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1章 革命者、建设者、改革者,1904-1969(中)

 

江西、长征和西北根据地,1930-1938

上海的党中央在为邓小平安排工作上动作迟缓,但几个月后同意了邓小平去江西中央苏区的请求。中央苏区方圆数百里,从赣西南风光秀丽但条件艰苦的井冈山,绵延到东南部地势平坦的农业区。邓小平奉派前往东南部的瑞金报到,1930年8月他和阿金抵达目的地,不久结为夫妇。

到瑞金几周后,邓小平担任了瑞金县委书记。在江西,邓小平对毛泽东产生了极大的崇敬。在瑞金工作一年后,邓小平又被调往瑞金以南的会昌县担任党的工作的实际负责人。和毛泽东一样,邓小平也认为共产党必须建立农村根据地,等到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向对手发起挑战。然而中央领导却指责邓小平追随罗明的失败主义政策,在打击敌军上不够积极主动。在后来所谓邓小平三起三落的“第一落”中,他被撤销了会昌县委书记一职,并和3个同事(毛泽东的胞弟毛泽覃、谢唯俊和古柏)一起受到严厉批评。邓小平受到严厉指责,被称为“毛派头子”,甚至他的第二任妻子阿金也加入了批判他的行列,和他离婚,嫁给了批他的人之一、在法国时就和邓相识的李维汉。幸运的是,邓小平的另一位在法国时的故交、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李富春,在他下放几个月后把他叫回来,委任为江西省委宣传干事。

据邓榕说,在1930年至1931年的一系列沉重打击---第一个妻子和孩子去世、自己在党内受到严厉批评和责难、第二个妻子与他离婚---之前,邓小平是个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的人,但是经历了这一连串的悲剧和挫折后,他变得更为内敛、少言寡语。他还无从知道,从长远看,他被指责为“毛派头子”受到惩罚是他的运气,因为这使毛泽东长期相信邓小平是忠实于自己的。在后来的岁月里,即使在毛泽东让激进派批邓时,也绝不同意把邓小平清除出党。

共产党建立的苏区根据地使蒋介石对共产党的威胁深感忧虑,于是派兵围剿江西苏区。共产党在四次反围剿战役中都击退了国民党,但在第五次围剿中,强大的国民党把共产党赶出了根据地,共产党从此踏上差不多长达一年的转战之路,此即著名的“长征”。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才从江西到达陕西的新根据地。长征给中共造成重创,从江西出发时军队大约有86000人,1935年10月到达陕甘宁边区时只剩下不足10000人。长征开始几周后的1935年1月,在贵州遵义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授权毛泽东领导军队,也为他成为中共头号领导人铺平了道路。邓小平不是遵义会议的正式成员,但他作为书记员得以出席会议。在长征的最初几周里,邓小平负责出版《红星》报。长征途中他得了伤寒,几乎送命。他后来对客人说,自己是一半靠马一半靠脚走完了长征。

1936年12月,军阀张学良的军队发动西安事变囚禁了蒋介石总司令,给共产党带来良机。蒋介石为了使自己获释,被迫同意开始第二次国共合作,共同抗日。这个协议消除了来自蒋介石军队的压力,共产党乘机于1937年1月转移到陕北延安一块更大的根据地。邓小平在这里作为红一军团宣传部长领导着文工团。这一年夏天,日本人从东北向全中国发动侵略,占领了许多重要城市和交通干线,但农村地区西南地区的城市仍在中国人控制之下。

抗战时期,1937-1945

1937年,毛泽东任命他最得力的将军之一刘伯承为八路军主力部队第129师师长。不久之后,1938年1月,就像其他单位一样,毛泽东又给刘伯承配了政委,就是邓小平。不过和其他政委不同的是,邓小平任第一书记,刘伯承任第二书记,这使邓小平享有更大的权力。在抗战期间,129师为了躲避日本人,不断在太行山区变换驻地,但驻地总是设在骑马一天之内可以赶到八路军总部的地方,以方便领导人参加重要会议。

邓小平在1939年第二次回到延安,并在那里与卓琳结婚。卓琳是延安聪明伶俐的革命三姐妹之一,她们是以制作云南火腿闻名的一位富商—他死于后来的土改---的女儿。三姐妹都念过大学,并在读书期间参加了革命,卓琳更是被竞争激烈的北京大学录取。邓小平和比他小12岁的卓琳的简朴婚礼是在毛泽东的窑洞前举行的,到场的有毛泽东、刘少奇、李富春和其他几个人。邓小平和卓琳育有三女(邓林、邓楠、邓榕)二子(邓朴方和邓质方)。邓小平并不亲近自己的父亲,可是他的妻子儿女却是他面对繁重工作压力的避风港。

内战,1946-1949

抗战结束还不到一年,国共之间的内战爆发不久,刘伯承和邓小平便奉命率军进入华中大平原一侧的大别山。毛泽东这一调动的直接目的,是要把国民党军队赶出西北地区,因为它正威胁着延安的中共总部;但不止如此,毛还希望在华中平原附近建立一块根据地。向大别山进军注定伤亡惨重,因为刘邓大军缺少御寒衣被等各种给养,而该地区的敌军又十分强大。尽管困难重重,刘邓还是建立了一个鸟瞰华中平原的根据地。这个根据地将在未来的淮海战役中发挥作用。实际上,挺进大别山,使刘邓部丢失大部辎重,战力严重衰退,甚至远逊于陈粟部。但是挺进大别山对于日后的淮海战役影响甚微。

淮海战役从1948年11月初打到1949年1月,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国民党的参战军队大约为80万,中共投入的兵力大约为60万。中共的战略是引诱长江以北的国民党军队打一场歼灭战,以减少渡过宽阔的长江时可能遇到的抵抗。提出这个战略的人是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的副手、精明强干的粟裕将军。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在人数上多于刘邓大军,在淮海战役初期的战斗中歼敌也比受到敌军重兵围困的刘邓大军更为成功。时称中原野战军的刘邓大军,在投入战斗后伤亡惨重,需要粟裕的华东野战军及其炮兵前来增援。在淮海战役的最后阶段,毛泽东下令成立总前委,将60万中共军队纳入总前委书记邓小平的统一领导。邓小平在淮海战役中的领导作用并非没有争议。刘伯承担心部队的安全,试图挖掘更多的战壕以抵御国民党军队的优势火力,邓小平却坚持进攻。后来有人批评邓小平说,他在战役初期把部队置于更大的危险之中,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由总前委书记邓小平统一领导的60万中共大军,取得了淮海战役的胜利。此后蒋介石的军队便退居守势,共产党的军队则继续向南和向西推进。事实上,淮海战役之后,国民党已经难以集结大军抵抗共产党的进攻了。中共军队轻松击溃抵抗,渡过宽阔的长江,迅速地西进、南进。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曾在1984年问邓小平,他在一生中的什么时候感到最幸福,邓小平回答说,是他们克服兵力装备都不如对手的双重障碍,取得解放战争胜利的那三年。中共军队攻占上海后,邓小平有几周的时间亲自负责接管上海市政府各个部门的军管会工作。在领导上海的政权过渡之后,邓小平离开了上海返回自己的部队,开始向大西南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