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章 放逐与回归,1969-1974(3)

 

毛让邓小平协助周恩来

林彪死后,毛泽东很少接见任何干部,包括邓小平在内。他与外界的沟通主要依靠3位女性,一个是随时陪伴于他左右的生活秘书张玉风,还有他的译员唐闻生、他的外甥女王海容。不管她们个人有什么想法,她们在跟外界打交道时别无选择,只能完全效忠于毛泽东,而外界逐渐把她们视为毛泽东“左倾”思想的代言人。随着健康状况的下降和年岁增高,他开始更加关心自己的历史地位以及能够维护他的遗产的接班人。

尽管毛泽东犯下各种路线错误,但他的部下也承认,他不但是大战略家,而且有发现人才的眼力。被毛泽东看上的另一个政治领导人证明了自己能够娴熟处理包括外交事务在内的大量复杂问题,此人便是邓小平。周恩来在1973年处理着大量异常复杂的外交政策问题,使邓小平在这年春天成为周恩来的助手后获益匪浅。毛泽东在1960年代曾因邓小平疏远自己亲近刘少奇而对他感到失望,所以他有理由怀疑,假如对邓小平委以重任,邓会不会像“文革”前的几年那样,不再那么听他的话,而是跟着周恩来走?他不不会批判“文革”。撤掉毛泽东任命的关键人物,让毛的错误任由历史评说?整个1973年,毛泽东一直紧盯着邓小平的表现。

中共十大:1973年8月

1973年8月24日至28日召开了中共十大。虽然毛泽东出席主持了大会,却是他自1949年以来第一次因病情加重没有亲自讲话的党的代表大会。毛在大会闭幕时无法起身,要等到代表们离开大会堂时他才离去,以免让人看出他的行动已是多么不便。按照惯例在大会之后立刻召开的宣布人事任免的一中全会,也因健康不济,毛泽东宣布缺席。从此后,毛不再参加任何中央全会。

时年38岁的王洪文在中共十大上平步青云,向国内外的政治领袖们表明了毛泽东已选定他作为接替自己的中共首脑的主要候选人。在十届一中全会上,王洪文被任命为党的副主席,排名仅在毛、周之后。邓小平在中共十大上的角色无法与王洪文相比。他重新当选中央委员,但并没有扮演领导角色。十大的目的是为了在林彪死后组成新的领导班子和清除林彪余党,因此与正常的党代会相比开得十分匆忙。与为期24天的九大相比,十大的会期只有5天。大会集中在3个议题上:批判林彪、林彪倒台后的清查运动和1973年的经济计划。周恩来的政治报告中有将近一半的内容是批林的,经济计划没有谈到具体内容,因为当时的经济仍处于一片混乱,领导层也无暇为当时的五年计划中还剩下的两年做出具体部署。

十大最重要的变化是很多老干部重新回到中央委员会,他们取代了很多在林彪主导的九大上提拔进来的军队干部。在新的中央委员会191名委员中,有40人是“文革”期间受过批判又重新工作的老干部。毛泽东决定提拔王洪文这个既年轻又无经验的造反派头头,老干部们很生气。8月21日十大前夕的最后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老干部们斗胆提出了反对任命王洪文的意见。许世友表达了不太敢说话的老干部的心声,他说,有周恩来一个副主席就够了。受到压力后他又改口说,可以加上康生和中帅。不过毛泽东最后还是坚持己见,任命了王洪文。“文革”期间曾在选择要批斗的老干部方面起过阴险作用的康生也得到了任命。不过,另外两个副主席,周恩来和叶剑英,则是既富有经验又立场温和的领导人。

虽然让周恩来在大会上作政治报告,起草报告的却是江青的两个支持者张春桥和姚文元,九大的重要文件也是由他们起草的。因此,大会文件虽然批判林彪,但基本肯定了林彪掌权时的九大所取得的“左倾”成果。事实上,十大之后的政治局成员仍然受到激进派的控制。十大后的21名新政治局委员中有4个激进派---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和姚文元。政治局的另一些成员,包括吴德、陈锡联和纪登奎,虽然算不上激进,却倾向于左派。邓小平有了新的职务,但并没有为他指派具体工作。不过敏锐的政治观察家看得清楚,毛泽东已经开始考虑让邓小平和王洪文一起工作。他派他们一起出去视察,使他们能够更好地相互了解。

批判周恩来:1973年11-12月

基辛格在1973年2月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发现,毛对美国以损害中国的利益为代价同苏联合作很不高兴,而且,毛还不满于周恩来跟美国打交道时太软弱。毛泽东怀疑,美苏两国达成的协定将使苏联腾出手来把武器瞄准中国,而美国对此不会做任何反应。毛泽东指责周恩来和外交部太迁就美国,使美国得以利用中国去改善与苏联的关系。基辛格于1973年11月到北京时,美国刚任命了安克志为新一届驻台大使,并同意向台湾提供新的军事技术,这令毛泽东十分恼火。11月,基辛格和周恩来会谈一天之后,周恩来和唐闻生一起去向毛泽东汇报情况。周把基辛格的建议告诉了毛泽东:如果中国表现出比中日建交模式更大的灵活性,允许华盛顿跟台湾保持比中日模式中更近的关系,华盛顿也许 能得到国会的同意,进一步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基辛格告诉周恩来:“中国核武力的增长是苏联无法接受的。”他还建议设一条路线,以便美中两国在苏联可能采取行动时能够迅速交换情报。周恩来对基辛格说,如果能就分享情报达成协议,这对中国有很大帮助。

毛泽东听完基辛格和周恩来会谈的汇报后,认为这种建议与苏联在1950年代末要为中国提供联合舰队的建议如出一辙。在毛泽东看来,这种建议将损害中国的独立地位。江青很会揣摩毛的心情,而且一直在伺机整周恩来。这时她觉得时机已到,便发动了对周的批判,说他喜欢对美国人低头哈腰。她把周称为“投降派”。基辛格访华后不久,从1973年11月25日到12月5日,毛泽东组织政治局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一系列批周的会议。在毛看来,周恩来差不多已经成了“右倾”投降主义者。政治局全体成员都被要求对周进行公开批判。在1973年11月这些会议之后,基辛格本来可以再次会见周恩来,但是周恩来表示得很清楚,自己已不被允许与他举行谈判。会见再也没有进行。

毛让邓小平接手工作:1973年12月

基辛格11月访华后,毛泽东为了与美国打交道,转而依靠邓小平这个在对抗苏联时十分坚定的人。在批周会议的几天以后,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决定,邓小平成为政治局正式委员和军委委员。周恩来为动手术在1974年6月1日住院后,邓小平开始主持接待外宾。

加强军队建设:1971-1974

毛泽东在撤掉彭德怀后,在1959年依靠林彪团结部队;同样,林彪死后,他也需要人来加强中央对军队的领导。毛泽东先是依靠在军队中德高望重、从不树敌的叶剑英元帅,他比林彪大10岁,没有权力野心。但是在1973年底,毛泽东开始依靠手腕更强硬的邓小平去处理美中关系时,他也转而利用邓小平帮助他加强对军队的控制。

据说,中共十大之后,毛泽东为了考验王洪文和邓小平,曾经问过他们,自己死后会发生什么情况。王洪文说,主席的革命路线会继续。邓小平深知各大军区司令员的权力,他说,可能“天下大乱,军阀混战”。毛泽东认为邓小平的回答更好,同年年底各大军区司令员就进行了大规模的对调。毛泽东在中共十大后不久获悉,刚当上党的副主席的军队领导人李德生在林彪还在世时给他写过效忠信,这件事让毛泽东大为震惊,他担心其他大军区司令员也可能与林彪的关系过于密切,于是决定对他们进行调换;为了减少他们调换职位后网罗亲信的风险,他们在调动时不能带走自己的人马。林彪大权在握时邓小平一直在江西,所以毛泽东知道邓小平不可能和林彪关系密切。他还知道,军队的两个关键领导人---已被调往沈阳军区的李德生和担任北京军区司令员这一最敏感职务的陈锡联---都在邓小平的第二野战军任过职,所以他相信邓小平能够管住他们。军区司令员大换班后不久,毛泽东就让邓小平担任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委员,并兼任总参谋长。毛泽东清楚,任命邓小平可以让军队上层松一口气,这不仅是因为邓小平在军队中的资历,还因为他们确信邓小平不会进行打击报复。任命邓小平后,并没有明确叶帅和邓小平两人谁排名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