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岁月(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1919年至1923年是魏玛共和国的危机岁月。在短短五年间,走马灯式地换了七位总理,不仅赔款问题让内阁焦头烂额,如何安抚左右两翼也让共和国的政治家们时常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中。1920年,君主主义者、东普鲁士地方长官卡普伙同一帮军官,以抵制制裁为名,发动了一场军事政变,曾迫使内阁一度离开柏林。工人阶级虽然及时发起大罢工,帮助政府镇压了卡普暴动,但随后又提出『建立工人政府』的要求,并在中德地区推行激进的社会化措施。1922年,激进的右翼民族主义者借口『犹太人不可能爱国』,刺杀了正在斡旋德国赔款事宜的外交部部长拉特瑙。

 迟迟未能解决的赔款问题,连同情绪不断激化的左右两翼,最终把这段危机岁月推向了它的最高潮。如图所示,1923年的德国已经陷入四面楚歌的危险中。这场全面危机首先开始于西部。1月初,法、比两国借口德国拖延赔款,联合派军占领鲁尔区。面对法比联军的侵占,魏玛政府决定采取『消极抵抗』的政策,即要求鲁尔被占区的民众不要配合占领军当局,德国其他地区则以罢工、示威游行和捐资等方式进行援助。政府为被占区的失业者或停产的矿主准备了多达5000亿马克的『莱茵—鲁尔救助基金』。此举虽然起到了一些抵制效果,但经济代价实在惊人,还引发了恶性通货膨胀。

 在英美两国的斡旋下,新任总理施特雷泽曼决定从9月底起结束消极抵抗政策,并支持美国参与与德国赔款问题的解决。但是,由鲁尔占领和消极抵抗政策带来的影响却不可能立即消失。而且左右两翼的反政府行动也由此拉开帷幕。如图所示,图林根和萨克森两州在革命后一直处于动荡中。这里是传统的工业区,左翼政党的影响力较大。如在哈勒的梅泽堡,共产党是当地第一大党。该党同共产国际取得联系,准备发起无产阶级革命。最终,共产党组织的武装起义被镇压,11月底,德共被宣布为非法组织。

 中央政府虽然打击了德共,但他们很清楚,左翼并不是最可怕的,头号威胁其实是右翼。就在施特雷泽曼宣布停止『消极抵抗』的当日,巴伐利亚州便决定在内部实行紧急状态,任命一位君主主义者卡尔为总督。卡尔扶持各类右翼分子,其中便包括后来搅动德国乃至欧洲历史的希特勒及其纳粹党。11月9日,希特勒在慕尼黑最大的啤酒馆发起暴动,试图迫使卡尔迟早同柏林决裂。熟料,老奸巨猾的卡尔审时度势,仍不愿意立即同中央政府决裂,反而掉转头镇压纳粹党。这场啤酒馆暴动以失败告终。次年,希特勒被判五年监禁。总之,1923年可以说集中体现了共和国初期的各种矛盾,但魏玛民主最后居然奇迹般地安然无恙。熬过了危机的共和国,接着就迎来了一段黄金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