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17章 台湾、香港以及西藏问题(1)

 

就像过去改朝换代的豪强一样,毛泽东收复了晚清政府丢掉的大部分中国领土,包括上海、青岛等地,但他却未能收回台湾和香港。这个重任落在了邓小平的肩上。邓上台后,便把收复台湾和香港视为自己最神圣的职责之一。1979年1月,邓小平在成为头号领导人不久后便宣布,中国对台湾和香港拥有主权和最终控制权,但允许这些地方享有高度自治。这一政策的基本思想是由周恩来提出的,但在邓小平当政的1982年得到了深入而系统的阐述,正式成为“一国两制”的政策。这项政策允许香港和台湾在5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继续保留不同的社会制度。

谋求统一台湾

即使知道美国与中国恢复邦交仍会继续对台销售武器,邓小平依然决心在自己掌权时期实现台湾与大陆的统一。1979年1月1日是中美正式建交日,其时正值邓小平担任头号领导人几周之后。邓在元旦讲话中申明了收复台湾的重要性。他列出3个主要目标:1、实现四个现代化;2、中美关系正常化;3、将台湾回归列入工作日程。1980年1月,邓小平在说明未来10年的主要目标时,再次将统一台湾作为目标之一。

1979年元旦的全国人大《告台湾同胞书》宣布,如果台湾回归大陆,中国将尊重台湾的现状。邓小平还说,如果台湾回归大陆,它可以保留自己的社会制度一百年不变。台湾必须降下自己的国旗,但可以保留军队。但蒋经国得悉邓小平的建议后,却做出了挑衅性的回应:他重申了增加军事预算、加强军力并最终光复大陆的意图。此外他也继续坚持台湾的“中华民国”代表全中国,立法院委员则是中国所有省份的代表。

同时,美国国会使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它于1979年4月10日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使蒋经国大受鼓舞。该法案旨在调整美国与台湾的贸易、交往和其他领域的一系列相关条约。在中美关系正常化谈判期间,美国国会一直被蒙在鼓里,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一心想与中国恢复邦交,很少考虑台湾的安全,也未能充分预见到美国国内支持台湾的政治势力之强大。美方在1978年12月的一个深夜把蒋经国叫醒,告诉他几小时后将宣布与中国大陆正式建交这一做法,被国会认为具有侮辱性,加强了国会要帮助台湾的决心。法案要对美国的轻慢行为有所纠正,它要求美国向台湾提供必要的自卫武器,并宣布,以和平手段之外的任何方式解决台湾问题都将引起美国的严重关切。《与台湾关系法》的精神在美国政治中的含义是:美国忠实于它的盟友。但是它违背了与中国谈判的精神,有人甚至认为它违背了1972年《上海公报》的精神,美国政府在该公报中承认“海峡两岸的全体中国人都坚持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与台湾关系法》的通过让邓小平怒不可遏。邓小平并不关心《与台湾关系法》在法理上是否站得住脚,他担心的是它的政治影响。邓小平尤其反对的条款是,美国将继续向台湾出售“足够的防御性武器,使其能够维持充分的自卫能力”。美国承诺提供军事援助,断送了邓小平原本具有的说服台湾自愿回归大陆的影响力。邓小平在与美国国会议员访华团交谈时说,该法有协防台湾的条款,这违反了中美建交最基本的前提。《与台湾关系法》的颁布比售武本身问题更为严重。

比《与台湾关系法》更让邓小平懊恼的是罗纳德 里根竞选总统。里根发誓要给台湾以“尊严”,包括谋求与台湾建立正式关系。里根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台湾是一个国家,美国应当恢复与台湾的外交关系,为台湾的自我防御提供所需要的一切。里根当选总统后,由于他蓄意让美台关系升温,卖给台湾更多的先进武器,邓小平两年前访美时形成的中美之间的密切关系逐渐被中方日益增长的不满所取代。邓小平希望能与美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也想让美国帮助中国搞现代化。但是他认为台湾问题对中国极其重要,假如美国给予台湾官方承认,他不惜让中美关系倒退。邓在这个问题上态度极为坚定。

1981年1月4日。里根宣誓就职的前几天,邓小平会见了共和党议员史蒂文斯和美国空军飞虎队英雄陈纳德将军的华裔遗孀陈香梅,向他们摆明了自己的态度。邓小平说,假如美国鼓励台湾独立,将会给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后果。邓希望看到中美关系向前发展,但是中国对里根的一些言论感到忧虑。中国靠自己的力量取得了独立,它绝不会低三下四有求于人,它会坚持自己的观点。就逄美国采取坚定的反苏立场,中国也不会在台湾问题上忍气吞声。他进一步警告说,如果里根向台湾派驻私人代表,中国将把这视为正式的官方决定,这既违反《上海公报》,也违反《中美建交公报》。如果美国不能正确处理这些微妙的关系,邓小平说,中国准备让中美有关系不是回到1970年代,而是倒退到1960年代的水平。他让他的客人清楚地知道,中国将静观里根的一言一行。

中国对里根总统将把台湾视同为一个国家的担心,因中国驻美大使柴泽民得以出席里根的总统就职仪式而减弱。柴泽民曾威胁说,如果受邀的台湾代表到场,他将拒绝出席仪式。最终台湾代表并未到场,中国把这看作一个积极的信号。邓小平随后又想对台湾实行一系列胡萝卜政策,以增强对它与大陆改善关系的吸引力。中国在廖承志的领导下拟定了一个说明对台政策的新文件。1981年9月30日,这份文件由叶剑英元帅在国庆前一天的公开讲话中正式发布。叶剑英的“九点建议”包含以下内容:

1、谈判将在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进行;2、双方应当为“三通—通邮、通商、通航—创造条件;3、欢迎台湾人民来大陆投资经商;4、统一之后台湾将享有高度自治,可以保留它的军队;5、台湾现在的社会和经济制度,包括私人企业和财产权,将保持不变。但是,台湾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中国和里根政府的关系依然紧张。邓小平知道,使用军事手段跟有美国撑腰的台湾对抗毫无胜算,于是他继续运用自己手中的另一件武器。他威胁说,中国将减少甚至结束中美合作。在得知美国打算向中国大陆出售部分武器时,邓小平回答说,如果这意味着美国要提升向台湾出售武器的级别,中国不会接受这笔生意。

为了表明北京对美国未减少对台售武的不满,赵紫阳不但拒绝了里根发出的庆祝1972年《上海公报》发表10周年的访美邀请,甚至没有对他的信给予答复。1982年1月,美国派助理国务卿霍德时奇出访北京,以防关系进一步恶化。霍德里奇一行人受到的接待十分冷淡,但是当霍德里奇告诉中方官员美国决定停止向台湾出售FSX战斗机后,中方又变得亲切起来。然而霍德里奇还肩负着自己的使命:在美国决定向台湾出售哪些武器系统之前,和北京就中美关系的框架达成更宽泛的协议。霍德里奇带来了一份框架协议的草稿,但中方认为它过于含糊其辞,没有对他们关心的问题做出回应。北京方面要求,为使谈判继续,美国必须不再向台湾运送任何武器。

为了打破这种紧张关系,里根总统致信北京,建议让副总统布什在出访时顺道访华。布什在抵京后的最初发现,北京对售武问题依然态度强硬。布什在与邓小平会谈中,两人达成了非正式谅解,后被纳入美国限制对台售武的文件。邓小平和布什在会谈中达成的谅解,成了恒安石和中方同行之间进行具体谈判的基础,并形成了《关于美国对台售武的中美联合公报》(1982年8月17日签署)。该协议对美国售台武器做出限制,明确表示美国“无意侵犯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无意执行‘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的政策。”公报还规定,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美国愿意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达成最后的解决。”

这份《八一七公报》,连同1972年2月27日的《上海公报》和1979年1月1日的《中美建交公报》一起,成为美中关系的3个基础文件。它为里根总统1984年4月下旬为期6天的中国之行铺平了道路,使他成为两国建交后第一位访华的美国总统。里根感到这次访问很愉快,他说邓小平“看起来不像共产党”。

两年后的1987年,蒋经国在病榻上废除了实行已久的戡乱法,使反对党合法化,从而为台湾的民主化打下了基础。他也第一次允许台湾人民去大陆探亲,但不能直接前往,而是要绕道香港。台湾人很快就开始前往大陆探亲,并在那里做起了生意。由于很难区分是否在大陆有亲戚,因此不久后便允许所有台湾人前往大陆。邓小平欢迎台湾人来大陆探亲和做生意,他把这视为走向最终统一的步骤,尽管在他生前也许不再可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