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球不落』(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德意志帝国成立的时候,整个欧洲也正在『新生』。同1815年维也纳会议后的欧洲相比,此时的欧洲出现了三个新国家:1861年实现统一的意大利王国;1866年后被逐出德意志、并于次年建立起来的奥匈帝国;1871年刚刚成立的德意志帝国。它们加上英、法、俄三个传统强国,构成了欧洲,乃至当时世界的主要外交舞台。在这个舞台上,德意志帝国并不因它处于中心地位而沾沾自喜。恰恰相反,深谋远虑的俾斯麦早已认识到地理位置带来的困境:『我们位于欧洲中部。我们至少有三条会遭到进攻的战线,我们还比其他任何一个民族更易遭到别人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的危险。』
为此,俾斯麦精心编织了一张纵横交错、异常复杂的外交网。它以维护德国作为欧洲大陆强国的地位为目标,因而也被称作『大陆政策』。这一揽子政策被后人称为『五球不落』法,因为它的基本思想是,让其他五个强国如球一般,被德意志玩弄在鼓掌之间。附图就形象地展示了这张网。下面就让我们来一一分解各种法门。
政策核心是防止法国复兴及其同俄国的联合,致命德国陷入两线作战的困境。因此,法、俄两『球』之间必须筑起屏障,确保隔离。而在俾斯麦看来,德法和解毫无希望,两国再战只是早晚的事。因此,法国这个『球』要被重重包围,严防死守。为此,他一方面制造『战争在望』的舆论,试图以防御战的名义对法国先发制人;另一方面四处煽风点火,例如怂恿英国和意大利在北非渗透,从而使两国与法国的关系极为紧张。
奥匈帝国与俄国都是俾斯麦着意拉拢的对象,但两国又在巴尔干地区互不相让。因此,如何联合奥匈帝国、拉拢俄国,并协调俄奥关系,便成为俾斯麦大棋局上的重要环节。1866年普奥之战后,俾斯麦手下留情,没有『痛打』奥地利,现在那份仁慈起作用了,德奥关系发展顺利。在对俄政策上,俾斯麦看准了俄国因为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问题上,与英法等国存在矛盾,便居中调停,换取俄国的好感,同时打消俄、法接近的可能性。此外,他又以专制统治原则和镇压波兰的共同要求为名,促成德、奥、俄结成『三皇同盟』。
和如日中天的英国硬碰硬,可不是聪明人俾斯麦会做的事情。帝国成立初期,俾斯麦便坚持在欧洲之外的政策上持谨慎态度,拒绝迅速发展海军的计划,以免让海上霸主英国起疑心。不仅如此,他还多次在外交政策上向英国让步,既让英国不会对德发难,又让它不会想要与法、俄接近。然而,外交局势的瞬息万变总归不是他凭一已之力就能控制的。奥俄两国在巴尔干半岛上的根本利益冲突,最终使『三皇同盟』破裂,而俄国与法国之间的亲近,让他苦心争取来的德俄『再保险条约』形同虚设。到19世纪80年代,国内的民族主义者又迫使他也开始热衷于海外殖民,以致德英关系失和。德国最终同奥匈帝国及意大利结成了『三四同盟』,其他三个国家随后结成『三国协约』。欧洲的战争阴云至此愈加浓密。1890年。在内政外交均显败迹之时,俾斯麦又同年轻的皇帝威廉二世关系紧张,最终挂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