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时代 美傅高义著

 第21章 稳住阵脚,1989-1992(1) 

 

“六四”之后邓小平相信,为了重新赢得群众的拥护,党迫切需要立刻加快经济发展。然而,1988年的通货膨胀之后控制着经济政策的谨慎做法却在限制增长速度。苏联和东欧共产党受到的挑战也使很多中国人怀疑,共产主义在中国是否还有未来。同时,西方的人权团体和海外中国留学生都支持中国的异见人士,西方政治家也对中国政府实行制裁。西方高官停止了访华,并对出口技术,尤其是军事技术加以限制。外贸和旅游业都蒙受损失。外国对异见人士的支持和对华制裁是难以消除的。

邓小平明白,外国对示威者的支持和对中国的制裁,使得在中国维持控制变得更加困难。他知道外国人的批评会在中国赢得一些追随者。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邓小平重新肯定了保持对外开放的重要性。在6月4日几天之前他打算让解放军采取他认为必要的措施恢复秩序时说过:“我们要开放,不能收,要比过去更开放。”为了重新赢得人们的信任,他说,必须干出点儿实事,要抓紧调查和惩罚腐败大案,不管涉及到谁。他重申了第三代领导人必须继续改革开放的政策。

对首都戒严部队军级以上干部的讲话

“六四”过去几天后,领导层仍忙于抓捕“动乱”分子、清理城市和恢复秩序。由于邓小平未在公开场合露面,很快就传出了领导层发生严重分裂、政府面临解体危险的流言。邓小平在6月9日打破沉默,向领导戒严行动的军级以上干部发表了讲话。邓小平感谢军队干部在恢复秩序中发挥的关键作用。他还利用这个机会对群众说,他们也应当感谢解放军的贡献,政府是稳定的,政策不会改变。

邓小平首先说,他要向在这场斗争中为英勇捍卫党和人民利益而牺牲的指战员和公安干警表示哀悼。他说,从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来看,这场冲突是不可避免的。邓小平说,幸运的是发生冲突时很多有经验的军队老同志还健在,他们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和勇气。他承认有些同志不理解这次行动的必要性,但是他表示相信,他们最终会支持这一行动。邓小平说,麻烦在于一些坏人混在学生和围观的群众中间,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推翻共产党,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成为西方的附庸。邓小平问道:“以后我们怎么办?我说,我们原来制定的基本路线、方针、政策,照样干下去,坚定不移地干下去。”他重申了四项基本原则的重要性。

对党的领导人的讲话

一周以后,6月16日,邓小平对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成员说,由于他本人就要退出日常工作,新的第三代领导人要完成平息“动乱”的任务。要利用这次“动乱”,注意过去的错误并加以改正,但基本原则不能变。邓小平再次肯定了党的战略目标是正确的。邓小平似乎相信,6月4日制止“动乱”已经让反对势力安静下来,使党和解放军能够建立牢固的控制;他宣称,制止“动乱”为中国赢得了10年到20年的稳定。邓小平的顽强与坚定,让很多担心中国可能陷入内乱的人感到放心。

邓小平显示出自信:中国有1950年代和1960年代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经历,一定能挺过1989年之后外国的制裁。他说,西方国家的政治变化很快,严厉的制裁最多只能延续几年。他认为外国商人会向他们的政府施加压力改善对华关系,以便他们能够进入中国市场;外国政府也会重新认识到需要中国的合作。中国要站稳立场,鼓励外国友人终止制裁,为好好利用将来的每一个机会做好准备。

在6月的两次公开讲话后,邓小平很少再公开露面,有关他生病或去世的谣言不绝于耳,报纸不得不时常刊登声明予以否认。其实,邓小平在6月中旬出席了十三届四中全会,7月初,会见了布什总统的特使,随后便去了北戴河,那里是高层官员夏季疗养的地方。

四中全会

天安门事件过去3周后,中央委员会召开了十三届四中全会。会议肯定了过去两个月为制止动乱采取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恰当的。全会公报赞扬了邓小平等老干部面对动乱时发挥的作用,赞扬了军队和警察的贡献。全会还正式批准了高层的人事变动。赵紫阳被免去一切职务,任命江泽民为党的总书记,宋平和李瑞环得到提拔,与江泽民、李鹏和乔石共同组成了政治局常委会。新的领导班子表示,要继续沿着邓小平及其老同事开辟的道路前进。江泽民在全会的讲话中再次肯定了要坚持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目标:实行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发展。

向江泽民交班

鉴于群众对“六四”事件的反应,邓小平希望接班的人与此无关。虽然江泽民在6月4日之前就来到了北京,但邓小平要确保江泽民的名誉不因亲自参与在北京恢复秩序的工作而受到影响,因此,直到6月24日江泽民在四中全会上正式当选为总书记,才宣布了对他的任命。在“六四”后的几周里,邓小平有理由对江泽民的表现感到满意。江泽民学得很快并与推选他的党内元老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表现出良好的政治直觉,并利用曾庆红为他出谋划策。

曾庆红在党内政治中人脉极广,过去就在江泽民手下担任上海市委副书记,随他一起来到北京后,担任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曾庆红的父亲曾山在党内多年从事组织和安全工作,曾庆红通过他知道了很多党内的人事内幕;他母亲邓六金是延安幼儿园的园长,许多现在的领导人都是当年从那里出来的孩子。曾庆红很好地运用了他的个人关系网,协助江泽民在北京政坛上周旋。

1989年8月17日上午,仍在北戴河休养的邓小平把杨尚昆和王震叫来,他对他们说,他打算在11月的五中全会上把自己仍然担任的军委主席一职交给江泽民。党内领导人明白,这不仅意味着把军队的控制权交给江泽民,而且是交出了对中国的全部责任。邓小平还向他的同事表示,退休年龄没有硬性规定是制度上的一个重大缺陷。邓小平说,假如他死在任上,有可能引起国际麻烦;最好还是在他仍然健在时交出职务。邓小平指示说,预定于1992年召开的下一届中共代表大会要解散中央顾问委员会。

在11月7日的五中全会上,邓小平将中央军委主席一职交给了江泽民。杨尚昆成为第一副主席,他弟弟杨白冰取代他成为军委秘书长。11月8日全会结束后,邓小平来到人民大会堂与他过去的同事合影留念。然后他回到家中,与家人一起举行他的退休宴会。邓小平退休的这一天柏林墙被推倒,但他的退休并没有引起任何麻烦。邓小平把权柄交给江泽民后,不再为重大事情拍板。他已经85岁高龄,行动不便,听力也进一步下降,他把更多的时间用于休息。