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开辟邓小平时代 1978-1980

  第9章 苏联-越南的威胁,1978—1979(1)

 

出访缅甸和尼泊尔:1978年1-2月

邓小平接过外交工作后第一次出访的两个国家是缅甸和尼泊尔。邓小平的首要目的不是与这两个国家签署任何具体协议。因为红卫兵曾使中国的所有邻国感到害怕,所以为了发展良好的合作关系,首先要修补好篱笆。有了更好的关系,与中国接壤的国家才会更愿意与中国合作,对抗苏联势力在该地区的扩张。

邓小平在缅甸讲话时很谨慎,他恭敬地提到华国锋主席,甚至重复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但是就在这一年内不久以后,随着党内气氛开始脱离毛泽东思想以及邓小平个人地位的上升,这些说法就从他的讲话中消失了。他在缅甸和不同社会团体的重要领袖交谈,通过参观著名的佛寺和其他场所,向当地文化表达敬意。他在讲话中强调中缅友谊源远流长,并且谈到两国对苏联和越南在东南亚的势力持有共同的观点。缅甸总理奈温对中国继续跟缅甸和东南亚各地的共产党保持联系表示关切,而中国至今仍不打算切断这种联系,这个问题限制着中缅合作的范围。尽管缅甸继续奉行不结盟政策,但是在中国与苏越霸权的斗争中,它进一步偏向了中国。

和缅甸一样,尼泊尔也给予邓小平热情的欢迎。在五六十年代,尼泊尔力求在印度和中国之间保持中立,但是印度甘地政府对尼泊尔采取强硬路线后,尼泊尔转而向中国寻求支持。中国支持尼泊尔建立和平区,扩大对尼泊尔的援助,与尼泊尔开通直达航线,同意开展高层官员的互访。邓小平在尼泊尔参观了寺院、博物馆和一些历史遗迹。邓小平说,每个国家都渴望独立,他鼓励第三世界国家加强合作,对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其他外来强权。他说,两个超级大国的相互对抗在南亚造成了严重的不稳定,但这种不稳定的局势对于这两个大国来说也仍然是不利的。中国将继续帮助尼泊尔维护国家独立。

邓小平在1978年1月还没有充分的自主权,他不能过于背离毛的思想。就像在缅甸一样,他不但谈到要团结在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并且表示要贯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外交政策。还要再等上几个月,北京才能达成新的共识,使邓小平能够向阶级斗争说再见。不过,邓对缅甸和尼泊尔的访问十分顺利,有助于加强两国与中国的合作。

出访朝鲜,1978年9月8-13日

   

越南一旦和苏联联手,中国能否与亚洲另一个较大的共产党国家朝鲜维持良好关系,不使其变成另一个“亚洲的古巴”,就变得更加重要了。中国决定发展中美关系,而美国是对朝鲜的敌人韩国提供帮助的大国,这会深深触怒朝鲜。邓小平不久后将出访日本,后者是朝鲜长久以来的敌人,并且也在帮助韩国发展经济,这同样会引起朝鲜的严重关切。邓小平要应付的一个棘手问题是,与日美恢复关系时,如何尽量减少对中朝关系的伤害。邓小平不想让朝鲜更加靠近苏联。因此他决定,上策是事先向朝鲜人做出充分解释,不使他们事后感到意外。

金日成为了1978年9月10日的建国30周年大庆,想方设法让外国高级官员来朝鲜出席庆典。邓小平在朝鲜访问5天,给足了金日成面子。他也是出席庆典的外国官员中级别最高的。金日成很高兴有这样一位中国高官接受他的邀请,在整周的群众大会上,一直让邓小平陪伴在身边。在朝鲜,金日成和邓小平进行了数次私下或公开会谈。邓小平解释了中国的严重经济问题和致力于现代化的必要性。当时朝鲜的工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比重高于中国,但已经开始落在正全力起飞的韩国工业后面。邓小平说,“必须把世界的尖端技术作为我们现代化的起点,最近我们的同志去国外看了看,越看越知道自己落后。”在谈到苏联的危险时他说,为了避免战争,必须备战,只有这样苏联才会更加谨慎。

鉴于邓小平正在执行的对美对日政策,他的访问可以说相当成功。金日成没有和越南一起加入包围中国的行列,继续同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以后的岁月里,金日成总是确信地对人说,邓小平是他的朋友。在这次访问中,邓小平完成了一项十分棘手的使命,否则朝鲜很有可能由于中国打算与它的敌国(美国和日本)交往,而疏远中国,靠近苏联。

在东南亚寻求盟友,1978年10月5-15日

到1978年夏天时,中国认为越南正在策划入侵柬埔寨,而这一预测成为了中国采取行动的导火索。中国要支持柬埔寨这个它一直给予援助的盟友。让中国尤其感到不安的是,有更多的苏联顾问和装备抵达越南,支援进攻。因此,邓小平决定,首先要立场强硬,现代化的和平环境只能等等再说。越南从1978年7月开始轰炸柬埔寨,每天出动飞机多达30架次,9月份又增加到100架次。11月,中国领导人观察了越南的备战情况后断定,越南将在12月的旱季能够调动坦克时入侵柬埔寨。邓小平根据自己与苏联打交道的长期经验,认为谈判是没用的。他相信,要让苏联停止在东南亚的扩张,就得采取强有力的军事行动。他打算教训一下越南,让它知道无视中国的警告以及向苏联提供军事基地,将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

越南的强权先扩张至老挝,后又伸向柬埔寨,这使东南亚的陆地国家也受到向越南屈服的压力。这些国家不想受越南的摆布,可是又觉得无力对抗有苏联撑腰的越南,更难以对抗苏联在该地区的进一步扩张。邓小平担心这些东南亚国家---马来西亚、泰国和新加坡---感到只能向苏越强权让步,从而损害中国的长期利益。因此他认为,努力让南亚各国疏远越南至关重要。越南总理范文同在1978年9月出访东南亚,试图使东南亚各国对越南准备入侵柬埔寨给予谅解。尽管范文同未能与东盟签订友好条约,但东南亚各国已打算向越南的强权屈服。邓小平在11月决定必须出访这个地区,阻止它们向苏联和越南的威胁低头。

邓小平启程前往东南亚访问时,已开始准备针对越南入侵柬埔寨的军事行动,但并没公布这一计划。他决定以军事进攻的方式“给越南一个教训”,拿下几个县城,表明中国可以继续深入,然后迅速撤出。这也可以减少苏联派兵增援越南的风险。通过攻打越南而不是苏联,中国也可以向苏联表明,它在该地区建立武力的任何做法都是代价高昂的。幸运的是,邓小平于1978年11月5日出访东南亚的前两天,苏联和越南签订为期25年的和平友好条约,把两个国家绑在了一起。这个条约给东南亚国家敲响了警钟,使他们更能接受邓小平的建议,合作对抗苏越的扩张。东南亚的领导人毫不怀疑邓小平掌管着中国的外交,他在外交政策上说的话,中国的其他领导人都会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