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9苏联-越南的威胁,1978—1979 (1)

 

1977年夏天邓小平重新掌管国防和外交工作后,面对着两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一是对抗苏联和越南的威胁,维护国家安全;二是为争取外国对中国现代化的帮助打下基础。为了减少苏联的军事威胁,他努力加强与邻国的关系,阻止苏联的势力扩张。为了给中国的现代化争取帮助,他转向日本和美国。为了达成这两个目标,他在1978年1月后的13个月里出访多国,访问的国家数量超过了他一生其他时间到访国家的总和。

邓小平担负起外交职责

外交一向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的核心工作。毛泽东和周恩来在外交方面都是世界顶级的战略家,他们充满自信,能够与外国领导人平等地打交道。毛泽东会见外国人时散发着帝王般的自信,谈论哲学、历史和文学、纵论天下大势。周恩来在国内外会见外宾时,则表现得博学而儒雅,他态度亲切,体贴入微。他既谈大事,也愿意讨论细节。

像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样,邓小平对国家有着出于本能的忠诚,具有战略眼光和维护国家利益的坚定立场。也同他们一样,邓小平在会见外国人时,不但要完成既定的会谈内容,还会努力摸清来访者的性格和目的。但是,与毛和周相比,邓关注与中国有关的重大问题时更有系统性,也更加坦白直率。驻京外交官都十分尊重邓小平,认为他是个可以打交道的人。外国来访者也很喜欢邓小平,他机智、专注,讲话直言不讳,愿意解决问题。黄华曾多次陪同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会见国外的来访者,他在谈到邓小平时说:“他能很好地抓住主要问题,深刻理解并简单说明问题的实质,果断并且直截了当地做出判断和决定。”

毛泽东对中国怀有过于宏大的、超越了现实国情国力的构想。邓小平与毛不同,他一向很现实,承认中国的弱点和落后。但是他也具备基本的自信:他知道自己代表着一个地大物博的国家,它有着悠久而伟大的文明史。他在与外国领导人打交道时,把他们视为解决问题的伙伴,很快就直奔主题。由于没有心理负担,他便能既不畏强也不凌弱地坚决抵制他认为不符合中国利益的外来压力。但邓小平并非总能展示这种自信。1974年他第一次访问纽约,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他的讲话让人觉得拘谨而刻板,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部下会把他的一言一行汇报给毛泽东。他在1975年时仍然很小心,因为在所有重大外交政策问题上他仍要得到毛泽东的首肯。但是毛、周去世之后,他就可以自主地与外国领导人谈判,不用担心他人的意见。

从1977年7月到1979年底,他在同外国领导人会谈时总会恭敬地提到“华主席”。但是自从他1977年复出,外国客人就从未怀疑过他是中国外交政策的当家人。他不但是代表中国的谈判者,而且是伟大的外交战略家。虽然他也阅读外交官的报告,但在重大决策上,他更多依靠自己老到的判断力。他之所以能表现得轻松自如,是因为他对当下的问题与总体战略的关系有着可靠的理解,对自己和对手交涉的能力充满自信。在与外国人的会谈中,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先说几句机智的开场白,对外国客人表示欢迎,然后迅速专注于他要讨论的议题,直率、明确、强有力地表明自己的观点。

以苏联为大敌

1969年,苏联显然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中国的主要敌人---这一年7月尼克松总统宣布,美国不会涉足亚洲大陆的战争;而3月和8月的两次边境冲突后,中苏关系依然剑拔弩张。1975年美国从越南撤军后,苏联和越南便趁此机会,填补了美国撤军留下的空白。在邓小平看来这加剧了对中国利益的威胁。他的结论是,苏联决心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越南则想成为东南亚的霸主。因此中国要与立场相同的另一些国家---美国、日本和北欧各国---形成对抗苏联的“一条线”。同时,中国要努力使另一些国家---比如印度---疏远苏联。

1977年邓小平复出时,苏联和越南正加紧合作,扩张它们在东南亚的势力,这让邓小平感觉到日益增长的威胁。在所有这些事态的发展中,邓小平认为苏越结盟对中国的威胁最大,因此假如中国能对越南这颗棋子大胆下手,就能最有效地阻止苏联的包围。他说,越南人赶走美国兵之后,开始变得趾高气扬。1978年5月布热津斯基与邓小平进行关系正常化谈判时,邓小平对越南背信弃义的严厉谴责曾让他感到吃惊。1978年见过邓小平的另一个外交官也说,只要一提到越南,邓小平就不由自主地发怒。

中越冲突的前奏

如果邓小平在1975年底没有被赶下台,他也许能避免中越两国的彻底决裂。但是他在1977年7月恢复工作后面对的局面已经改变:苏越合作有增无减,中国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都已严重恶化。与此同时,华人开始逃离越南。越共领导人在1975年夺取南方后,着手对经济实行大规模的集体化和国有化。他们在这个过程中开始打击南越的150万华人。越南领导人担心,假如入侵柬埔寨或是与中国边境冲突加剧,华人有可能转而反对他们。他们发动了规模浩大的运动,把大批华人成群结队送往拘留中心,致使很多华人逃离越南。当1977年7月邓小平复出时,最终导致大约16万华人背井离乡的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1978年5月,中国中止了21个援越项目以示报复。

就像毛泽东和周恩来一样,邓小平从十分长远的角度思考问题。在1978年,中国所面临的威胁不是迫在眉睫的入侵,而是一种更大的危险:假如苏联继续扩大使用越南的基地,将导致苏联和越南对中国的包围。邓小平在向西方人解释这种局势时说,越南就像亚洲的古巴,它是中国旁边的一个基地,苏联能在这里布置它的军舰、飞机和导弹。苏联的军力远胜过中国,如果它把导弹部署到越南,中国无论如何也难以迫使苏联拆除它们。邓小平认为,在这些基地强大起来之前,亟须加强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以对抗苏联和越南的扩张。

邓小平在出访的13个月里,只访问了一个共产党国家—朝鲜,其他7个全是非共产党国家。他首先访问了一直与中国关系良好、能帮助中国加强边境安全的几个国家。在他的5次出访中,前3个都是与中国接壤的国家。之后,他又出访了日本和美国。这两个国家最有助于中国的四化建设,其强大的军事实力也有助于遏阻苏联和越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