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良机(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不过,日耳曼人与罗马人之间的微妙平衡并没有维持多久。从公元4世纪起,一股旋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破了西方世界的权力格局,在不经意间为日耳曼人的崛起提供了契机。这股突如其来的旋风来自遥远的东方。公元1世纪,东汉军队取得了对匈奴作战的决定性胜利,迫使不愿臣服的北匈奴逐步西迁。200多年后,北匈奴人已越过俄罗斯,以匈人之名,于公元374年出现在黑海地区,同日耳曼人形成正面交锋。

 在更为凶狠的匈人骑兵面前,本来还算彪悍的日耳曼人很快就败下阵来。最东面的一部分东哥特人首先被降服,另一部分东哥特人则向西逃生。不久,西哥特人也有匈人的攻势面前溃不成军,不得已逃入罗马帝国的境内,乞求庇护。居住在中欧与北欧的日耳曼各部族,如汪达尔人、法兰克人、勃艮第人、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等紧随其后,都被迫离开家乡。如图所示,他们在欧洲境内进行了长达一个世纪的大范围迁移,形成了历史上所说的『欧洲民族大迁徙』。在此期间,匈人的铁骑在莱茵河与多瑙河两岸还多次战胜罗马军队。

 然而,罗马人却发现,匈人虽厉害,却并非他们的心腹大患。在匈人之王阿提拉暴亡后不久,这支军队便群龙无首,迅速解体,消融在历史长河之中。相反,摆脱匈人之后的日耳曼人却迅速恢复元气,开始把罗马帝国的西部纳入掌控之中。在短短100多年间,日耳曼各部族就成为西欧世界的主体民族。西哥特人、斯维比人和汪达尔人先后占领高卢和西班牙。其中汪达尔人离开西班牙后,还渡海到达北非,攻克迦太基城。法兰克人、阿拉曼尼人和勃艮第人终结了罗马帝国在莱茵河以西和多瑙河以南地区的统治。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也进入不列颠,经过一个半世纪的战争,取代原住民凯尔特人,成为那里的新主人。

 不仅如此,日耳曼人还对罗马帝国连续发起了进攻。最先进入帝国境内的西哥特人不堪罗马人的欺凌,揭竿而起,在公元378年重创罗马精锐军团,烧死皇帝瓦伦斯。30多年后,西哥特人甚至南下,洗劫罗马城。在此之后,汪达尔人、斯维比人和阿兰人纷纷效仿,把罗马城折腾得七零八落。到公元476年,东哥特人、雇佣军首领奥多塞更是废黜了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并以东罗马帝国皇帝代理人之名执政。与此同时,迁入罗马帝国境内的日耳曼人为没有西迁的部族留下了广袤的生存空间。在莱茵河以东的广阔天地里,这些留下来的日耳曼人同剩余的凯尔特人、罗马人和斯拉夫人融合起来,逐渐形成了一批新部族,如萨克森人、法兰克尼亚人、士瓦本人、巴伐利亚人等。这些地区就是未来德意志的地盘,这些部族也将是未来德意志民族的直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