲁士精神。1832年起,俾斯麦先后在哥廷根大学和柏林大学攻读法学。大学期间,他时常藐视校规,还以『维护普鲁士』的名义找人决斗。大学的前三个学期里,他与人决斗过25次。

 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柏林、亚琛和波茨坦担任过律师与候补官员,但始终感到这些工作与自己的性情相关太远。在一封家信中,俾斯麦第一次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从政观:『无很想发号施令而不愿听号令』。1847年,俾斯麦十分幸运地通过补缺的方式进入邦议会,成为普鲁士最年轻的议员。他坚决反对自由主义的立场,让保守派十分满意。于是,在格拉赫兄弟的安排下,俾斯麦成功地引起了国王的关注。1848年革命进一步强化了他与王室之间的联系,因为他公开拥护『普鲁士高于德意志』的保守观念。

 1851年,俾斯麦前往法兰克福,成为普鲁士驻德意志联盟议会的代表。在这里,他很快找到了突破口:代表普鲁士,向奥地利在德意志的霸权提出挑战。1859年,俾斯麦结束了在法兰克福的任职,被派往圣彼得堡担任大使。两年年,他又被派往巴黎。出使俄、法的经历为他提供了更为宝贵的国际视野,自此,他的视界超过了普鲁士乃至德意志,开始从欧洲大局来考虑祖国的未来。更为重要的是,他也因此同这两国的君主建立起非同一般的个人友谊。正当俾斯麦踌躇满志之时,机会也恰好降临。新国王威廉一世希望扩军的意图遭到了自由主义者占据优势的邦议会的抵制。在战争部长罗恩的建议下,国王决定启用俾斯麦。这才出现了本节开头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