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中原(鼠标移到图像上可局部放大)

 

图中显示的是公元526年左右的欧洲。昔日的地中海霸主罗马帝国已失去了半壁江山。在其西部旧址上,出现了数个日耳曼小王国:意大利北部分别由勃艮第人和东哥特人占据,西可特人和斯维比人控制着伊比特亚半岛,法兰克人则成为高卢地区的新统治者,汪达尔人在北非开疆辟土。在原来的大日耳曼尼亚地区,也出现了图林根王国。它们之间的攻城略池成为这一时期的政治常态。

 尽管日耳曼人已成为西欧的主体民族,但他们同罗马帝国的联系却是『剪不断,理还乱』。初登文明殿堂的『蛮族』们曾一心想要消除罗马人的所有影响。他们用武力强迫罗马贵族剃去长须,穿上本族服装。被封为帝国国教的基督教备受捣毁,各地教堂被毁。更有甚者,如西哥特人还试图抹掉『罗马』之名。一时间西欧陷入『蛮族化』的混乱局面中,东罗马帝国也不得不做好同这些小王国持久作战的准备。然而时隔不久,如同世界其他地区的游牧民族一样,这些日耳曼部族很快发现,被征服者的文化却是自己稳定统治、扩张势力的宝贵财富。于是,日耳曼小王国前仆后继地踏上了『罗马化』的道路。

 更有意思的是,在这些西欧的新统治者之间,流传着一种『正朔』的神话。据传说,唯有恺撒的子孙们才有神力登上皇帝的宝座。由此,日耳曼小王国虽然逐鹿中原,却在近500年的时间里,无人敢问鼎称帝。与此相反,不少国王争先向远在拜占庭的东罗马帝国皇帝表露衷心:一度权势极大的西奥多里克发誓要『模仿』帝国的统治;勃艮第国王西吉斯孟把自己称作东罗马皇帝在西欧的代表。『罗马化』的热情也带动了基督教文化的复兴。很快,基督教的影响超出了罗马帝国的原有疆域,形成了一个新的文化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