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开创邓小平时代 1978-1980

   第11章 向美国开放,1978-1979(5)

 

亚特兰大、休斯敦和西雅图

在与华盛顿官员的会谈中,邓小平谈的是全球战略问题。但是在参观各地的旅途中,他则着重考察现代工业和交通,并鼓励美国商人对华投资、学术界人士促进学术交流、普通民众支持两国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在与工商界人士的交谈中,他强调中国有很多商品可供出口,用来购买他急于得到的技术。在他停留的大多数地方都有挥舞着台湾“国旗”的抗议者,有些地方还有狂热的美国左派抗议邓小平投靠资产阶级,背叛毛的革命。

在亚特兰大,邓小平迷住了卡特总统家乡的人们。尽管他只在那里待了23个小时,在几天内却一直是媒体上的主角。他在有1400人参加的午宴上发表了讲话,赞扬亚特兰大历史上的领导人在内战之后重建城市的表现。他把这座城市的过去与中国的现在联系在一起:美国南方一直被认为是比较落后的地区,“但现在它已经成了领跑者。我们在中国出面临着改变我们落后面貌的任务。你们伟大勇气鼓舞着我们的信心”。

伍德科克回忆说,在休斯敦,邓小平钻进了约翰逊太空训练中心一个复制的太空舱,他“很着迷,在这个模拟着陆的运载器中他非常开心,我想他大概愿意一整天都待在里面”。在全美国,邓小平一脸笑容,戴着牛仔帽的照片,成了他访美的象征。它给美国公民传递的信息是,邓小平不但很幽默,而且不太像“那些共产党”,而是更像“我们”。《休斯敦邮报》的头条标题是:“邓小平不问政治,成了德克萨斯人。”

除了参观福特和波音的现代工厂、石油钻探设备和休斯敦太空中心,邓小平还乘坐了造型流畅的直升飞机和气垫船。邓小平与摩天大楼和高速公路上川流不息的汽车一起,被展现在中国的电视屏幕上。行程结束时,邓小平在西雅图说,“我们两国是隔洋相望的邻居。太平洋不应该是一道障碍,今后应当成为一条纽带。”在机场内举行的最后一次通报会上,因发烧而略带鼻音的邓小平说,“我们带着中国人民的友谊而来,满载美国人民的情谊而归。”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卡特在他的私人日记中写道:“邓小平的来访是我在总统任内最愉快的经历之一。邓小平聪明、强硬、机智、坦率、勇敢、有风度、自信且友好。”卡特还感谢邓小平能够体谅美国和政治现实,没有强调两国关系的反苏基础,因为这样的言论将有损于美苏两国达成军备控制协议的努力。这次访问象征着两国将携手创造一个和平的世界,这对中美两国人民都有巨大的感召力。如果说访问的成功有赖于邓小平的个人特质的话,那么这些特质包括他为改善中美关系所做的真诚努力,他内心深处的自信,以及他担当这个特殊角色时的游刃有余。一些敏于观察的中国人说,邓小平平时并不张扬自己,但一旦遇到挑战他就能充分振作起来,这正是他在美国的表现。

邓小平在访美期间,于1979年1月31日和国家科委主任方毅一起同美国签订了促进科学交流的协议。1979年初第一批50名中国留学生抵达美国。邓小平访美后的一年里,有1025名中国人持学生签证赴美,到1984年时则有14000名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其中三分之二所学专业是自然科学、医学和工程。北大和清华这两所中国的顶尖大学,被非正式地看作赴美深造留学生的“预科学校”。1979年标志着中断了30年的中美交往重新恢复,但是短短几年之内,中美交流的范围和规模就远远超过了1949年以前的水平。

美国国务院一些有头脑的官员,虽然完全相信美中恢复邦交的价值,但是对邓小平访美期间美国对中国的过度情绪化反应也表示担忧。他们担心美国政府和媒体向美国民众过度推销中国,就像他们在“二战”期间过度推销蒋介石一样;当时美中两国是同盟,美国民众对国民党内猖獗的腐败毫不知情。在邓小平1979年引人瞩目的访美行程之后,热情的美国人并不了解中国共产党仍在继续施行的与美国不同的制度、中美两国在国家利益上的分歧以及那些仍然妨碍着解决台湾问题的巨大障碍。

邓小平访美对中国的作用,甚至比对美国的影响更大。在中国,他的访问使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未来观发生了一系列巨变。中国电视上每天播出的新闻和邓小平访美期间制作的纪录片,展现了美国生活十分正面的形象—不仅是美国的工厂、交通和通讯,还有住着新式住宅、拥有各种现代化家具和穿着时尚的美国家庭。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被呈现给中国人,让他们趋之若鹜。毛泽东当年说过对革命来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在1979年以后也经历了一场革命,其规模和持续时间远远超过毛的革命。点燃这场革命的火星固然有许多,但其中迅速形成燎原之势的火星,当推邓小平的访美。

就像美国人对邓小平做出了过度反应一样,很多中国人也对邓向美国的开放做出了过度反应。有些中国人想一夜之间就能够得到一切,没有意识到在能够享受经济增长的成果之前,中国需要做出多少改变。还有一些人急于引进中国的现实还难以适应的制度和价值观。在中国和西方道路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并不容易,但是对外开放带来了中西的杂交优势和思想的复兴,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将重新塑造中国。

邓小平认为自己有责任改善与邻国的关系,向日本和美国进一步敞开国门。这既是为了遏制苏联,也是为中国的现代化争取帮助。现在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他可以转向另一些重要任务了。邓小平在当时的13个月里5次出访国外。虽然他又活了18年,但是从此再也没有迈出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