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统一(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尽管人们做过多种预测,但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两德之间的重新统一,它的速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和方式(东部并入到西部),仍然让不少人大吃一惊。回头来看,主要由三股力量促成了这一突变。

第一股力量来自联络德国。事实上,联邦政府从未放弃过向东部施加各种影响的机会。例如在文化上,充满着浓厚意识形态色彩的『德国电视二台新闻周刊』从1969年起不间断地攻击东部政权。1987年,西德议会甚至批准摇滚明星在离柏林墙不远处的勃兰登堡门那里举办一场音乐会,以便让西方音乐传到东柏林。这种诱惑连同西部在经济上的绝对优势地位,如磁铁般,对东部公民产生了强大的吸引力。

 第二股力量来自民主德国。尽管东部在社会保障方面做得更为出色,甚至对70年代的西部民众也曾产生过吸引力,然而它在政治上一直强化个人统治的风格,前后两任总书记乌布利希和昂纳克也始终未能找到合适的经济改革之路。其结果是,人们不再信任领导层,反而对外部世界拥有更多的好奇心。例如据1987年的统计,85%的东部公民希望定期看到西方节目;而听闻滚石乐队即将在柏林墙边举办音乐会的谣言时,居然有近400名青少年粉丝不顾个人安危,冒险靠近柏林墙。从这一角度来看,正是东部政权把人民推向了西方。

 第三股力量来自苏联。冷战是把两个德国分别捆绑在美苏两大超级大国的战车上,假如其中一辆战车突然出现变化,相应的德国『盟友』必然受到影响。苏联经济援助的不断减少和东部阵营其他国家的各种变动,都一步步地把处在冷战最前沿的民主德国逼到了绝路。到1989年,这三股力量终于汇集在一起,构成了两德重新统一的强大动力。我们只要看一下当时前后相继的一连串事件,便可以感受到变化的快节奏:

 1989年5月:匈牙利拆除奥匈边界;6月:民主德国的数千公民经奥匈边界出逃。9月,出逃人数已增加到8万;10月:民主德国庆祝建国40周年,各地出现了游行示威,昂纳克下台;11月:柏林墙(左图)开放,人们如潮水般涌向西柏林,双方各处提出统一方案。wdd1990年2月:苏联表示支持两德统一;3月:民主德国举行首次西方式选举,科尔支持的德国社会联盟获胜;5月:两德签订建立货币、经济和社会联盟的条约;8月:两德签订《统一条约》;9月:由两个德国和美苏英法四国参加的外长会议达成《关于最终解决德国问题的条约》;10月3日:两德统一。

 统一后的德国,如图所示,不再追求『德国的欧洲』,而是努力成为『欧洲中的德国』!推进欧洲一体化是新德国国内政外交政策的核心。90年代以来,在德国支持下,欧洲一体化在政治(欧盟)、经济(欧元)等方面都出现了质的突破,甚至不断东扩,吸引了东部阵营的不少国家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