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0章 北京:1989(4)

 

戒严令和赵紫阳离职,5月17-20日

当戈尔巴乔夫结束访问,外国媒体的主要人员也都离开后,5月17日下午4点,邓小平召集政治局常委(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和姚依林)和他在中央军委的联络员杨尚昆,决定下一步的行动。与会者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赵紫阳解释说,局势很严峻,每天仍然有30万到40万人在示威。他认为除非撤销严厉的“四二六社论”,学生们不会自愿离开广场。

听过其他人的意见后,邓小平说,解决全国的问题,必须先从北京开始,因为首都的任何骚乱都会影响全国。他们必须立场坚定。例如匈牙利的国家领导人做出的让步只会导致更多的要求。假如中国领导人也做出让步,中国就完了。邓小平又说,上海的江泽民在1986年采取果断的自上而下的措施关闭了不听指示的《世界经济导报》(有助于平息那里的学生示威),成功恢复了秩序。邓小平相信,现在也需要这样的果断措施。但是邓小平认为,现在北京的警察已不足以恢复秩序,需要动用军队。

李鹏和姚依林马上表示支持邓小平的意见,虽然胡启立也有些顾虑,但只有赵紫阳明确反对。赵紫阳发言时,有人提醒他少数要服从多数。赵紫阳回答说,作为党员他接受,但他仍要保留个人意见。会议一结束,赵紫阳就请他的助手鲍彤为他准备一份辞职信。赵紫阳知道,这一决定意味着他官场生涯的结束。当天晚上赵紫阳尴尬地主持了政治局常委会,在没有邓小平在场的情况下研究如何贯彻邓小平实行戒严的决定。赵紫阳在会上宣布,他不能执行戒严决定。

次日上午凌晨5时,赵紫阳来到天安门广场表达了他对学生的关切。赵紫阳拿着手提扩音器说:“我们来得太晚了,你们说我们,批评我们,都是应该的。”这是赵紫阳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当杨尚昆得知赵紫阳要递交辞职信时,他劝赵紫阳将其收回,以免向公众暴露领导层内部已经公开分裂。赵紫阳拒绝主持宣布戒严的会议,但他确实同意收回辞职信。尽管没有辞职,但他以身体太劳累为由,请了3天病假。正是在这3天内实行了戒严。

从5月24日到26日,北京的党中央把各省的党委书记和省长以及香港和澳门的中共领导叫到北京,向他们解释了实施戒严的理由,以求得到他们的支持。但是正式处理赵紫阳的程序是在6月4日以后才开始的。5月17日邓小平与政治局常委见面后,就迅速开始实施戒严的计划。第二天上午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杨尚昆宣布了实行戒严的决定。19日上午9时半李鹏宣布戒严将从10点开始。杨尚昆指示军队的司令员说,士兵即使受到挑衅也不要开枪。大多数士兵甚至没有携带武器。

戒严受阻,5月19-22日

中央和军队领导人坚信军队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不会发生任何意外,因此甚至没有告知士兵假如遇到阻碍该怎么办,甚至没有为他们提供路线图,以便在道路被封堵时可以选择其他路线。学生们获悉军队正在进入京郊后,一些北京的学生回到了校园,但是有更多激进的学生,以及从外地来的学生仍坐守广场。

不论广场上的学生还是高层领导,都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一幕:很多北京人蜂拥走上街头,彻底堵住了从东南西北各个方向进城的5万名军人,6条主要道路和其他小路概莫能外。第二天凌晨4点半,被学生控制的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喇叭兴高采烈地宣布,各个方向的部队都已被堵住,无法到达广场。广场上的示威者欢呼雀跃。士兵们几乎都没有携带开口,学生们很快就组织起来,同被堵住的卡车上的士兵交谈。有些士兵既不了解情况也没有准备,显得有些同情学生们的诉求。李鹏在5月22日的日记中承认,军队在50个小时里无法移动。他又说,邓小平担心有可能“军心不稳”。

5月22日星期一早上7点,部队接到了撤退的命令。然而开始撤离时却发生了混乱。有些市民认为军队只是想换一条路线进入市中心,因此继续阻止他们移动。不过到5月24日时,部队都已撤到市郊驻扎下来。戒严令并没有被正式取消,但是随着部队的离去,示威群众开始庆贺胜利。

准备清场解决,5月22日-6月3日

5月20日一过,军队暂时撤退后,李鹏努力争取全国高层干部的支持。在5月20日以后几天的李鹏日记中,满是与全国各地领导人进行电话交谈的记录,他在电话中解释发生的事情,希望能得到他们的认可,并记下了他们表示拥护北京领导层的决定。据李鹏的记录,到5月21日时已有21位省级领导表示支持戒严。邓小平则一起忙于和其他元老协商,以确保得到他们的支持。陈云在这场危机中也支持邓小平,他说,坚定立场绝不后退,这一点很重要。

5月中旬万里正在北美访问。中央领导人通知他不要直接回北京,而是先去上海。5月26日凌晨3时万里到达上海机场,迎接他的是江泽民和丁关根,丁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向万里通报了形势。第二天丁关根根据北京的指示,向万里做了更全面的汇报,江泽民交给了万里一些上北京准备的文件,解释为何要让赵紫阳下台。

筹组新的领导班子

为了继续赢得群众的拥护,邓小平需要与天安门事件无关的新领导人,并在军队占领天安门后向社会公布。5月19日实行戒严的前一天,邓小平、陈云和李先念就已选定江泽民做总书记;他们打算在四中全会后立刻宣布对他的任命。

邓小平、陈云和李先念还在考虑新的政治局常委成员。天津市委书记李瑞环是一位能干的改革派领导人,将让他进入政治局常委分管宣传,宋平既有经验,人缘也好,善于处理困难的组织问题,根据陈云的建议将进入政治局。李鹏已经证明能够坚定贯彻邓小平的意愿,将继续担任总理,姚依林仍担任副总理。新的领导班子一到位,邓小平就会宣布他彻底退休的打算。

江泽民并不知晓这些高层对他的未来角色的讨论。5月31日李鹏打电话通知江泽民立刻飞到北京,但没有解释理由。江泽民抵京后,李鹏对他说邓小平要见他。第二天,邓小平便通知他已被正式指定为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在北京私下拜见了另外两个元老陈云和李先念,并立刻开始为自己的新工作做准备。

江泽民的背景使他很有资格成为下一代领导人的人选。江泽民生于1926年,经考试入读上海交通大学,13岁那年父亲去世,他的叔叔—一个中共的革命烈士—成了他的养父,这一变化使江泽民本人有了革命背景。他于1949年之前加入 中共地下党,曾于1956年至1962年在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作了6年。1980年后他在谷牧手下担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获得了改革开放方面的经验。他于1985年担任上海市长,次年成为市委书记,1987年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最高领导层在选拔接班人时偏爱出身中共革命者的家庭,特别是烈士家庭的人,因为他们在紧要关头能够靠得住,绝对忠实于党。江泽民在处理1986年学生示威和关闭《世界经济导报》时表现出了果断处理危机的素质,邓小平正需要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