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18章 为军事现代化做准备(2)

 

2月17日黎明,大约20万中国军队从分散在整个边境的26个地点同时向越南境内内发起进攻。进攻之前中国就在边境不同地点发动袭击以分散越南的兵力。中国要用优势兵力集中夺取俯瞰5个越南省会城市—谅山、高平、老街、河江和老山—的山头,他们预计几天之内就能攻下这些地方。邓小平的这次军事行动发生在一个战略时刻:不到3周之前他刚成功地出访美国,并在日本作了短暂停留。邓小平的出访使苏联担心美国可能向中国提供情报;假如苏联采取行动,美国有可能支持中国。勃列日涅夫甚至给卡特打电话,想让美国保证不会暗中帮助中国。但是卡特向他做出保证后,勃列日涅夫仍然疑心犹在。

中国军队一攻入越南后发现,越南人的有效抵抗超乎他们的预料。参战的中国军队都被安排了具体任务,然而他们缺少情报,与上级通讯不畅,无法迅速采取行动。各部队之前的协调也很差,供给线拉得太长,只好派一部分军人回到中国搞物资供应。中国军队用炮兵支援部队推进,试图集中优势兵力对付抵抗。

中国预计一周内拿下全部5个省会城市,但直到开战3周后他们才攻下谅山。而最惨烈的战斗就发生在谅山附近,中国军队在这里集中兵力要取得对通向南边河内的要道的控制权,向越南人表明他们可以威胁到越南的首都。中国军队人多势众,决心坚定,确实攻下了5个省会,但伤亡人数远高于越南。据估计,中方在战斗中有25000人阵亡,37000人受伤。

3月6日攻下谅山后,中国立刻宣布取得胜利并开始撤军,并在撤退过程中尽量破坏越南的基础设施。邓小平曾保证,战斗不会长于1962年33天的中印战争。中国军队从越南撤军始于6日,3月16日完成撤军行动,距开始进攻时不过29天。在进攻越南之后的宣传中,无论对内对外,中方都把它称为“自卫反击战”。但是也有一些高级军事将领从未对这场战争表示支持。

邓小平声称中国已经给了越南一个教训,但西方的军事分析家有不同评价。中国军队从11月到次年2月匆忙开战,意味着它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中方的指挥和控制功能薄弱,而且缺少准确的情报。解放军很难为它的表现感到自豪;有些司令员抱怨说,应当允许他们一直打到金边,夺取全面胜利。军队的很多将领,虽然没有公开说出自己的观点,但他们完全反对打这场仗,他们觉得中国受到的包围还没有危险到非要发动这次进攻。但是,无论在党内还是对外国客人,邓小平都说中国完成了它所宣布的攻占5个省会城市的军事目标,更重要的是达到了整体战略目标,即向苏联和越南表明,苏联在这个地区进一步扩张要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中国军队的官员试图低估战争的成本,但1979年的国防经费支出是223亿元,大大高于1978年和1980年;与越南接壤的省份所承受的负担使这场战争的成本更高。西方分析家估计,仅战争的物质成本一项就高达55亿元。外交人员关心的则是另一种成本:这次进攻使中国难以站在一个有原则的立场上批评西方干涉别国内政。有些中国人把攻打越南称为“中国最后的战争”,鉴于中国没有关于这场战争的公开讨论,不妨把它称为“中国被遗忘的战争”。

没有证据表明邓小平对攻打越南是否明智表示过怀疑。但战争之后,邓小平确实利用军队在越南战争中的糟糕表现强化了他自1975年就开始的工作:让无能的军官退休,严肃纪律,增加军事训练,使用教育程度更高的军官。他指示解放军认真分析战争中暴露的弱点。中国军队终于开始正视美国军事分析家指出过的很多问题:战争前后情报质量低下,各单位之间通讯不畅,装备质量差,军队领导没有能力提供全面协调。此后几年里,至少有14支师级部队被选派轮流驻守于中越边境附近老山的中国一侧。越南则在它的北部边境驻扎了80万军队以防中国进攻。

在此期间,中国不断通过边境骚扰来训练自己的军队,冲突的规模偶尔能达到动用一下师的兵力。在1980年代,中国大多数步兵部队都曾被轮流派往边境参与小型冲突。在军事分析家指出,让中国军队与世界最骁勇善战的地面部队打仗,为它们提供了极好的训练。越南对较弱小的东南亚国家的威胁,加强了后者与中国合作对抗这种威胁的愿望。越南的侵略行为也导致了东南亚各国加强了东盟组织的合作。当越南在1984年夺取柬埔寨一条通往泰国的要道而威胁到泰国的安全时,中国发动了自1979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边境攻击,迫使越南人撤退。中国成功阻止了越南进入泰国进而染指重要的马六甲海峡。在邓小平看来,到1980年代初时,包围中国的威胁已经被消除。

越南对柬埔寨的占领和中越边境不断的军事摩擦让它不堪重负。邓小平曾对来访的美国副总统蒙代尔说,越南背着沉重的双重负担,它要占领柬埔寨,又要在中越边境维持一支60万到100万的大军,越南人迟早会认识到,苏联不可能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邓小平的话是有远见的:1988年越南从柬埔寨撤走了一半军队,第二年又撤出了其余的军队。越南未能实现它称霸东南亚的野心。邓小平退休时越南已不再威胁东南亚各国,而是开始谋求与诸国建立友好关系。1980年代初,正是由于越南对这个地区的威胁才导致东南亚各国加强东盟的合作。有意思的是,1990年代越南自己也开始努力与东盟改善关系,并在1995年被接纳为东盟的成员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