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19章 政治的潮起潮落(5)

 

胡耀邦对随后受到的猛烈批评完全没有准备。邓力群对胡耀邦的详细批评占去了1月12日整个上午和次日的半个上午,总计5个多小时。邓力群一一列举了胡耀邦的“错误”。他说,胡耀邦最大的失误是对四项基本原则和反精神污染斗争关注不够。他没有做到团结全党;他主要使用跟自己观点相同的人;在重要的人事任免上没有充分征求老领导的意见。

赵紫阳在1月15日也对胡耀邦提出了批评。赵紫阳说,胡耀邦虽然大公无私,但是也有弱点。“他喜欢标新立异,搞些噱头。他不服从纪律,如果他有更大的权力,问题就会更大。为什么他对刘宾雁、王若水这种这种人那么宽容?他大概是想在国内外树立一个开明形象。”赵紫阳又说,“耀邦同志不遵守纪律。如果条件有了变化,小平同志和陈云同志不在了,我是无法继续与他共事的,那时我就要辞职了。他不管你常委会怎么定的,党代会怎么定的,或过去怎么定的,他想怎样就怎样。”胡耀邦对这些话很吃惊,他没有想到赵紫阳会这样批评他。胡的朋友也觉得赵紫阳确实是在“落井下石”。1989年后,赵紫阳曾表示,虽然他和胡耀邦有分歧,但他对胡的批评并不过分,他和胡耀邦对改革有着一致的看法,能够合作共事。他说自己“没有对胡耀邦落井下石”。

15日上午的“党内生活会”结束前,胡耀邦做了最后的检讨,他表示要为自己的全部错误承担责任。1月16日政治局召开了更加正规的扩大会议,与会者包括中顾委的17名老干部,没有参加“党内生活会”的陈云表明了他的意见。他说,他在1980年完全支持提拔胡耀邦担任总书记的决定。但是1980年至1981年这段时期他观察到胡耀邦领导的书记处并没有把工作做好。胡耀邦让100多个部级部位向他提交报告,却不解决要害问题。此外,他到下面乱跑,一个星期就能跑22个县,没有把精力用在他本应深入研究的主要问题上。选拔干部应该选来自五湖四海的能人,胡耀邦却只选自己圈子里的人。

胡耀邦被解除了总书记一职。赵紫阳仍然担任总理,但接替胡耀邦成了代总书记。胡耀邦仍保留着党员和中央委员的身份,而且名义上暂时仍是政治局常委,但事实上他完全靠边站了。一些思想开明的党员担心,胡耀邦下台后正统派可能会取得控制权、放慢改革开放的步伐。但是,继续领导党的日常工作的“五人小组”—赵紫阳、杨尚昆、薄一波、万里和胡启立—都亲近邓小平,愿意听从他的领导。邓小平和赵紫阳都坚持改革开放不能变。胡耀邦的秘书在1月17日告诉胡的家人说,胡耀邦现在身心交瘁,要在中南海勤政殿休息一段时间,他要求家人不要去看他。两周以后,胡耀邦回到家中。他让助手收拾好他过去10年里的讲话、报告和各种文件,在家里花了3个月阅读这些材料。他在家里也看电视,重读马列全集的一些章节。他很少会客,也几乎不参加党的活动,但他出席了解放军“八一”建军节的庆祝活动、七中全会和中共十三大。

1月19日中央印发三号文件,列举了解除胡耀邦职务的原因:1、他抵制党为反对精神污染和资产阶级自由化而做出的努力,纵容全盘西化的要求,导致学潮的发生;2、没有充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只批左,不批右;3、在经济工作中鼓励经济过快增长和消费,造成经济失控;4、在政治工作中经常违反程序;5、在外事活动中说了一些不应说的话,例如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邀请3000名日本青年访华;6、经常不遵守党的决议,未经中央授权就讲话。三号文件还附有胡耀邦本人的检讨摘要。他在检讨中承认自己犯了严重错误,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了重大损失。不过他没有说自己对思想的宽容态度导致了“精神污染”、资产阶级自由化或学生示威。

在一些自由派干部看来,像胡耀邦这样为国家辛勤工作、大公无私的人,其治理方针本可行之有效,却被他忠心效力的人罢了官,是一场悲剧。和邓小平一起工作过的另一些干部则认为,假如胡耀邦继续在台上,社会秩序将荡然无存,因为胡缺少维护党和国家的权威所必需的坚定立场。他们感谢邓小平精心安排,没有给党造成损害就撤掉了胡耀邦,保持了党内高层的团结,使邓小平的改革得以继续。两年后胡耀邦去世时,这两种分歧严重的观点再次交锋,并且造成了更加可悲的后果。

胡耀邦下台后,邓小平还数次邀请胡耀邦去他家打桥牌,都被胡婉言谢绝,只有一次例外:1987年12月30日,即胡耀邦得知自己要被解职那天的整整一年后,他接受了邓小平的邀请。邓问胡对自己的问题是不是想通了,胡耀邦没有回答。

反资产阶级自由化,1987年

胡耀邦下台后,邓小平多管齐下,加强他认为在胡耀邦领导时期日益松弛的党内纪律。为了减少胡耀邦的影响力,邓小平公开胡耀邦的“错误”,并把批评中共但一直受到胡耀邦保护的一些追随者撤职。邓小平还意在遏制对人道主义、自由、民主等西方观念日益广泛的渴求,他认为有人利用这些观念来挑战党的最高权威。

邓小平亲自主持的1月16日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了要开展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邓小平还同时宣布,要继续实行全面改革和对外开放。受到胡耀邦保护的知识分子—方励之、刘宾雁和王若望—被开除出党;朱厚泽在3月也被撤销了中宣部部长一职。还有不少人虽然未在媒体上遭批判,但受到了内部批评,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和一些大学行政干部中的党员。为避免在知识分子当中造成严重的消极反应,邓小平宣布运动只限于党内。

邓小平试图在主管宣传工作的高层干部中加强纪律,要求他们维护社会主义理想。3月29日中央印发了个改进报刊与出版工作的文件,然后便出现了一篇又一篇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文章,广播也在不停地宣传同样的内容,包括批判主张个人主义和腐化堕落的西方思想。媒体还歌颂爱国主义,赞扬中国人民的创造精神和科学成就。

中共十三大:赵紫阳主政

在1987年10月25日到11月1日召开的中共十三大上,邓小平辞去了所有党政职务,退出了中共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但保留了中央军委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的职务。陈云取代邓小平成为中顾委主任,第一线的工作则交给了赵紫阳。

党的十三大是赵紫阳亮相的大会。把胡耀邦解职后,邓小平让赵紫阳放手筹备并领导了十三大。赵紫阳虽然成了当家人,但他仍是在邓小平划定的范围内做事。他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表明自己对进一步推动对外开放和经济改革的信念。邓小平长久以来一直赞成党政分家,赵紫阳也紧跟这一路线。尽管如此,赵紫阳还是获得了相当大的活动空间,因为邓小平甚至陈云都清楚,在赵紫阳的领导下经济和政治体制都会继续发生变化。1987年5月29日,赵紫阳对新加坡总理吴作栋说,他正在为十三大准备一个政治改革纲领,改革的长期目标是“建设高度民主的社会主义”。赵紫阳说,将来党不会再插手政府事务,党内将会有高度的民主。

为了反映各级干部的意见,文件总共修改了8稿。9月27日邓小平看过文件后决定不再做任何修改,只是简单地批示说:“看了,没意见,写得好。”根据赵紫阳的指示,文件以《建立健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作为标题提交给十三大。邓小平在大会前夕发表简短讲话,表明他完全支持这个报告。像邓小平一样,赵紫阳也力图回避会引起争议的观点。赵紫阳选择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作为主题,这是这个概念第一次系统地被党的代表大会所采用。它的好处是既可以让那些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拥护者继续坚持中国最终将走向社会主义的信念,又给予了那些相信市场的人发展生产力所必需的自由空间。

在十三大召开前的几个月里,赵紫阳全面负责人事上的变动,但在选拔过程中老干部其实仍发挥着重要作用。政治局的新常委赵紫阳、李鹏、胡启立、乔石和姚依林都不是极端派。姚依林被公认是精明强干的管理者,得到陈云的强烈支持。好在胡启立和乔石都坚定地支持改革,这就保证了赵紫阳在常委中能成为改革的多数派。另外,十三大的中央委员会的产生,是中共历史上第一次差额选举。大会第一轮投票时,候选人比实际名额多出10人,因此得票最少的10人落选。邓力群便是落选的10人之一。随着邓力九离开中央委员会,他的主要工作单位书记处研究室也被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