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5章 靠边站,1976(4)

 

叶帅力求避免在采取抓捕行动时军队之间发生冲突。四人帮在钓鱼台的住所都有自己的警卫,因此应该避免在那里交手。时机的选择也至关重要。华国锋、叶剑英和汪东兴这3位策划者一致认为,必须抢在四人帮之前动手。10月5日下午叶帅分别与华国锋和汪东兴商量,他们决定由华国锋发出通知,在第二天即10月6日晚8时在中南海怀仁堂临时召开政治局常委会:宣布的会议内容包括3个重要问题:出版《毛选》第五卷,筹建毛主席纪念堂,研究毛主席在中南海过去的住所的用途。10月6日晚,汪东兴的一小批警卫人员已埋伏在室内,但是楼外一切如常。将近8时王洪文从东门迈步走进房间,立刻被警卫扭住。他怒斥道:“我是来开会的,你们这是干什么!”警卫把他摁倒在地拖进大厅。华国锋起身说道:“王洪文,你犯下了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行,中央要对你进行隔离审查。”王洪文被押出大厅后,张春桥也提着公文包准时到达。他正要从东门进入大厅,也被警卫抓住铐了起来。华国锋向他宣布要对他的罪行进行审查,他也乖乖就范。姚文元一到,在楼外就被逮捕了。

与此同时,一小队警卫前往中南海江青的住所,向她宣布要对她进行特殊审查。35分钟之内,没放一枪一弹,没流一滴血,“四人帮”的威胁就被消除了。大约在同时,华国锋和叶剑英还派出一队特别人马前往广播电台、新华社、《人民日报》等新闻单位,以及确保“四人帮”余党无法向社会传播消息、不公布任何新闻,直到到“四人帮”骨干分子全部抓起来为止。

“四人帮”余党制造动乱的最大危险来自于上海的武装民兵。事实上,叶剑英和华国锋等人对“四人帮”被捕一事严加保密,直到他们确定已经控制了上海。曾长期担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飞到北京向几位领导保证说,部队对上海可能爆发的战事已做好充分准备。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四人帮”被捕两天后,上海的余党因为与他们联系不上怀疑出了麻烦,开始为武力反抗做准备。北京为了对付这种威胁,电召江青在上海的同党马天水等人去北京开会,这些人一到北京,就稀里糊涂屈服了。中央随即派以苏振华将军为首的一批老干部去上海稳定局势。

    华主席寻求党内支持

但是,对于是否应当逮捕“四人帮”,甚至对于毛泽东是否真心选择华国锋做接班人,党内是有怀疑的。毛泽东事实上从未公开批评过江青,人们先前也从未听说过“四人帮”一词。高层干部知道,毛泽东也从未想过要逮捕“四人帮”,即便不喜欢“四人帮”的人也觉得应当服从毛泽东的遗愿。

为了巩固对华国锋统治的支持,叶帅和李先念在各省和各大军区的主要负责人在北京召开的会议上力挺华国锋。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华国锋第一次出示了毛泽东在4月30日新西兰总理马尔登访华期间给他潦草写就的纸条:“你办事,我放心。”此举有助于使各军区党委书记相信毛泽东确实选择了华国锋。与会者向他表明了支持他当选的态度。

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华国锋决定继续批邓,拖延恢复邓小平的工作。他在10月26日宣布,当前要批“四人帮”,可以附带批邓。党内对邓小平的批判虽然没有像当初“四人帮”那样极端,但仍持续了数月。华国锋还没准备好让邓小平回来。邓太有经验、太自信,也随时能够掌控大局。叶帅也认为,华国锋需要时间巩固自己的领导地位,还是让邓小平晚一点回来为好。临近1976年年底时,叶剑英元帅和李先念等老干部才提议恢复邓小平的工作。邓小平一向愿意接受权力的现实,他是最早表示拥护华国锋的领导人之一。邓小平在10月10日写了一封信,请汪东兴转交华国锋。他在信中祝贺党在华国锋同志领导下采取果断行动,取得了对阴谋篡权者的伟大胜利。他说,华国锋同志是最适合的毛主席接班人。

这时,另一些领导人已经开始推断邓小平将在某个时间点回来工作。有些领导人认为,可能会给他安排类似于毛泽东在1974年设想的,让邓小平取代周恩来领导政府、同时配合王洪文的工作。或许邓小平可以利用他的丰富经验和能力,在党的首脑华国锋的领导下负责政府工作。其他人认为,可以让邓小平担任更有限的角色,只抓外交。还有一些人认为,可以在某个时候让邓小平完全接过党的工作,就像1975年夏天那样。为邓小平恢复工作的决定于1977年1月6日做出。而实际情况是,华国锋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又拖了半年才让邓小平恢复工作。

激进路线的终结

毛泽东去世和“四人帮”被捕之后,到天安门广场中心的毛主席纪念堂参观的人仍络绎不绝,但是过去时期的激进思想、群众运动和阶级斗争,已经不再是中国人日常生活的内容了。其实,激进思想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分离过程,早在1974年毛泽东宣布支持安定团结时就已经开始了。1975年在邓小平的领导下,以及1976年初华国锋掌权时期,这个过程一直在继续。宣布“四人帮”被捕之后自发的欢庆,以及先前“四五运动”时的民意宣泄,都是强大而明显的象征,表明群众憎恨给国家带来严重混乱和破坏的激进思想。

后来的审判“四人帮”成了一次全民观赏的庙堂祭典,这次审判中对激进思想的谴责没有针对毛,而是指向了“四人帮”。其实,包括一些庆贺“四人帮”被捕收审的干部在内,很多人过去都曾信奉毛泽东的思想,甚至参加过实现这种理想的努力。尽管如此,“四人帮”的覆灭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种想通过不断革命和阶级斗争去改造世界的希望的破灭。中国人在这种局势的转折中表现出的兴奋和释然,后来将会变成支持改革开放务实政策的深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