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瓶旧酒(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左图为解放战争后的德意志)

附图显示了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后德意志的新状态。假如我们把它与解放战争之前的情况相比,便会发现,历史似乎走上一条回头路。除了邦国大小和数量上的变化外,这个拥有『德意志联盟』新名称的国家仍然远离了现代民族国家的基本特征:它没有首都,不立宪法,联系松弛,权力分散。新瓶旧酒,如是而已。在充满激情的民族解放战争后,德意志人为什么仍然无法构建起一个政治性的民族共同体呢?

 这首先同邻国的恐惧有关。在经过20年的战争和300万人丧生后,欧洲国家再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新的强国出现在大陆。它们以恢复『欧洲的自由』为名,决定用德意志分裂格局来维持所谓的『均势』。曾经的帝国领袖奥地利也欢迎这种『均势』。它既不愿意从自己的多民族帝国中抽身,以构建德意志民族国家,同时又希望继续维持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以保证自己的统治权。为此,奥地利外交大臣提出,『德意志』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政治统一更是『妄想』。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高兴民族解放大旗的普鲁士,居然同样对德意志的统一不感兴趣。普鲁士现在关心的,只是如何在新一轮领土调整中捞到更多地盘。

 由此,1815年6月8日成立的『德意志联盟』只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复生而已。如图所示,它由38个主权邦国组成。在35位统治者中,除了德意志境内的各邦君外,英国国王、瑞典国王与尼德兰国王因分别拥有汉诺威、荷尔斯泰与卢森堡而卷入德意志事务。与之相反,奥地利与普鲁士这两个大邦却各自拥有着并不属于该联盟的国土。在这场恢复旧秩序的变动中,奥地利无疑保住了自己的传统地位,借助联盟议会主席的身份,继续担当德意志的名义统治者。这样一来,德意志联盟事实上确立了『奥地利—普鲁士』的双头统治体制。这种『一山二虎』的政治结构,连同新瓶旧酒的统治形态,注定了1815年后的德意志社会并不会如愿走向稳定。恰恰相反,支持与反对政治统一的斗争才刚刚开始,而通往新帝国的道路自此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