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统一(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1862年,就任首相不久,俾斯麦在议会发表了震惊世人的『铁血演说』。他说:『我们不可能通过演说、联合会、多数决议来进一步达到目的,而是不可避免地将通过一场严重斗争,一场只有通过铁和血才能解决的斗争来达到目的。』这番言论鲜明地反映了俾斯麦立足于现实的政治观。他反对19世纪初开始的『统一与自由运动』,认为两者不可能同时实现。在他看来,只有用军事的方式,才能既达到『统一』,又能软化资产阶级对于『自由』的渴望。

 附图显示的正是俾斯麦施展铁血政策、实现统一的三场战争。第一场是德丹之战。位于北德的石勒苏益格(丹麦人占据多数)与荷尔斯泰因(德意志人占据多数)两地的归属问题,数百年来,一直让德意志与丹麦争论不休,但多数时间里,两地都受丹麦统管。1852年在欧洲其他强国的干涉下,丹麦答应让两地保留一定自治权。可到了1863年,丹麦新国王克里斯蒂安九世决定将之吞并,结果引发了德意志各邦的愤慨。俾斯麦率先在普鲁士扯起民族主义大旗,主动联合奥地利,以『维护德意志民族主权』为名,与丹麦兵戎相见。结果丹麦落败,石荷两地重归德意志所有。1865年,普、奥签订条约,决定由普鲁士管理北面的荷尔斯泰因,奥地利管理南面的石勒苏益格。

 第二场是普奥之战。19世纪60年代以来,普奥矛盾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1866年6月,普鲁士借口奥地利撕毁《加斯坦因专约》,进军捷克地区。奥地利随后操纵德意志联盟议会谴责普鲁士,并组成由德意志中部和南部绝大多数邦国组成的联盟军队予以抗击。联盟军队显然缺乏协调,而普军则势如破竹,很快在北部占领汉诺威、黑森与法兰克福,并在东南面取得了萨多瓦大捷。最后,在法皇的调停下,战争在仅仅持续七周后结束。为了让奥地利成为普鲁士在『欧洲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俾斯麦力主怀柔政策,只是让奥地利接受退出德意志、解散德意志联盟以及少量赔款的协定。

 普奥战争结束后,支持奥地利的北方四邦—汉诺威、黑森、卡塞尔、拿骚和法兰克福被并入普鲁士版图,普鲁士至此连成一片。在俾斯麦的主导下,1967年4月,美因河以北的24个邦国组成北德意志联邦。俾斯麦亲自起草联邦宪法,以保证普鲁士的绝对领导地位。

 第三场是普法之战。在俾斯麦眼中,美因河绝不会是德意志的界限。然而南方四邦(巴登、巴伐利亚、黑森00达姆施塔特和符腾堡)却在法国的支持下,仍然独立在外。俾斯麦在普法关系上的立场鲜明,对法一战已被视作普鲁士统一德意志的最后步骤。恰在此时,普法之间围绕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形成了直接对峙。法国首先对普鲁士宣战,而俾斯麦则以保卫国土为名,再次举起了德意志民族大旗。南德各邦同北德军队组成了50万人的德意志民族军,很快击败了入侵的法军,并转而进入法国。8月底至9月初,双方在色当对决,10万法军投降,连拿破仑三世也做了俾斯麦的俘虏。普法战争彻底扫清了德意志统一的障碍,还把阿尔萨斯和洛林这两块德法历史上多次争夺的地区纳入到德意志人的股掌中。

 自此,德意志统一之路已走到终点。在神圣罗马帝国消失65年后,又一个帝国出现在德意志的土地上,这就是德意志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